鼠與佛教也是“緣分不淺”!

  在漢語文化中,老鼠往往代表著負面的意蘊,比如,“老鼠過街,人人喊打”,可見人們對老鼠是多麼厭惡和痛恨;比如,“碩鼠碩鼠,無食我黍!”《碩鼠》則用大老鼠喻貪官污吏剝削者。

  但其實民間傳說裡,也不乏老鼠的正面形象。傳說天地之初,渾沌未開。關鍵時候老鼠勇敢地把天咬開一個洞,太陽的光芒終於出現,陰陽就此分開,民間俗稱“鼠咬天開”,老鼠也成為開天辟地的英雄。“老鼠嫁女”、“老鼠娶親”的年畫和剪紙也能在不少地區的過年習俗中見到。

  佛教與鼠也是“緣分不淺”。

  佛教有“二鼠侵籐”的譬喻故事,出現在姚秦時期漢譯佛經中 ,常略稱為 “二鼠”。 “二鼠”是指黑白兩只老鼠,分別代表黑夜 (月亮) 和白天 (太陽) ,表達光陰似箭、日月如梭的意思,以喻人命脆危。

  此外,還有大家熟知的“吐寶鼠”。

  比如,近日出現在北京故宮太和門,並引發大眾關注的兩只“吐寶鼠”,就源於藏傳佛教文化。在藏傳佛教中,“吐寶鼠”被視為吉祥富足的代表。

  2019年年末,在故宮博物院、西藏自治區文物局、扎什倫布寺聯合主辦的“當扎什倫布寺遇上紫禁城”展覽中,也有“吐寶鼠”的身影出現。故宮博物院與扎什倫布寺文創品牌“扎什吉彩”共同打造的“當扎寺遇上故宮”系列產品,其中也包含藏傳佛教神獸“吐寶鼠”為靈感的特色產品。

  左手握著吐寶鼠的黃財神唐卡(圖片來源:鳳凰網佛教 攝影:慧好物)

  在清華大學藝術博物館“與天久長——周秦漢唐文化與藝術特展”上,一只來歷可疑的“銜物鼠”也備受關注。有學者認為,這是一只藏傳佛教的吐寶鼠,所謂的“銜物”,是以摩尼寶珠為代表的寶物。

  吐寶神鼬(梵文:nakula;藏文:Nevu-le)又稱吐寶鼠,是財神的誓言物,藏名讀為“紐列”。據說,吐寶鼠原生活在海中,是八大龍王的眷屬,天、人、龍三界所有摩尼寶全部是吐寶鼠吐出來的。它不會排洩,不管吃什麼都會化為摩尼寶珠從口中吐出來。龍王在觀音發願經中有感觀音菩薩的悲心,在觀音化現的白財神前發願供其驅策。隨之吐寶鼠也發願,願供那些發願消除眾生受用貧乏的聖尊們驅策,所以變成了各大財神手上的標識物。

  吐寶神鼬是佛教中五路紅、白、黃、綠、黑財神及財寶天王最為重要的眷屬配尊,尤以黃財神佛像手中皆會握有吐寶鼠鼬。藏傳佛教中,黃財神是財寶天王即毗沙門天王眷屬,因毗沙門天王是掌管財寶富貴,保持佛法的著名善神。吐寶鼠鼬作為毗沙門天王之重要身份象征持物。

  此外,《宋高僧傳》中,也有關於鼠的內容。《宋高僧傳》卷二《唐洛京聖善寺善無畏傳》言:畏復至烏苌國,有白鼠馴繞,日獻金錢。作為佛教發源地之印度,鼠亦作為財富之象征,如象鼻財神迦尼什就常作踏於鼬上的姿態。

  看來,佛教與鼠的確“緣分頗深”。

  資料來源:光明日報、北京日報、揚子晚報、《佛教譬喻 “二鼠侵籐”在古代歐亞的文本源流》

轉自台灣學佛網 http://www.xuefo.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