墮胎惡報不斷學佛生活好轉

  這還得從2006年說起,那年,我談了一個男友,不顧家人的反對和他在一起3年,到2009年時,我意外懷孕了。

  當時知道自己懷孕後,我很天真地認為我們都在一起這麼久了,又已經懷孕,那就把婚結了吧。於是我歡天喜地把這事告訴他,結果他第一句話就給我潑了盆冷水:“把孩子打掉。”沒想到他並沒打算和我結婚,這讓我傷心又心寒。實在沒辦法,我最終還是去做了人流。人流後,雖然他讓我很傷心失望,但因為我還愛著他,所以我們並沒有分手。但自從把孩子打掉後,我的噩夢就開始了。

  人流後,我就去深圳上班了。新的工作做得非常不順利,和同事們也莫名其妙相處不來,他們以各種奇怪的理由排擠我,比如:我喝水太多。那份工作做得很郁悶,我在深圳只待了幾個月,就回老家了。回老家後,爸爸幫我找了份不錯的工作,但非常不順,新單位的領導處處針對我,同事排擠我。同事排斥我到什麼程度呢?舉個例子,我們每周一要提前去單位開早會,所以大家都來不及吃早飯。於是周一我就會叫外賣,請同事們一起吃早餐。他們吃完後,竟然跑去和領導說我炫富!

  總之,在新公司裡,不管我做什麼,同事們都是以各種奇葩的理由針對我。而我的男友也開始以各種理由向我要錢,我一次次給他。後來才知道他劈腿了,從我這裡要錢,卻給別的女人花,沒多久,他直接和別人跑了,三年多的感情,就此結束。

  那時,這些還不是最糟糕的,更讓我惶恐的是,我的身體出問題了,人流後例假半年沒來。去醫院各種檢查各種治療,都無濟於事。醫生很無奈地告訴我,如果我的例假再不來,子宮就要萎縮了,以後很難懷孕。沒辦法了,我只能去做全身檢查,看看到底哪裡出了問題,結果查出了子宮肌瘤,腦動脈還有個囊腫。醫生說腦動脈那個囊腫要是大了,會很麻煩,因為長的位置太特殊了,不能做手術,讓我按時復查,要是變大了,就要去大城市的醫院看了。得知這樣的結果,我整個人幾乎要崩潰了,每天晚上一個人在房間裡哭很久,絕望又無助。在這種面臨崩潰邊緣的境況下,一次機緣,成了我命運轉折點。

  單位裡有個同事,比較合得來,她信佛學佛,只是她很快就被調到別的部門去了。那時候,我每天上班剛好在河邊等車,而她經常在河邊放生,我們時常碰面,一來二去,就彼此熟悉了。等車的時候,閒來無事,也就陪著她一起去放。她跟我講了學佛的種種好處,我受益匪淺。慢慢知道了學佛的好處後,想到自己打掉的孩子,心裡愧疚,於是我也開始學佛,參加放生了,並將學佛放生的功德回向給那個孩子。

  學佛一段時間後,我的生活開始起變化了,我的工作慢慢有了起色。學佛半年後,我被調去這個同事的部門上班,也就在調動的那個月,久違的例假終於來了,一直壓在心裡的那塊大石頭,終於放下了。我想,那個孩子,已經原諒我了。調到新的部門,我的新生活開始了,新領導和新同事相處的都不錯,不久我認識了我老公,我們順利結婚懷孕。

  在我孕期產檢時,醫生都說我多發性子宮肌瘤,挺難懷孕的,而且懷孕可能會讓肌瘤變大,這讓我們當時也捏了一把汗。但等生完我家大寶以後,我去做全身檢查,醫生說,子宮裡面的肌瘤沒有了,還做了磁共振復查腦子裡的囊腫,醫生也說沒看見了。原本籠罩我的陰影,全部都消失了,我終於獲得了新生,還順利生了二寶。總之,現在的我,很順利,很幸福。

  不過,我那個前男友就沒我這麼好的運氣了,他這些年過得不好。我聽別人說,他和那個女的後來結婚生子了,在他老婆懷孕時,他媽媽突然去世了。而他的孩子出生沒多久,他老婆和他離婚了。後來,他還生了場重病,好像是胰腺炎,差點要了他的命。如今,他家裡就只有他一個人了——他原本就沒有父親了的。

轉自台灣學佛網 http://www.xuefo.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