淨界法師:定課,不要多,但是重點在堅持

  當我們能夠修忍辱,把既有的功德保持住以後,不能夠得少為足,要繼續地往前走,就應該要修“精進”。“精進”能夠破除我們的“懈怠”,“懈怠”就是一種消極的心態,對所有的“惡法”也不想斷除、對所有的功德也不想追求,這是一種消極的心態,這樣消極心態就很容易產生這種“惡不善法”。

  一個人的心態,是先“懈怠”,“懈怠”久了接著就是放逸,放逸以後就造罪業了,三種情況。一個人會破戒,就在這三個階段:懈怠、放逸、造罪。所以我們剛開始從源頭上,就是要保持“精進”。

  “精進”有什麼好處呢?能夠出生無量的善法,“令其增長,故名精進”。就是你要能夠讓自己不斷的出現功德,這個就是“精進”。大家不要聽到“精進”,以為好像很嚴重。

  大乘佛法的精進,不強調那種暴飲暴食。

  這暴飲暴食精進,是不值得提倡的,應該“滴水長流,則能穿石”。我個人是提倡:一個人的精進就是──讓自己每天進步一點點。這個就是精進。我親近過很多老和尚,像達公長老,他八十幾歲還在講經;海公也是,他也每天不斷地在進步。

  其實進步的本身,重點是那種前進的動力。為什麼要保持前進的動力呢?古德講一句話:“死水不藏龍”,禅宗經常講這句話。“龍”是一種功德的表征,但是龍絕對不會生長在死水,一定在活水當中,這個龍才能夠生存。

  所以精進的本身,重點還是那個心態。我們如何讓自己每天保持進步一點點呢?精進的修學有二個所緣境:第一個,對惡法。對惡法有二種態度:

  第一種已生的惡法令斷除。這個惡法已經出現了,我們不須要逃避,每一個人都是有缺點,好好地面對,讓這個惡法,今天減少一點、明天減少一點、後天減少一點,你活在希望當中。

  第二種,未生的惡法令不生。這個是要靠持戒了。什麼事情要防范於未然,修行不能夠太大膽,要稍微膽小一點,要稍微防范一點,這是對惡法的態度。那對善法呢?未生的善法令增長。我們沒有善法,別人有善法,我們隨喜功德,跟善法先結一個善緣,以後你就有機會。

  已生的善法令增長,你已經有的善法,不要得少為足,不斷地往前進。總而言之,在你的生命當中,你要創造一個活水,不管你活到幾歲,讓自己每天進步一點點,這是很重要的。

  你一天有多少時間就做多少功課

  忏公師父提出一個概念說:修行哪,是點點滴滴的功夫。我蠻認同老人家的看法,老人家一生的修行,他提出一種“水滴式”的修行,不要用”暴風雨“的修行。有些人修行,平常不做功課,一開始用功的時候,一天拜三千拜,然後拜了一個月,又不拜了,這樣不好,暴風雨,不好。

  修行,你看那個水滴——“滴水長流,則能穿石”,好,你時間不夠,沒關系,你有多少時間,做多少定課。你就算拜三十五佛,差不多二十五分鐘,三十五佛大概二十五分鐘,如果你拜八十八佛,大概四十五分鐘,就算你拜三十五佛好了,你今天拜、明天拜、後天拜,拜一年、拜三年、拜十年,就不可思議了!為什麼?因為它相續。

  定課,不要多,但是重點在堅持,就是我每天做、每天做,他就走出一條道路出來了。我現在要聽到有人說一天拜三千拜,我聽了很害怕!因為這個人不會拜太久。但是如果一個人告訴我他拜一百拜,我會很恭敬他,這個人可以拜很久——正常!

  其實我們不是很羨慕說你拜很多,你那種暴風雨的,不會持久。真正的修行者是“水滴式”的修行——三十年、五十年下死功夫,那個稱得上真的有成就了。那個一曝十寒的,暴風雨來一陣子,過了以後就停很久,那個沒有用啊!沒有用啊!

  所以這個地方要注意,這六個定課,什麼叫定課?就是每天固定的功課,你要把它納入你生命的一部分,就跟吃飯一樣,時間到就去吃飯,時間到就去拜佛。

  但是,你要納入定課,有一個條件:你的功課要合理,合情合理。你一天有多少時間就做多少功課,就對了!合理了!

  你訂的功課太嚴、太多,不合理,你做一做就不做了,因為有壓力了,修行者也不能沒有壓力了,但是也不能壓力太厲害了。修行人,差不多——四分的壓力,六分的自然;或者三分壓力,七分自然。

  如果你每次功課,壓力都很大,你功課定太多了。大概三分的壓力,四分的……但是你沒有壓力,沒有壓力就沒有動力,你不能夠說一天有兩個小時的空檔,結果你拜三拜,那就沒有壓力了,那沒有壓力你沒有進步了,對不對?

  你要訂得合情合理,就是說這個功課剛好做起來很自然,但是又帶有一點小小的壓力,這個最好;完全沒有壓力,也不好,完全沒有壓力,你就沒有進步了。

  所以這個地方的定課,是你每天要做的,什麼叫定課?我們做一個解釋:就是我拜佛時間到了,我現在不想拜,我不能跟著我的感覺走,我要依止我的願望。我們講過跟著願望走,我不想拜,但是我不管它,我袈裟一披,我照樣去,香一點,照樣拜,拜幾拜,那個感覺就沒了。你要慢慢地克服感覺,就是說我們的願力,我們心中所有的東西,它的力量都是你給它的。

  為什麼妄想對我們產生那麼大的牽動呢?因為我們每次隨順它,力量是你給它的。你現在設定一個本願,你既然設定一個本願,你也應該給它一個很大的力量,就是不斷地隨順你的本願。你不是發了願以後,什麼都不管,那你這個願是白發了,是吧?發虛願哪!

  你既然設定一個目標,心中許下一個誓願,你就必須賦予這個願望,產生強大的力量——它說了算,它在你生命當中是最重要的,這個願力到臨終才能產生主導性。

轉自台灣學佛網 http://www.xuefo.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