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聯酋唯一一座佛寺,空間雖小卻是數十萬信徒心靈寄托之地​

  阿聯酋唯一一座佛寺,空間雖小卻是數十萬信徒心靈寄托之地

  梵 華 一 念

  迪拜棕榈島

  在奢侈的迪拜朱美拉棕榈島上,有棟簡約的別墅。它通體白色,在一群同款住宅中顯得毫不突出。

  但當人們轉動其金屬門把手,輕輕跨過門檻,就會發現,自己走進了另外一個夢幻世界。

  空氣中彌漫著醉人的沉香,綠油油的菩提樹為來訪者提供了片片清涼,樹下一位位穿著樸素的僧人款款走過。氛圍如此沉靜,仿佛與外面喧囂浮華的大千世界隔了十萬八千裡。

  這裡是Mahamevnawa寺,阿聯酋唯一一座佛教寺廟。小小的空間,卻十分強大地容納著50萬社區成員的信仰需求。

  其中,有35萬人來自斯裡蘭卡。這座寺為在外漂泊奮斗的人提供了一方靈魂棲息地。阿聯酋的佛教徒們主要信奉南傳上座部佛教,該派在斯裡蘭卡、柬埔寨、泰國、老撾和緬甸等國尤其流行。

  Mahamevnawa寺內的僧人

  不少佛教徒在迪拜已居住了幾十年,不過直到2009年,第一座真正的佛寺——Mahamevnawa寺才在薩特瓦誕生,這是佛教團體們努力爭取的碩果。

  幾年前,該佛寺搬到了棕榈島,此前時間,出於對整個國家信仰的尊重,寺院一切事物都是悄悄運作。

  起初當地人並不留意該佛寺,不過隨著時間推移,社會對其它宗教信仰越來越寬容,該寺也逐漸走到公眾面前。現在,Mahamevnawa寺也是阿拉伯半島上唯一的一座佛寺。

  寺院每天都對外開放,不過周五那天最為人潮洶湧。從早晨六點起,人群就開始逐步聚集。他們通常穿著白衣,象征一種樸素簡單的生活態度,到寺裡還會首先脫掉鞋子。

  一位婦女端著金屬碗,走到菩提樹旁,將碗中水緩緩倒入樹坑。她的動作十分輕柔,澆水完畢後又靜靜坐在樹下沉思。

  來自斯裡蘭卡的43歲義工Susika Vishwanath說:“菩提樹是佛陀成道的象征。它為我們遮風擋雨、提供蔭涼,我們應該用最美好、最虔誠的心回報於它。”

  樹下整齊地擺放著花瓣、香燭,香氣絲絲、燭火搖曳,將人們的紅塵祈願帶到遙遠的佛國淨土。

  寺中僧人

  每周五,會有上千人到寺中冥想打坐,聆聽僧人教誨。他們會給僧人布施豐盛的食物,寺院的運營費用基本也都來自私人捐贈。

  斯裡蘭卡人Sam Edirisinge說:“我們背井離鄉來到此地,這兒就是我們的精神家園。累了、乏了時,這個地方可以給我們充電,讓身心重歸元氣滿滿。”

  無論何時,起碼都會有兩名以上僧人留守寺中。他們過著斯巴達式的生活,每天嚴格遵守200多條戒律,且過午不食。

  僧人們每天用僧伽羅語誦經,接受布施時,還會為施主布道祈禱。

  義工Rubesh Pillai坦言:“外面花花世界的包圍下,這樣的生活方式,簡直太不容易。”

  佛教強調沒有放縱、貪婪的生活,且注重因果。佛教徒們必須遵循多條戒律,如不殺生、不打诳語。

  34歲的Sasika Ranasingh專程從阿布扎比趕來,他說,自己從事工料測試工作,平時壓力非常大。有這樣一座寺廟,讓人們靜心、解壓,相當不錯。

  繁華的迪拜

  “空氣中到處都是浮躁、拜金,我們的心靈也受到污染,變得暴戾易怒。來這兒,絕對是場洗心之旅,” Sasika Ranasingh說。

  阿聯酋的2019年,將是寬容之年。此前,佛教團體已經參加了不少宗教間的互動交流,還體驗了開齋節活動,即使齋月期間,教內佛事也能靜靜、平穩地開展。

  義工們表示,唯一的麻煩可能就是面積,場所不夠大。他們希望能擁有一座更大的寺廟,最好可容納1萬人的。目前就這個問題,佛教團體已向當地政府提出申請。

  有些人甚至已經開始暢想,未來此地也許能促進跨國宗教旅游業的繁榮。

  Pillai說,每年有300萬斯裡蘭卡人會選擇到印度朝聖,如果這兒的佛寺建得再大一點兒,也許不少人會來迪拜呢!

  僧人向佛陀祈禱

  此刻,在Mahamevnawa寺裡,僧人們正向信眾講經布道,他們身旁右側是一尊聖潔的佛像,佛像左右懸掛著兩幅畫,上面描繪著諸多佛弟子們。

  人群先是將屋子擠滿,隨後又湧向花園。布道儀式後,將有一個冥想體驗。園子裡還擺放著一排排塑料椅子,信眾們可以坐在上面,享受一頓簡單的齋飯。

  29歲的Dilumini Rukmaldeniya一年前從斯裡蘭卡來到迪拜後,就開始頻繁出入寺中。

  她說:“佛教讓我內心平和,現在的我,感覺跟在斯裡蘭卡時一模一樣,沒有任何變化。”

轉自台灣學佛網 http://www.xuefo.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