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池明居士:印光大師集中國淨土宗教義之大成

印光大師集中國淨土宗教義之大成

余池明

  降至近代,中國佛教包括淨土宗衰頹之極,同時知識大開,歷代祖師的著作都出現於世。印光乘願而來,應運而生,得以全面繼承和弘揚中國歷代祖師的淨土教義,集淨土教之大成。正如周孟由居士所贊:“法雨老人,禀善導專修之旨,闡永明料簡之微。中正似蓮池,善巧如雲谷,憲章靈峰,(明蕅益大師)步武資福,(清徹悟禅師)宏揚淨土,密護諸宗。明昌佛法,潛挽世風,折攝皆具慈悲,語默無非教化,三百年來一人而已。”三百年來是指與明代蓮池大師相比較而言。實際上,大師的淨土教義是集一千多年來歷代淨宗祖師之大成。

  他繼承了淨宗初祖慧遠大師注重因果和淨土為歸的思想。慧遠大師撰《三報論》和《明報應論》,闡明報通三世,因果不虛之事理。駁斥局限現驗和斷滅論的邪見,也是發起厭離娑婆,求生淨土的基礎。印光大師繼承這一思想,闡明報通三世、轉變由心的原理,從各個側面闡明世間和出世間因果,作為佛法信仰的基石和轉變世道人心,治國平天下的大權。慧遠大師在淨土經典初傳中國之時,就敏銳地發現,“功高易進,念佛為先”,故身體力行修念佛三昧,定中三次見佛,驗證淨土經典真實不虛,發起蓮社,共誓求生淨土。在淨土宗一開宗之時,就顯示諸行以淨土為歸的導向。印光大師贊說“未見行願,普導西去。”到了印光大師的時代,淨土宗更如大海一樣,成為諸宗的歸宿。大師闡明“念佛法門,包羅萬象。一切諸法,無不從此法界流。一切諸法,無不還歸此法界。以其為諸法總持,故得無法不備,無機不收也。”

  他繼承淨宗二祖善導大師一向專稱彌陀佛名的宗風,闡明持名一法最為契機。他說“第十六觀,又令惡業重者,直稱名號。由稱名故,即得往生。是知相有大小,佛本是一。觀不能作,稱即獲益。於此谛思,知持名一法,最為第一。末世行人,欲得現生決定往生者,可弗寶此持名一行哉。”信願念佛之所以能夠往生,是由於仗佛慈力,帶業往生。這就是善導大師一切善惡凡夫得往生者莫不皆乘阿彌陀佛大願業力為增上緣的思想。印祖教依佛力,專稱名號,至此昙鸾大師彰顯的他力本願和善導大師專修之旨得以大顯於世。印祖盛贊善導專雜二修之說,其利無窮。

  他闡明淨宗六祖永明大師禅淨四料揀的微言大義,使人們明白佛教一大藏教的綱宗和出生死的捷徑。從大師文鈔來看,在著述和講演中,對永明大師禅淨四料揀的講解和闡釋達八次之多,闡明禅淨界限和佛力、自力的大小難易,普導末世眾生抉擇淨土法門。同時指出:“永明令人萬善齊修,回向淨土者。恐上根人行墮一偏,致福慧不能稱性圓滿,故示其圓修也。”念佛為正行,按照圓修的思想,諸善萬行都可以攝入助行。大師依照禅淨四料揀的大綱形成了自己特別法門與通途法門的判教體系,概括歷代以來的淨土判教思想。他說“修持法門有二種不同,若仗自力修戒定慧以迄斷惑證真,了生脫死者,名為通途法門。若具真信切願持佛名號,以期仗佛慈力往生西方者,名為特別法門。通途全仗自力,特別則自力佛力兼而有之。”

  大師為人高潔嚴厲,他繼承了淨宗八祖蓮池大師中正平實的道風,雖然通宗通教,卻不談玄說妙。大師說:“他人教人,多在玄妙處著力。光之教人,多在盡分上指揮。”大師“對一切人,皆以信願念佛,求生西方為勸。無論出家在家,均以各盡各人職分為事。遇父言慈,遇子言孝,兄友弟恭,夫和婦順,主仁僕忠。人無貴賤,均以此告。令一切人先做世間賢人善人,庶可仗佛慈力,超凡入聖,往生西方也。並不與人說做不到之大話,任人謂己為百無一能之粥飯僧。”大師一生悲敬雙修,事理不二。戒殺放生,濟孤利冥。一如蓮池大師。他指出“雲棲大師立法教人,皆從平實處著手。依之修持,千穩萬當。斷不至得少為足,著魔發狂。”大師手訂靈巖山寺五條規約以老實念佛為核心。教導弟子“專修淨土,宜以蓮池大師新定淨土發願文為主。”

  中國淨土宗經過歷代祖師大德的弘揚,逐漸形成信願念佛為宗旨的淨土主流。到明末蕅益大師以佛眼佛智對千百年來作為日課的《佛說阿彌陀經》作了盡善盡美的闡釋。雖解小經,而三經要義無不包括。印光大師贊為理事各臻其極,“彌陀要解一書,為蕅益最精最妙之注。自佛說此經以來之注,當推第一。即令古佛再出於世,現廣長舌相,重注此經,當亦不能超出其上。”印光大師全面繼承歷代淨土教義精華,其中依照蕅益大師來弘揚尤多。印光大師跟蕅益大師一樣以淨土法門統攝一代時教,他常說的淨土法門“高超一切禅教律,統攝一切禅教律”就來自蕅益大師。在實際的弘法中完全依據《彌陀要解》所闡明的淨宗教義體系,按照信、願、行三法的架構來展開弘法。《與徐福賢女士書》和《與陳錫周居士書》就是印光大師系統開示信、願、行的代表作。強調蕅益大師所說:“得生與否,全由信願之有無。品位高下,全由持名之深淺。乃千佛出世不易之鐵案。”印光大師以圓頓教理,闡明《大學》的關鍵“格物”的真正意思是格除自心的私欲。撰《儒釋一貫序》闡明:“儒佛之本體,固無二致。儒佛之工夫,淺而論之,亦頗相同,深而論之,則天地懸殊。”同時大力提倡敦倫盡分,閒邪存誠,將儒家倫常之道攝歸佛教人天善法。這與蕅益大師以佛攝儒同一作略。

  淨宗十祖截流大師傳為憨山大師再來,專弘淨土。其氣分與蓮池大師和蕅益大師相類,其法語精華也都被印光大師吸收。印光大師說:“光之文鈔,文雖拙樸。所述者皆佛祖成言,不過取其意而隨機變通說之,豈光所杜撰乎哉。”諸如截流大師贊普賢十大願王導歸極樂,龍樹、智者闡淨土,轉輪王喻等都為印祖所引用。截流大師所訂起一心精進念佛七期規式則已融入靈巖山寺念佛儀規。

  《勸發菩提心文》是十一祖省庵大師的名著,印祖在刻印《安士全書》時附於其後。贊揚省庵大師“其勸發菩提心文,堪與日月爭光,虛空等壽。”刻印原本《淨土十要》時,將省庵大師《勸發菩提心文》和《勸修淨土詩》都收入附錄和附本。

  淨宗十二祖徹悟禅師大徹大悟、大開圓解,依照永明祖師,轉而棲心淨土,專修淨土。印祖贊“夢東雲,真為生死,發菩提心,以深信願,持佛名號。此十六字為念佛法門一大綱宗。此一段開示,精切之極,當熟讀之。而夢東語錄,通皆詞理周到,的為淨宗指南。”又說“徹悟語錄,洵為淨宗最要開示。倘在蕅益老人前,決定選入十要。”故印祖將徹悟語錄收入《淨土十要》附本,並在著述中常常引用,還在上海淨業社進行過講解。印祖繼承了徹祖對是心作佛、是心是佛的闡發。常引徹祖“善談心性者,必不棄離於因果。深信因果者,終必大明乎心性。此理勢所必然也”以破執理廢事的邪見。

  以上略述印祖對於歷代祖師淨土教義的繼承和弘揚,足見大師教義乃集中國淨土教義之大成。正如徐蔚如居士所說:“凡所為文,皆從性海中自在流出,而仍無一語無來歷。”“名言精理,語語根據大教,與從上祖師,如出一冶。”不僅此也,有大德贊揚印祖文鈔為一部小藏經,換言之,印祖文鈔乃集諸宗諸教教義精華之大成。

轉自台灣學佛網 http://www.xuefo.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