佛教與人生  我只是一個文化思考者和文化研究者,每次到普陀山,總覺得除了崇敬之心外,還有一點點遺憾。

  宗教聖地它需要有一種精神的啟悟,有一種心靈的洗滌。普陀山佛事很多,香燭很多,但是談佛教和人生的講堂還是少了一點。

  平常我是很少參加各種研討會的,但這次我一定要來普陀山,其目的就是一起倡導普陀山文化。

  我對佛法了解不多,但對人生很有感觸。在我的人生過程當中,佛教文化對我幫助很大,我出生在浙江余姚的一個小山村,剛出生時,兵荒馬亂。這時候平心而論,在這塊土地上,沒有任何一種力量能建立起碼的精神秩序,但為什麼一代代人活下來了,這個社會大體能夠安定,像我還能夠識字求得教育,非常重要的一個原因是,在這塊土地上一直沒有失去的是佛教的種子。

  因為每家都有媽媽,每家都有妻子,她們都是佛教信徒的話,用文化語言來說,對每個家庭道德層面底線的維持起到了非常大的作用。

  我曾經在小說《文化苦旅》中寫到一個非常驚險的故事,我二歲的時候被隔壁鄰居的一個土匪綁架,我外婆發現後在後面追,土匪則在前面逃,結果綁匪逃到了一個正在做佛事的寺廟裡,於是就出現了這樣一種情況:他進入了一個很擁擠的人群,抱著我邁不開大步子。他聽到了木魚聲,聽到了念佛誦經的聲音,受氣氛的籠罩,他在寺廟裡呆了很長時間,當最後走出寺廟時,他溫和地把我抱回我家中。後來,祖母告訴我,這是群體性的佛教儀式對一個不良之徒暫時性的啟迪。

  到現在為止我對學生的第一要求是善良,如果沒有善良,後面的知識什麼都談不上。

  大家知道,我換了很多很多的工作,而且每個工作是我在做得最好的時候不要了,離開了。這點對於不了解佛教文化的人一定感到非常驚奇。

  但我相信,對佛教比較理解的人一定能夠領悟我的行為。其實,你認為你是什麼家、什麼專業都帶有很大有虛假性。你是偶爾的進步,哪怕你有很大有成就,你也不能執著於此,你要破除這個執著。大家知道我做過一段時間的院長,在做得最好的時候,我提出辭職,我一定要用我的行為,破除一個做官的執著,一個美麗的陷阱。如果一直做官,大家就看不到我後來寫的那麼多書了。我不斷破除對生命的執著,我把握住了自己生命的自由。在我不斷破除我的崗位甚至官位時,我還要破除空間的執著。家鄉是可愛的,但是我離開了。

  我對中華文化到底了解多少,從書本到書本,有很多的不可靠,所以我開始旅游。在《千年一歎》我寫到法顯和玄奘,在巴基斯坦的一個山頭發現年邁的法顯從中國回來,還有年輕的玄奘,他們非常不容易。因為路上要背很多東西,不僅有經文還有禮物,他們還要投宿。一路上,我不斷尋找他們的足跡,使得我能走完這麼多的路,這一點要感謝古代佛教旅行家的鼓勵。但是破除空間之後,你的文化感覺和人生感悟會完全不一樣了。

  在考察的最後一段時間,我們花了很多時間去追蹤佛祖釋伽牟尼的誕生地,一直到他苦修的山洞。那真是艱難。當時感覺佛祖釋伽牟尼在苦修的時候看多了太多的苦,所以在尋求一種擺脫苦的真理。來到菩提樹下打坐,一點一點使我對釋伽牟尼這種非常偉大的求得自己解脫和人民脫離苦海的精神,求得了自己的理解,有了親身體會。你要脫離自己的空間,在走的過程中,讓你的生命與空間連在一起。

  雖然我不是出家人,但是我的不斷離開,的確的受了佛法的影響。

  現在經濟發展非常迅速,在這個競爭戰場越來越大,競爭程度越來越激烈……在當代中國大陸發展下去有些情節十分可怕,在這個情況下面,很多人希望通過文化來解決,其實文化裡面有很多復雜的事情,光講文化是不能解決的,但是佛教文化可能拯救,帶來生機,否則,精神全面下滑,所有的生命質量都會大大地降低。
(根據錄音整理刪節,未經作者核對)。 轉自台灣學佛網 http://www.xuefo.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