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旦,新年新氣象,從明明德開始

  元旦,新年新氣象,從明明德開始

  時光如梭,轉眼迎來了2020年的新起點——元旦。

  元旦,即世界多數國家通稱的“新年”,是公歷新一年的第一天。“元旦”二字,包含著深厚的中國文化底蘊。元謂“始”,旦謂“日”;“元旦”意即“初始之日”,乃辭舊迎新之時。 中國古代,曾以臘月、十月等的月首為元旦,漢武帝起為農歷正月初一,中華民國起為公歷1月1日。1949年,中華人民共和國以公歷1月1日為元旦,因此,元旦在中國也被稱為“陽歷年”。

  關於元旦的來歷,有這樣一種傳說,也就是中國上古時候,人們把舜帝祭祀天地和先帝堯的那一天,當作一年的開始之日,稱為“元旦”或“元正”。

  這個傳說雖無史料可以查證,但是《尚書》雲:“德自舜明”,《史記·五帝本紀》也說:“天下明德,皆自虞舜始”。舜是大孝子、大聖人,做為中華道德文明的始祖,他所代表的重孝道、施德政、行教化、講求社會和諧的“明德”思想,可以說是中華傳統文化的啟蒙與起源。因此,在元旦這個特別的“初始之日”裡,緬懷先聖,追述祖德,就別有特殊的意義了。

  舜自小生長在一個十分難處的家庭,父親、後母以及同父異母的弟弟整日都想害他,置他於死地,受盡種種常人難忍的折磨。就是在這樣一個沒有家庭溫情的環境裡,舜沒有逃避、叛逆或報復,而是“不見他人過,只見自己非”,不去想家人的過失,只在自己身上找原因,時時反省自己在孝道方面的不足,時時改過遷善,盡心盡力孝敬父母、友愛兄弟,不斷提高自己的德行。

  舜憑著孝義之心待人處世,所到之處都能感化他人,帶動民風向善。舜初到歷山耕種的時候,當地的農夫經常為了田地互相爭奪。舜便率先禮讓他人,尊老愛幼,用自己的德行來感化眾人。一年之後,這些農夫都大受感動,再也不互相爭田爭地了。

  舜曾到雷澤這個地方打魚。年輕力壯的人經常占據較好的位置,孤寡老弱的人就沒辦法打到魚。舜看到這種情形,率先以身作則,把水深魚多的地方讓給老人家,自己則到淺灘去打魚。由於一片真誠,沒有絲毫勉強,令眾人大為慚愧和感動。所以短短的一年內,大家都互相禮讓於老人。

  舜也曾在河濱一帶制作陶器。那裡的人造的陶器十分粗劣,舜用心投入,制出的陶器既美觀又耐用。陶工們都向他請教,舜也樂於將技術傳授給他人。很多人遠道而來,爭相求購舜的陶器,舜始終一絲不苟制作,而且不抬價。在舜的感召下,陶工們在制作上精益求精,不再粗制濫造,也不再牟取暴利。

  《尚書大傳》說:“舜不登而高,不行而遠。”舜無論到哪裡,他高尚的德行都能夠感化周圍的人,人們都願意追隨他。許多人慕名遷徙到舜居住的地方,於是舜居住的地方一年就成了一個小村落,兩年就成了一個小鎮,三年就成為人口眾多的城市,亦即是史上所稱的“一年成聚,二年成邑,三年成都”。

  那時候堯帝正為傳位的事情操心,希望能找到一位合適繼承王位的人。於是他征求群臣的意見,大家異口同聲地向他推薦舜。於是堯帝把兩個女兒嫁給舜,並派了九位男子來輔佐他,希望由兩個女兒來觀察、考驗他對內的行持,由九位男子來考驗他對外立身處事的能力。

  舜歷經種種考驗之後,堯帝並未馬上將王位傳給他,而是讓他處理政事二十年,代理攝政八年,二十八年之後才正式把王位傳給舜。足見古代的帝王對於王位的繼承,確實是用心良苦,絲毫不敢大意。假如不能以仁治世,以德治國,國家就難以長治久安。

  當舜繼承王位時,並不感到特別的歡喜,反而傷感地說:“即使我擁有了天下,父母依然不喜歡我,我做為天子、帝王又有什麼用?”雖然擁有了世人所羨慕的一切,但因得不著父母的歡心,舜有時候還是會像小孩一樣獨自跑到田地裡號啕大哭!

  在《孟子·萬章》中這樣評價舜的孝行:“人在年幼的時候,會愛慕父母;到了懂得喜歡女子的時候,就去愛慕年輕漂亮的姑娘;有了妻子以後,便愛慕妻子;做了官以後,便想著討好上司,得不到上司的賞識,內心便會焦急不安。只有最孝順的人終身都愛慕父母。到了五十歲還愛慕父母的,我在偉大的舜身上見到了。”

  精誠所至,金石為開,舜用他至誠的孝心孝行最終感化了家人。孟子說:“讓天下的人都悅服、歸順自己,這是世間人所羨慕希求的,但把這一切看成草芥的,只有舜是這樣。不能得到父母的歡心,不可以做人;不能順從父母的旨意,不可以為人子。舜竭盡一切心力來侍奉凶頑的父母,終於感化父親瞽叟,使他欣慰歡喜。瞽叟欣慰歡喜了,天下的風俗因此轉化;瞽叟欣慰歡喜了,天下的父子倫常也由此確定了。這便叫做大孝。”

  建國君民,教學為先。舜做為一國之君,念念心系教化,只想著如何發揚光大先王的治國理念。所以當他繼位後,便以五常(父義、母慈、兄友,弟恭、子孝)教化百姓,讓世人都懂孝義、守倫常。

  為了教育世人尊老敬老,舜從70歲以上的老人中選出“三老”、“五更”十余人,將他們請到太學,為他們設宴,舜親自端菜斟酒陪飲。餐畢又讓學子們一齊參見諸老,再讓諸老給學子們訓話。而且舜每年秋季必行養老之禮。

  舜同時高度重視對貴族子弟的教育,以禮樂教化他們,使這些國家未來的接班人成為方良純正的有德之人。後來孔子所謂的“興於詩,立於禮,成於樂”的說法,就是對堯舜之道的繼承和發展。

  舜重教化、輕誅殺、倡禮儀,當年在對待不服王化、滋擾南國的三苗問題上,禹請命欲用武力攻服,舜卻“修政偃兵,執干戚而舞之”,最後“行德三年,而三苗服”。

  舜時時處處身先士卒,率先垂范,有了明君的德行感召,世人自然信服,四方自然擁戴,民風自然淳厚。在舜的治理下,實現了人人謙讓、互相敬愛、路不拾遺、夜不閉戶的天下大治局面。

  《新語·無為》曰:“堯舜之民可比屋而封,而桀纣之民可比屋而誅者,教化使然也。”是說堯舜時期的人一個個都可以封官,而夏桀、商纣時期的人一個個都該殺,這是教育與不教育造成的。

  舜一生不為個人利益著想,處處讓人、容人、感化人、方便人。在晚年的時候,他仿效堯帝的做法,將天下禅讓給德行出眾的大禹。舜過世下葬時,僅用普通的楮木做成棺材,用葛籐束棺,隨葬品僅三件衣物,葬畢還將穴填平而不起墳,以方便行人過路,讓人們在上面照樣可以走來走去。

  綜觀舜的一生,正是對《大學》中所說的“大學之道,在明明德,在親民,在止於至善”的具體落實。舜從個人的修身開始,實現了齊家(讓家庭和睦)、治國(做國人的榜樣)、平天下(使天下太平);從對父母的小孝開始,實現了對天下的大孝。舜的大孝大義、純淨純善為世人稱頌,千古景仰!

  元旦,新年新氣象。國家新氣象,從明明德出發;人民新氣象,從明明德開始。

轉自台灣學佛網 http://www.xuefo.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