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池明居士:印光大師選定及流通《淨土五經》小史

印光大師選定及流通《淨土五經》小史

余池明

    各宗祖師弘化,都選定本宗根本經典作為修持依據。自善導大師以來,淨土宗以佛說無量壽經(曹魏康僧铠譯本)、佛說觀無量壽佛經和佛說阿彌陀經為根本經典,稱為淨土三經。
    無量壽經有五譯,趙宋王龍舒居士,會前二譯及第三譯,並第五趙宋譯,四部取要錄之,名大阿彌陀經。當時大興,後因蓮池大師指其有不依經文之失,從此便無人受持者。大藏內有此經,各流通處均不流通。清魏承貫居士取普賢菩薩行願品與淨土三經一起刻印流通,稱為淨土四經。但對無量壽經進行了刪削,又依余經增益,印光大師認為“理雖有益,事實大錯,不可依從。”大師闡述:“流通佛法,大非易事。翻譯經論,皆非聊爾從事。故譯場之中,有主譯者、譯語者、證義者、潤文者,豈敢隨自心裁,傳布佛經。王龍舒《大彌陀經》,自宋至明末,人多受持。由雲棲以猶有不恰當處,故此後漸就湮沒。魏承貫之學識,不及龍舒,其自任過於龍舒。因人之跡以施功,故易為力。豈承貫超越龍舒之上耶?蓮池尚不流通王本,吾侪何敢流通魏本,以啟人妄改佛經之端。及辟佛之流,謂佛經皆後人編造,初非真實從佛國譯來者。然此經、此論,若真修上士觀之,亦有大益。以但取其益,而不染其弊。若下士觀之,則未得其益,先受其損。以徒效其改經斥古之愆,不法其直捷專精之行耳。觀機設教,對症發藥。教不契機,與藥不對症等耳。敢以一二可取,而遂普令流通,以贻下士之罪愆乎?”(增廣卷一復永嘉某居士書二)。有鑒於此,印光大師增編淨土五經,仍恢復用曹魏康僧铠原譯本,同時以楞嚴經大勢至菩薩念佛圓通章為念佛最妙開示,列為淨土五經之一(早在民國六年,大師就提出:““楞嚴五卷末,大勢至菩薩章,乃淨宗最上開示。只此一章,便可與淨土四經參而為五。豈有文長之畏哉。”見增廣卷一復永嘉某居士書四),從而形成淨土法門之根本——淨土五經。民國二十一年已由郭泰棣居士初次刻印,民國二十二年由弘化社等大規模流通。
    1932年中秋日,大師為郭輔庭居士計劃精刻的《淨土五經》作序。載民國二十一年潮陽雙百鹿齋本《淨土五經》,署中華民國二十年辛未中秋日常慚愧僧釋印光謹撰。季夏(六月),郭輔庭居士發心精刻大師選定的《淨土五經》,用宣紙印刷流通。郭輔庭在跋中說:“淨土四經坊間早有流通,今得印光法師加入勢至圓通章為行持模范,更覺信願行三,伊圓無缺。”
    1933年夏歷五月,大師增編並校對的《淨土五經》由弘化社初版印一萬部。內容包括①佛說阿彌陀經;②佛說觀無量壽佛經;③佛說無量壽經(曹魏康僧铠譯);④大佛頂首楞嚴經大勢至菩薩念佛圓通章;⑤大方廣佛華嚴經普賢菩薩行願品。藏版處:世界佛教居士林、弘化社、國光印書局。印刷處:國光印書局。流通處:世界佛教居士林、弘化社、功德林佛經流通處。
    淨土五經的選定意義重大,是近代淨土宗振興的一大成果,它重新明確了佛說無量壽經(曹魏康僧铠譯本)、佛說觀無量壽佛經和佛說阿彌陀經的正依地位,大勢至菩薩念佛圓通章的選入,充實了淨土法門的念佛方法。印光大師開示說,淨土五經“乃淨土法門之根本”。

轉自台灣學佛網 http://www.xuefo.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