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利法師:印光大師的淨土思想(一)

印光大師的淨土思想(一)

——以《印光大師文鈔》為中心

能 利

內容提要:印光大師是淨土宗之第十三祖,距今最近,其思想也最契當今修行人,本文以《印光大師文鈔》為原始資料,分別從六個方面探討了印光大師淨土思想及過程,闡明印光大師對淨土之特別法門、淨土宗往生原理、三輩九品之關系問題、淨土與禅宗之關系以及獨倡淨宗的道理,最後印光大師對淨宗生起信心過程作了一個縱向的追索。

關鍵詞:印光大師、淨宗原理、三輩九品、獨倡淨宗、

前 言

印光大師,世所公認的蓮宗第十三祖,又有傳為大勢至菩薩再來[1]。大師生活在清末民國年間。

自佛教東來,始廬山蓮社,淨土宗一法一倡百和,弘遍天下,故有“家家彌陀佛,戶戶觀世音”之美傳。淨宗諸祖之形成,非同禅門須以心印心或衣缽傳承。祖師之名,皆得世之公認許可即以。所以,蓮宗各祖之位,有時生活的時代相差較遠而不是連續的。印光大師,學修皆專於淨土,繼紅螺山徹悟禅師後力弘淨土。實際上大師卻是明教通禅而兼儒的。所以弘一律師嘗贊雲:“弘揚淨土,密護諸宗,明昌佛法,潛換世風。折伏皆具慈悲,語默無非教化。二百年來一人而已,誠不刊之定論也”[2]。

大師弘法的特點是多以書信等文字方式應機設教,同時倡印適合時代的法寶而傳道。大師的書信等各種文字,由徐尉如編《印光法師信稿》始,後經大師從眾多的信函及各種作文中選編成《印光法師文鈔》。大師住世時即刊有正編(即增廣文鈔)與續編。到大師圓寂後,由羅鴻濤收集正續二編中未錄的信函信其它稿件,至1950年結集成冊,而因緣不湊並未刊行於世。1980年,靈巖山方丈明學法師在修復寺院時,發現此稿,遂於1984年刊於福建莆田廣化寺,名為《印光法師文鈔三編》[3]。本篇即是以此文鈔之正、續、三編為主而討論大師的禅淨思想。此外還有,對文鈔進行摘錄的《嘉言錄》等,大師圓寂後,又出版了紀念大師的《永思集》、《永思集續編》及《紀念文集》等。目前,台灣佛教出版社所印行的《印光大師全集》[4]收錄了以上各書及其它關於大師的資料,精裝成七巨冊。這是關於大師最全的一套書[5]。

關於大師的文鈔,梁啟超先生曾評價曰:“古德弘法,皆觑破時節因緣,應機調伏眾生。印光大師,文字三昧,真今日群盲之眼也”[6]。這短短幾句話正是對大師文鈔的鮮明寫照。大師之為文,皆針對時與機,且文字流兼有口語,閱讀流暢,辯證明晰。其文字與內容、說理等,既符合知識階層,又適於一般老百姓,那怕是村中的阿公阿婆也能理解,讀之者無不受益。所以谛閒法師亦雲:“閱是編而能循文悟旨,慕果修因者,何可勝計”[7]。盡管大師已圓寂六十余年了,大師當時弘法的效果在今天許多地方甚至偏遠之地仍存有遺痕。大師的影響之大,取決於文鈔流傳之廣泛;而文鈔流傳之廣泛,取決於大師本身的修證工夫及開示之文符合當時一般大眾學佛需求。這是不可否認的,大師一生的活動范圍除了上海周圍外,沒有到處講經說法,且大師經常勸其弟子們不必親自朝拜,所以弘法的力度之大就是一部文鈔的作用,由此可見文鈔的重要性。

本篇討論大師淨土思想,主要以文鈔之正、續、三編為來源,采用大師的語言體現大師的思想,其目的是盡量原本地反映大師的思想。基於此,本篇極少采用其他的資料。

本篇分六個部分,分別闡明印光大師對淨土之特別法門、淨土宗往生原理、三輩九品之關系問題、淨土與禅宗之關系以及獨倡淨宗的道理,最後以印光大師對淨宗生起信心過程作為結語,本篇盡可能地從主要角度凸現大師的淨土思想,同時也使大家對大師何以獨倡淨宗有一個較清晰的瞭解。

第一節 特別法門

印光大師對淨土法門一句總的評價是“乃如來一代時教中特別法門”。大師把佛陀的教法分為通途教理與特別法門。大師認為,佛陀一代時教、一切法門,皆是令眾生修戒定慧斷貪嗔癡、了幻妄之生死,到業盡情空方可了生脫死、證真常之性,然此皆為通途教理,是仗自力,其難也——難如上青天!而佛陀慈憫一切眾生,特開一信願念佛法門,全仗阿彌陀佛大慈悲願力,不論根之利鈍、惑之厚薄,皆可於現生臨命終時蒙佛慈力,親垂接引,往生西方,速證不退位,一生而成佛!

淨土法門既是特別法門,就不可以用通途教理斷惑證真而論,淨土事者是大因緣,淨土理者是秘密藏[8]。

如來稱此淨土法門為難信之法者,以其下手易而成功高,用力少而得效速,其圓頓直捷廣大超出一代通途教理之上,非宿有善根,決難信受奉行也。吾常曰:“九界眾生,離斯門上不能圓成佛道;十方諸佛,捨此法下不能普利群萌”!蓋紀實也。”[9]

正因為淨土法門之特別,不須斷惑即可帶業往生,一生成辦佛道,所以“每見愚人,卑劣自居;亦有學者,大乘自命,不屑修習”。實際上淨土法門在如來一代時教中是成始成終的法門:念佛求生西方一法,原自肇起華嚴,但以二乘不預此會,莫由禀承,故於方等會上,普為一切凡夫二乘及諸菩薩宣說無量壽經、觀無量壽佛經、阿彌陀經,令其悉知彌陀因行果德,淨土殊勝莊嚴,行人修因證果,俾一切具縛凡夫與斷見思惑之二乘及破無明之法身大士,同於現生出此五濁,登彼九蓮,以漸進修,直至圓滿菩提而已[10]。

《華嚴經》是佛成道後對證法身的果位菩薩們所宣講的,末後善財童子遍參知識,最後於普賢座下,蒙其威神加被,所證者與普賢等,與諸佛等,是為等覺菩薩。普賢乃以十大願王,勸進善財及華藏海眾四十一位法身大士回向往生西方極樂世界,以期圓滿佛果而為華嚴一經歸宗結頂之法。則華嚴明一生成佛之法,而歸宗於求生淨土[11]。此乃大機所見,華嚴一經王於三藏,亦以淨土為歸!

對於根劣之眾生,在《觀無量壽佛經》中,以五逆十惡之人,臨終地獄相現,善友教以念佛,未滿十聲,蒙佛接引,往生西方。

因之大師總結為:上上根不能踰其阃,故已證等覺者,尚須十願導歸;下下根亦可臻其域,故將墮阿鼻者,猶能九品立預[12]。所以淨土法門,三根普被,利鈍全收,上之法身大士不能超出其外,下至將墮阿鼻眾生亦可預入其中。而其它通途法門則不同,小法則大根不須修,大法則小根不能修。

一般人之觀點,認為淨土法門簡便易行,無甚奇特,是愚夫愚婦之所為,是接根劣眾生的。大師則不同於這個看法,他說:“淨土法門是三根普被,正接上上根,旁引中下流”[13]。盡管此法是旁引中下流,但於末法時代,大師認為唯此法是眾生了生死的依估。而大集經中如來也授記曰,末法中,非此莫度。龍樹菩薩則簡示於娑婆謂為易行道。因此“淨土一法,始則為凡夫入道之方便,實則是諸宗究竟之歸宿[14]”這句話實在有道理,可以說是對淨土法門之不思議之義總的概括。

大師還認為此法門是“極暢如來出世之本懷”,千經萬論處處指歸,乃即淺即深、即權即實之法門,一切法門,河沙妙義,無不從此法界流,無不還歸此法界,是十方三世一切諸佛上成佛道下化眾生成始成終之總持法門[15]。大師甚至還說“一代時教,皆念佛法門之注腳也”[16]。由此可見大師是對淨土法門是極力推崇,同時也可知大師對淨土法門悟證之透徹。

對於淨土法門成就之直截了當,大師曾以諸多比喻說明。例如,通途教理,如世之士人,由資格而為官;特別教理,如世之王子,一墮即為一切臣宰所恭敬[17]。又如:

通途如畫山水,必一筆一畫而漸成;特別如照山照水,雖十重蓊蔚峰巒,一照具了。又通途如步行登程,強者日不過百十裡;特別如乘轉輪王輪寶,一日即可遍達四大部洲。[18]

總之,淨土法門其殊勝,有三根普被利鈍全收、兼自他二力、帶業往生、往生後得不退轉達且能即生成佛、下手易且成功高、非通途教理所能比擬的特別法門等優點,也是特別適宜末法時代眾生修持了生死的法門。

由於淨土法門殊勝,故歷代祖師大德皆弘此門,或專弘、或兼弘、或暗弘。大師曾在《青蓮寺念佛宣言書》中歷數古聖先賢對淨土力弘之事實,也是說明淨土一法其功德利益不可思義,方流傳不絕:遠公東林結社念佛;昙鸾著《往生論注》,妙絕古今;智者作《十疑論》,極陳得失,著《觀經疏》,深明谛觀;道綽講淨土三經,近二百遍;善導疏淨土三經,力勸專修;清涼疏行願品,發揮究竟成佛之道;永明說四料簡,直指即生了脫之法。自昔諸宗高人,無人歸心淨土,唯禅宗諸師專務密修,珠少闡明,自永明倡導後,悉皆顯垂言教,切勸修持矣。死心新禅師作《勸修淨土文》;真歇了禅師淨土說雲,洞下一宗,皆務密修;長蘆赜禅師結蓮花勝會,普勸道俗;省常、淨嚴皆結淨社,入社之人不勝計數;元明之際則有中峰、天如、楚石、妙葉,或為詩歌,或為論辨;蓮池、幽溪、蕅益,尤為摯誠懇切;清則梵天思齊《勸發菩提心文》、紅螺徹悟《示眾法語》,皆可繼往聖、開來學、驚天地、動鬼神。[19]

-------------------------------------------------

本文發表於:覺群佛學論文集,商務印書館 2006年

--------------------------------------------------------------------------------

注釋:

[1] 《印光大師言行錄》P107,《印光大師全集》第五冊P2461,楊信芳《紀夢悼大師》;又《印光大師言行錄》P241,《印光大師全集》第五冊P2595,楊信芳《致施戒園居士書》中有詳情。其大意為,楊信芳女士在未聞印光大師之名前,於民國廿五年(1936年)冬夢見觀音菩薩告女士言,現有大勢至菩薩在上海教化眾生,印光和尚是大勢至菩薩的化身,四年後化緣即畢等語。後經女士證實有此有此事(時大師正在上海主持護國息災法會)。楊女士曾對大師講過此事,但被大師呵斥,不許外傳。四年後,大師果真圓寂,楊女士遂為文以記。

[2] 《印光大師永思集》P263,《印光大師全集》第五冊P2617,弘一大師《復王心湛居士書》。

[3] 《印光法師文鈔三編》卷下P1125,《跋一》。

[4] 《印光大師全集》,釋廣定編,台灣佛教出版社,增訂本,1991年4月再版。

[5] 為簡明扼要,對所引各書,不再使用全名,對照如下,均不用書名號:

《印光法師文鈔》(增廣正編)——文鈔正

《印光法師文鈔續編》——文鈔續

《印光法師文鈔三編》——文鈔三

[6] 文鈔正卷一《題詞並序》,P1。

[7] 文鈔正卷一《題詞並序》,P1。

[8] 文鈔正卷二論P7,《淨土決疑論》。

[9] 文鈔正卷三序P53,《與徐福賢書》。

[10] 文鈔三卷下P758,《大方廣佛華嚴經普賢行願品流通序》。

[11] 文鈔續卷下P5,《淨土五經重刊序》。

[12] 文鈔續卷下P137,《敦倫蓮社緣起序》。

[13] 文鈔正卷四雜著P43,《示淨土法門及對治嗔恚等義》。

[14] 文鈔正卷四雜著P29,《佛學編輯社緣起》。

[15] 文鈔續卷下P20,《念佛三昧寶王論疏序》。

[16] 文鈔正卷一書P4,《與悟開大師書》。

[17] 文鈔正卷一書P85,《復周智茂居士書》。

[18] 文鈔正卷三序P72,《近代往生傳序》。

[19] 文鈔正卷二書P56,《青蓮寺念佛宣言書》。


 

轉自台灣學佛網 http://www.xuefo.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