伍先林博士:百丈懷海的禅學思想特色

百丈懷海的禅學思想特色

中國佛教文化研究所伍先林

百丈懷海(720-814)是中國禅宗史上的重要人物,他是洪州宗風開創者馬祖道一(709-788)大師的法嗣。據《唐洪州百丈山故懷海禅師塔銘》及《宋高僧傳》、《景德傳燈錄》、《古尊宿語錄》等有關資料記載,懷海俗姓王氏,福州長樂人。幼年出家,初依潮陽西山慧照和尚,後依衡山法朗和尚受具足戒。往廬江(今安徽廬江縣)浮槎寺閱讀藏經多年,具備了深厚的經、律、論佛學知識。時值馬祖道一在江西弘法,天下向風,懷海前往參學,與智藏、普願同稱入室,各有擅長,成為鼎足而立的馬祖門下三大士。開悟後,因住持百丈山,故世稱百丈懷海。

《金剛經》作為大乘佛教的重要經典,對於佛教的教、理、行、果等言教教法,都采取了“法,非(即非)法,非非(是名)法”格式的三句式的理解和把握方式。按照百丈懷海的思想觀點,《金剛經》可以說是大乘佛教的了義教,但是懷海認為對於了義教的知見執著也要破除。懷海說“夫教語皆三句相連,初、中、後善。”,可以看出懷海顯然是有意識地繼承了《金剛經》等大乘般若經典的三句式思想方法。懷海認為,按照佛教教學和禅法修學普遍可行的言教教法次第,可以權且歸納為三個次第。最初一步是要求學人發大乘心,發菩提善心,對於一切萬法不起貪染執著之心,“但於清濁兩流凡聖等法,色聲香味觸法,世間出世間法,都不得有绉毫愛取。”,或深信自心本性就是佛性,“如今鑒覺是自已佛” ,懷海認為這還只是初善。如果執著於此,“依住不愛取,將為是”,對此“不愛取”的初善產生知見執著,那麼就是“戀筏不捨人”,那就實際上只能停留於小乘聲聞的禅定境界。

佛教教學和禅法修學三個次第的第二步,就是破除對菩提善心的知見執著,即“中破善心”,“不守住如今鑒覺”,不執著於自心鑒覺的知見,也就是“既不愛取,亦不依住不愛取”,懷海認為這是大乘菩薩的境界,是中善,是“法非法非非法”三句格式中的第二句即“非法”句。但是中善菩薩的“非法”句也不是究竟而圓滿的,因為“心有所是,必有所非。若貴一物,則被一物惑。若重一物,則被一物惑。” 如果停留、執著於“非法”句,則“非法”與“法”仍然成為對待,“非法”句與“法”句一樣,仍然是處於相互對待的相對知見和相對執著中,而不能與超越相對系縛的絕對本體相應。所以懷海認為三句中的第二“非法”句雖然已經超越了第一句所代表的小乘聲聞等的禅定境界,“免墮二乘道,免墮魔民道”,但“猶是禅那病,是菩薩縛”,“是半字教,猶是無色界”,也就是說第二“非法”句仍然是處於禅定功勳的相對境界中的,不能說是完全與絕對本體相應的。

佛教教學和禅法修學三個次第的最後一步,就是不停留於菩薩知見境界,進一步破除對菩薩中善第二“非法”句的知見執著,“既不依住不愛取,亦不作不依住知解”,或“亦不作不守住(自心鑒覺)知解”。這就是三句中的最後一句,也就是“法非法非非法”三句格式中的第三句即“非非法”句,這是破除了“法”句與“非法”句相互對待的真“法”句,是與絕對本體相應的真“法”句。這樣將處於相互對待中的相對知見和相對執著完全、徹底地破除之後,就可以完全與超越相對系縛的自心佛性絕對本體相應了。所以這第三句是後善,是好善,“是滿字教,免墮無色界,免墮禅那病,免墮菩薩乘,免墮魔王位”,這應該說是佛乘,因為這才是真正契合於自性佛性的絕對本體了。

懷海認為,如果能透過三句,則“祇如今但無十句:濁心、貪心、愛心、染心、瞋心、執心、住心、依心、著心、取心、戀心。但是一句各有三句,個個透過三句外,但是一切照用,任聽縱橫。但是一切舉動施為,語默啼笑,盡是佛慧。”  其實所謂十句之心,歸結起來就是貪染執著之心。也就是說,如果能無貪染執著之心,透過三句外,則佛教的一切言教教法乃至一切萬法,都是自心佛性絕對本體的顯現,同時一切舉動施為、縱橫任運,都是自心佛性的體現。下面這段話也充分體現了懷海縱橫自在、自由任運的禅風,據懷海語錄載:

問:如何是大乘頓悟法要?師曰:汝等先歇諸緣,休息萬事。善與不善,世出世間,一切諸法,莫記憶,莫緣念,放捨身心,令其自在。心如木石,無所辨別。心無所行,心地若空。慧日出現,如雲開日出相似。但歇一切攀緣,貪嗔愛取,垢淨情盡。對五欲八風不動,不被見聞覺知所縛,不被諸境所惑,自然具足神通妙用,是解脫人。對一切境,心無靜亂,不攝不散,透過一切聲色,無有滯礙,名為道人。善惡是非倶不運用,亦不愛一法,亦不捨一法,名為大乘人。不被一切善惡、空有、垢淨、有為無為、世出世間、福德智慧之所拘系,名為佛慧。是非好丑、是理非理,諸知見情盡,不能系縛,處處自在,名為初發心菩薩,便登佛地。 

我們最後可以對百丈懷海的禅學思想特色做一總結。由於百丈懷海的禅學非常強調和推崇超越相對系縛的“去住自由”的絕對自由或絕對本體境界,因而同時主張在佛教教學和禅法修學的方法上,要透過“三句”來理解、處理和把握佛教教法和一切萬法,最終形成了要求“心如虛空,不滯一法”的縱橫自在、自由任運的禅風。這些都對後來臨濟宗等禅派的宗風產生了重要的影響。

基於上述的禅學思想和禅風特色,百丈懷海繼承了慧能尤其是馬祖以來所大力開辟的機用教學法的傳統,,超越文字知見的相對系縛,突破常規的教學方法,非常善於在不離日常生活的實際中運用靈活多變的機鋒棒喝等機用教學法來接引學人,使學人在日常的事緣、事用中自證、自悟絕對本體。

轉自台灣學佛網 http://www.xuefo.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