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陸法會儀軌

水陸法會儀規

圓滿香

圓滿香的意義是普皆回向、發願水陸法會一切功德,願眾生皆得以往生極樂世界。

緊接著圓滿供不是圓滿香,早上十點,水陸法會即將圓滿,每一場佛事的無量功德,在這時候做最後的回向。親人民即將遠行,要殷殷叮咛咐囑,主法這時候觀想六道眾主及受薦亡者個個集合在前,請求開示法要。

“汝輩六道佛子,自入道場,屢聞法要,所謂發起圓常正信,皈依一體三寶,行大乘忏悔,立四宏觀世界誓願,而雙獲聞大乘妙戒無作之法,乃至一香一花,明燈奉食,幢幡璎珞,歌頌贊歎,六塵供事,互遍莊嚴。一一無非備明法華開顯之事,究竟圓融三谛之理。”

“谛觀一心,本不可得,隨心而造,不礙緣生,若依若正,若色若心,妙觀觀之,無非妙法。”

齋主代表法界眾生忏悔過去的一切業因、進求解脫,然後發四十八大願,參加水陸法會的所有功德主,將無量功德回施法界一切群靈,如此一來群靈就得到超度,往生西方淨土。

“俾於阿彌陀佛極樂淨土,專心系念,遂得往生。”

西方極樂世界國土到底長什麼樣?在經中的記載是這樣的:

“彼佛世界曰極樂淨土,其地寶池瓊苑,無三惡道,清淨光明,其時無寒暑晝夜,其人蓮花化生,純丈夫相。其衣食隨念而至,珍奇美妙,惟成法喜,其壽命同於處彼佛,久長無量,示如是種種樂事,教人起心生大欣喜。”

念佛往生西方的修行法門在水陸儀文之中也有陳述:“聞是阿彌陀佛,執持名號,若一日、若二日、乃至七日,一心不亂,其人臨命終時,阿彌陀佛與諸聖眾現在其前,是人終時,心不顛倒,即得往生阿彌陀佛極樂國土。”因為現代人的心思經常處於是雜想紛飛的狀況,用雜亂心來修行,無法修行成功,因此念佛法門就是藉由誦持佛號,將心念專注系在佛號上,讓心含逐漸沉澱下來,漸漸開顯出本自具足的智慧,了解諸法實相,這就是往生淨土的法門。

法會接近圓滿之際,最重要的就是“發願”,此時齋主代替六道眾生,不曾皈依佛法僧三寶的眾生,發十大願:“不曾皈依、不曾禮贊、不曾供養三寶;不曾忏悔業障、不曾請佛住世、不曾隨喜修行大乘佛法、不曾回向勤求佛道、不曾上求佛道下化眾生、不曾念佛求生淨土、不曾發心求菩薩提道的眾生,都代為發心,當願圓修,即成究竟。”

接著六道眾生忏悔宿世業障,進求解脫,發四十八大願:

“修齋功德,一分奉施,十方法界:

諸仙道中,抗志虛無,保守幻質,一切眾生,當願進學無生,早蒙解脫。

諸人倫中,求名貪利,汩沒風塵,一切眾生,當願進學大乘,早蒙解脫。

諸修羅中,好行瞋恚,斗戰不已,一切眾生,當願息诤興慈,早蒙解脫。

諸餓鬼中,饑渴逼切,歷劫受苦,一切眾生,當願渴惱蠲除,早蒙解脫。

地府主吏,記注生死,判劫獄囚,一切眾生,當願執法寬慈,早蒙解脫。

諸地獄中,有間無間,歷劫受苦,一切眾生,當願罪性本空,早蒙解脫。

中華民國,遠近鄰邦,有道無道,君王總統,當願慈念蒼生,德化天下。”

等。

種種加持都圓滿後,重重發願都周全,最後大家再走到每一席上香,逐筵拜謝。內壇一時香煙缭繞,不知道是香熏得太厲害還是有些離情依依,發現自己也開始淚眼蒙胧起來。這麼多天以來的一切,不管是日以繼夜熬夜、長時間跪拜或是晚間焰口時禁食、禁水,種種身心上的勞苦,都是為了超度亡者,同時自己也在努力修行,一點也不敢松懈,只要自己稍有懈怠或起了種種煩惱,連帶的歷代祖先一定也無法好好參加法會,那種生命共同體的感受,突破了時間與空間、有形無形的限制,唯有在法會中,才能有這麼深刻的體驗。

看著牆的牌位、廿四席牌位都一一拆下來折又疊好,整齊地排放在桌上,心中感受最是強烈,水陸法會即將圓滿了。

送判宣疏

送判疏的意義是奉請五位判官:天府功德司判官、中界功德司判官、地府功德司判官、上堂俵錢貌司判官和下堂俵錢其琛貌司判官,將五張判疏送往各界,宣說水陸法會功德圓滿。

下午三點是“送判宣疏”,將最後的五匹紙馬及五個紙扎判官移到內壇,象征奉請天府功德司判官、中界功德司判官、地府功德司判官、上堂俵錢貌司判官和下堂俵錢其琛貌司判官,將五張判疏放在紙扎列官運亨通身上的包包內,將馬搬到外場,引火梵化,判官們正式出發分送判疏啦!

外壇也同時舉行期消災普佛和往生普佛,為法會做功德回向,接著內壇、外壇將所有牌位部分類好,連同外場的大榜一起整齊地擺放在內、外壇桌上,信眾一一出列,有的人手執水陸燈、有的人提香爐、有的舉幡、有人手持蓮花等,還有人手捧牌位、疏盤,法師們則手拿各種法器,排成長長一列送聖的隊伍,准備圓滿送聖。

後圓滿送聖

送聖就是“聖眾請歸雲路,六道眾生往生淨土”,將所有牌位都收放到西方船上,焚化西方船,象征亡靈都乘船往生西方極樂世界。

下午三點在念佛引導聲中,由主法、正表、副表和尚帶領奉送,送聖分兩條路進行,所謂:“聖眾請歸雲路,六道眾生往生淨土”。這是水陸法會的第三大高潮,地點在法會場外進行,義工已先將紙糊的一艘巨大西方船移放到廣場上,船邊放滿這幾天義工們做的紙折蓮花及大大小小的西方船,鎮壇大將軍則擺放到大巧若拙門口,臨時安置的供桌上。中午時分,場外先將水陸期間的消災牌位一一焚化。每個參加水陸的功德主報名後,在內壇立有黃色的超度牌位,外壇則立著紅色的消災牌位,紅色牌位的功能是消災祈福用。

心道法師在送聖前,再次為大家開示:“要觀想把我們的這些歷代祖先、冤親債主,希望他們能夠跟隨阿彌陀佛坐西方船直達西方,不要流連忘返在這個娑婆世界,苦海中交煎糾纏、充滿苦惱,趕緊乘坐阿彌陀佛的西方船,直達西方,到達極樂,永不退轉。我們七天以來兢兢業業地念佛、念法、念僧,甚至於做了很多的工作、服務不眠不休,有的人一天睡不到一小時,甚至根本就沒有睡。這種精進的心念、精進的行為,這個種子就是智慧跟福德的種子,在這七天當中,我們都是身心清淨,無障無礙,熟悉佛法僧、熟悉佛的法、了解佛的心,了解身心清淨的道理,不斷的觀照我們的心念,觀照我們的行為、做到清淨。那麼我們的身心口意在這七天當中真正的不造惡,七天當中,不生煩惱,熏染我們的清淨佛心,不墮六道輪回,而能夠直成佛道。”

送聖隊伍浩浩蕩蕩從內壇走到外壇,將外壇超度牌位一一隨隊伍收起來一起帶到場外,這時人潮也逐漸擁向場外西方船的地方聚集。

等到隊伍到齊後,所有超度牌位都放到西方船上,三師和尚在鎮壇大將軍而前唱誦一番,看起來就像正在做最後的交代,希望鎮壇大將軍可以護持西方船上的所有亡靈,令大家都順利往生西方。“上來修建法界聖凡水陸普度大齋勝會道場,良宵圓滿,奉迎聖駕,暫住佛殿,大眾一心,念佛引導。”接著梵化所有廿四席牌位,然後,將鎮壇大將軍安放到船首,大眾起腔念佛,在平靜沉穩的佛號聲中,由義工點燃西方船,鳴放鞭炮,大火一下就燃燒開來,強烈的熱氣把鎮壇大將軍手中印有“慈航普度過”及“鎮守壇前”的幡吹得直沖天上,心中默默祝福所有亡靈都順利往生西方極樂世界。短短五分鐘念佛期間望著逐漸化為灰燼的西方船,一時繁華歸於寂滅,這幾天的一切頓時都結束了,乘坐時光機器遨游時空的我們,再次回到原來的生活場景中。

常聽學佛人說“水月道場”,原來水陸法會就是水月道場,一切都如夢幻泡影般,了不可得。從無到有、再從有到無,偌大的場地方原本是吵雜的體育場,後來又變成法會的地點,如今又恢復成體育場,就像作夢一般,醒來時,心中少了對死亡的懼怕,多了一份平安、喜悅及深深祝福的心。很多人在這時候遠望天空,似乎希望能看到眾生帶著微笑,乘坐一朵朵蓮花緩緩飄向天際,這就是水陸法會要透露的答案吧!我是這樣想的。

外 壇

水陸法會分為內壇和外壇,內、外壇的佛事分開同時進行,水陸的盛大從佛事內容的豐富就可以窺見一二,首先第一晚先從外壇進行灑淨,第二天開始各壇口就開始進行育誦經,以此誦經法力先為內壇佛事暖身,而外壇的各種佛事功德主要回向給內壇一切水陸功德圓滿。

以八天七夜來說,第一開先從外壇進行灑淨,第二天到第七天,每天從清晨五點開始到晚間十一點有誦經、放焰口、放生、齋天等等。第四天凌晨開始,內壇正式啟壇,說起來法會期間,幾乎廿四小時都有佛事進行,誦經聲不間斷。

因應人力、物力齊備與否,各寺舉行水陸時,外壇誦經人數及持誦的經典數目也都不同。靈鹫山舉辦的水陸,外壇分成一大六小壇口,大壇有二十四人,稱為梁皇大壇:專門禮拜《梁皇寶忏》,又稱為施食壇,夜間並施放焰口;其馀是小壇,華嚴壇二人:靜閱《大方廣佛華嚴經》;法華壇六人,專誦《妙法蓮華經》;淨土壇六人:稱念阿彌陀佛名號;藥師壇六人:誦《藥師經》、《金剛經》《梵網經心地品》;楞嚴壇六人:誦《楞嚴經》;諸經壇六人:諷誦諸經。每個壇每天都誦不同的經典。另外第六天梁皇大壇並在凌晨舉行“齋天”、“放生”,第八天圓滿時舉行“普佛”。總共加起來七天內要誦完四百五十七部經、四場三大士焰口、一場五大士焰口、放生、齋天、普佛等。

梁皇大壇

在水陸法會中,內壇是一固定的密閉空間,而外壇佛事則分散在七個地點同時舉行。《水陸儀軌會本》記載外壇佛事七日,設壇六處的規范,目前水陸又增設一個藥師壇,讓大壇專拜梁皇,而將金剛經、藥師經與梵網經移至藥師壇諷誦,所以外壇壇口成為一大六小壇。

外壇佛事自第一天起,七天不斷,必須在前一日晚間先行灑淨(注:和尚念一句“菩薩柳頭甘露水,能令一滴遍十方,腥膩膻垢穢淨蠲除,令此壇場悉清淨。”接著在大眾共誦大悲咒的聲音中,和尚用事先已經持過大悲咒的淨水遍灑在各壇,令法會場地內外光潔、清淨)。灑淨圓滿後還要“熏壇”,也是用香來做灑淨及供養諸佛,這樣隔天就可以開始誦經。

外壇每天的作息固定,如同一般寺廟的生活,清晨四點半打板起來,發現整個會場似乎只有在清晨時顯得特別寧靜,所有白天紛至沓來的熱鬧都在此刻沉澱到無聲無息,只剩下一路的紅燈籠寂靜地散發著柔和的光芒,跟著一個法師從梁皇大壇一直走到戶外,天還沒亮呢!經過齋堂時,三三兩兩的義工已成為在微弱的燈下開始煮稀飯了,經過法師寮外,每一聲打板,就叫醒一室的光亮:“呼大家起床啰!五點做早課。”回到大壇,義工也開始一天的工作,先在佛前上香、上水果、供水,再來就是看見信眾穿著海青准備上殿做早課了。

梁皇大壇檔案

供奉:中濁供奉釋迦牟尼佛,左右分別為韋陀護法和伽藍護法;左邊設有超度壇城,供奉地藏菩薩;右邊則是消災壇城,供奉觀世音菩薩。

法師人數:廿四人。

誦經典:梁皇寶忏。

部數:廿四部。

經典簡介:《梁皇寶仟》是忏法中的“忏王”,可以說是忏悔法門中最重要的一些部經,足以代表忏悔法門的精華,亦是中國佛教流傳最久的一部忏,為梁武帝所制。梁武帝的夫人郗氏生性好嫉,死後化為大蟒蛇出現在武帝的夢中,武帝制梁皇寶忏十卷,夫人遂得以化為天人,在空中謝帝而去。

牌位特色:外壇主壇是梁皇大壇,最有特色的就是“五色牌位”,五張大小一致的牌位擺在佛前,上前一看,黃色牌位上寫著南無娑婆教主本師釋迦牟尼佛、青色是南無西方接引阿彌陀佛、藍色是南無汪來下生彌勒尊佛、綠色是南無大慈大悲觀世音菩薩、紅色是本省省主城隍本縣縣主城隍之神,每個牌位內還放置著“獻狀疏”(注:詳記舉行水陸法會的主修理工沙門某革率信眾某某等謹誠具箴,並記述寺院、地點、恭誦的經典、齋家及所有內壇功德主的名冊),都是大壇所供奉的諸佛菩薩。

轉自台灣學佛網 http://www.xuefo.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