寬運法師:薪火相承 續佛慧命

薪火相承.續佛慧命

佛祖戒法傳至中土之始,可追溯自公元二百五十年前。公元六世紀,道宣大師開創南山律宗,茲後中土律典,粲然大佑。

公元七百五十三年,鑒真和尚遠涉重洋,傳授戒律,開日本律宗之先河。與此同時,馬祖道一興叢林,百丈懷海立清規;從此佛教戒學,得以延續與發揚,迄至當代,千年法脈,薪火相承。近代禅宗泰斗虛雲老和尚示寂之際,殷殷寄語後學:保守如來家業,只有一字曰“戒”。於今,言猶在耳。

末世如來家業,試問誰來負擔?眾生之苦難,試問誰來解厄?是故,傳授教法,承前啟後,續佛慧命,惟遵“以戒為師”。戒之重要,正如西方寺傳戒本師永惺老和尚所說:“戒如良師,指引我們修行之方向;戒如軌道,規范我們之身心行止;戒如城牆,幫助我們抵御五欲六麎之侵襲;戒如浮囊,可拯我們沒溺於生死苦海;戒如寶劍,斷除我們之貪愛欲念;戒如璎珞,莊嚴我們之道德人格;戒如明燈,照亮我們之光明前途;戒如船筏,度脫我們到遠涅槃之彼岸”。

是故,西暦二零零九年四月四日至三十日(農歷乙丑年三月初九至四月初六日),香港西方舉辦了一次莊嚴殊勝的[傳授三壇大戒既在家菩蕯戒大會]。大會由當代著名長老本煥老和尚.覺光長老.一誠長老擔任名譽得戒大和尚;永惺老和尚擔任傳戒本師大和尚;得戒大和尚為學誠大和尚;羯磨阿阇黎為道海律師;教授阿阇黎為寬運大和尚;尊證阿阇黎為融靈大和尚.暢懷大和尚.紹根大和尚.濟平大和尚.智慧長老.健钊大和尚.廣霖大和尚;授經阿阇黎為初慧大和尚.意昭大和尚.泉慧大和尚.印順大和尚;開堂正訓阿阇黎為心平大和尚;陪堂副訓阿阇

黎:定真法師.傳肇法師;引禮大德為長順法師.曙正法師。

此次傳戒大會,大德高僧雲集,十師臨壇,恪遵三壇《傳戒正范》,傳演清淨毘尼戒法,旨在令戒子們皆能得清靜上品上戒。參加是次傳戒大會總人數為一百六十二人,分別來自中國廣東.北京.河北.河南.湖北.甘肅.四川.山西.江蘇.福建.浙江.吉林.遼寧等十三省份;以及香港、馬來西亞等地,前來參加此次因緣難得的傳戒法會。三壇大戒是漢傳佛教,特有的傳戒特色,分設初壇.二壇及三壇的儀軌,依次向出家僧眾傳授沙彌戒.比丘戒.菩薩戒。戒子於受戒當下,領悟自性戒體,內激上求佛道之心,外發下化眾生之願,於日用雲為中,由戒相之行持,規范身心,進而籍事顯理,契如來本心,悟真如自性,得正解脫。可以說,三壇大戒是發心出塵的行者,繼棄俗披剃後,更具深遠意義的法儀。

佛教浩如煙海精深絕倫的典籍中,包括經.律.論三藏;經.論二藏涵涉全部佛法;律藏則集中記載各種戒律,由唐代道宣律師所開創的南山律宗,其學說雖體量博大,然其要旨卻很簡潔,一是將浩繁的佛教理論,通括為“化教”與“行教”兩大部份:“化教”通指經過經.論二藏,表述的大乘教義,即教化之教;把制約僧尼行為的叫法,即戒律稱為“行教”;戒律的重要性自然彰顯。二是提出“止持”與“作持”的戒法理論,簡言之,“諸惡莫作”是“止持”。“眾善奉行”是“作持”。而作為真正的佛弟子,“止持”與“作持”均應該並重。三是通過將全部戒律問題,歸納為戒法、戒體、戒行、戒相四條綱領,建構起富於理論魅力的“四科”戒律學。四是首次把大乘佛教,重視心性修養的思想融進律學,提出了以“心誠”為戒體的“戒體論”。由此可見,道宣之所以被奉為律宗的開山祖師,是因為他是第一位超越“疏解律儀”,在戒律上建立一套兼攝大小乘的哲學,從而更好的弘揚戒律,使佛法永駐的高僧。今日後學之輩,唯有從這個高度來看律宗,才能明白戒律之重要性與傳戒之意義,方不致被其龐大的疏鈔.嚴肅的文字與內容所阻退。

西方寺乃教演天台、行歸淨土的道場,是次首傳三壇大戒,乃為紹隆佛種,續佛慧命,發揚天台,傳承教觀。承蒙中國佛教協會鼎力支持,共囊盛事,實在是機會難逢,因緣殊勝。

四月一日至三日,來自各省的戒子集中於深圳弘法寺報到,名譽三師之一.百零三歲高齡的本煥老和尚,親自對戒子們作開示並勉勵,令戒子們信心倍增;三日下午中佛恊代表普正法師與弘法寺住持印順大和尚等,特別召開“內地戒子赴港受戒組團會議”。四日全體戒子乘車赴港;在西方寺報到後,隨即由開堂和尚心平大和尚.陪堂定真法師等為戒子們分班.配壇。五日教見三師,開始進堂習儀,隨後數天教碗筷,教穿脫海青.教衣具跪拜.教請戒.教忏摩.教正授.教發願。十一日正授沙彌戒;十二.十三日請律;十四.十五日教二壇請戒.忏摩及正授;十六.十七.十八日演壇;十九.二十.二十一日請戒;二十日五台山普壽寺九十五歲高齡的夢參老法師蓮駕戒會,為戒子說法開示;二十一日下午,一誠大和尚莅港,荃灣如心酒店設晚宴招待;二十二日.二十三日正授比丘戒;晚上七時戒子座談會;二十二日中午宴請十師;二十五日授比丘菩薩戒;二十九日正圓大戒.辭師.開示苦行.圓滿出堂。二十九日下午在家菩薩戒報到.晚忏摩。三十日早上永惺老和尚親自頒發戒牒予比丘戒子,然後眾戒子隨團至大嶼山寶蓮寺觀光;上午九時授在家菩薩戒;下午二時寬運大和尚請戒;下午三時半永惺老和尚親自頒發戒牒予在家菩薩戒子。三十日下午,中佛協會長一誠長老莅港,設宴如心酒店熱烈歡迎。五月一日上午九十三十分,一誠長老.佛聯會覺光長老及國家宗教事務局副局長蔣監永先生等,一同主持西方寺浴佛慶典,全體比丘戒及在家菩薩戒戒子參與浴佛。下午在家菩薩戒圓滿出堂。晚上八時國內比丘戒戒子一百三十人出席香港佛教聯合會“佛誕吉祥文藝匯演晚會”,參與“梵淨鼓”表演項目。五月二日晚上比丘戒子隨團止太平山頂觀賞夜景。三日早上專車送載全體戒子離港至深圳。

是次傳戒大會,所有程序均經過大會悉心安褂,可謂妥善周到,無微不至,尤其是三師.七尊證.授經阿阇黎諸大德長老們的開示及勉勵,令戒子們深有體悟,印象深刻。特別是傳戒本師永惺老和尚及教授阿阇黎寬運大和尚的開示,扼要精煉,讓戒子們受益匪淺,受用良深。

永惺老和尚開示戒子“如何做一個好的出家人”時,特別指出:

(一).出家之後受了戒,就可以接受供養,但必須要持戒清淨,不抽煙.不喝酒,因為這些行為都會有損出家人的形象,讓人看不起。應該知道,出家身乃為人天師表,非常尊貴。現在大家已經受了沙彌戒,成了沙彌,如果沙彌十戒能守持清淨,就是一個好和尚。沙彌十戒中,有四條根本戒,是重戒,絕不能犯;不過其余六條也不能輕視,很多時候不小心,往往容易犯了輕戒。輕戒就像是圍牆,用來保護重戒,圍牆若是倒塌了,保護作用就沒有了。

(二)要好好忏悔,唯有忏悔清淨,才能得清淨戒體。我們造作惡業,貪.瞋.癡是根本;見到好的東西就想要,這是貪,是惡鬼的因;別人有的,自己沒有,就起了瞋心,這是地獄的因;不明白這一切都是因果決定的。以前有一段時間,我的身體不太好,當時拜《占察善惡業報忏》,拜了兩個禮拜,身.語二業都清淨了,可是意業還不清淨,所以仍然未能完全康復。如果三業都清靜,身心就會得到自在,疾病也能消除。所以大家受了戒之後,更要勤修忏悔,每天都要拜忏。

(三)要累積三福:一是孝養父母。母親懷胎十月哺乳三年,恩德非常的重,我們應該好好地孝養,以為報答。現在香港人工作都很忙碌,還要照顧孩子,於是就將家中的老人送到養老院去。我們西方寺後山辦有一所菩提護理安老院,那是我自己一手創辦的;此外也常常給貧困的老人們送糧食,現在為了方便,都是送給他們紅包。我們能正常的活在這個世界上,眾生對我們都是有恩德的;如果沒有農民耕種,我們也就沒有糧食;如果沒有工人紡織,我們也就沒有衣服穿;如果沒有商人做買賣,我們也就不會如此方便的得到各種商品。雖然我們出了家,但還是要通人情世故,要懂得抱父母的恩,要懂得報眾生的恩。二是受持三皈五戒;三是發菩提心,廣行佛道。四弘誓願中講:“眾生無邊誓願度,煩惱無盡誓願斷,法門無量誓願學,佛道無上誓願成。”,所以,要成就佛道,就要廣度眾生。不度眾生,就成不了佛,即使成了,也沒有信徒。像佛成道之後最初度的無比丘,她們宿生與佛就有很深的因緣。所以我們出家人,要與眾生先結善緣,以後請法才會有人聽。我是做經忏做過來的;做經忏所得的錢,都用來建寺院.辦教育.做慈善。現在大家受了戒之後,不能只做經忏,要到能結夏安居的道場,好好學習戒律。否則,趕一輩子的經忏,只是弄一點錢,沒什麼用處。可以說,這是靠賣佛法賺錢,最後給人消災了,卻給自己招災了。

老和尚的教誨,簡潔明了,直接而又誠懇,戒子們很容易便掌握住。而這正是老和尚說法高妙之處。

另外,寬運大和尚對新戒子其中一段的開示道:

整體而言,佛教僧才主要可分為四類:一是講經說法人才;二是寺廟管理人才;三是修行人才;四是梵呗人才。目前這個時代,講經說法人才非常欠缺,因而也特別受到信眾的尊重,所以要真正做一個好的講經說法人才,也不容易。這需要有俗世的善根,不但能了解佛教的教理,而且能深入經藏,通曉三藏十二部,當真正面對大眾講法的時候,還要契理契機。要做到這一點,首先就要累積德本。記得本煥老和尚一百零一歲誕辰的時候,說了一句很普通的話,卻贏來黎鳴般的掌聲;本老說:“我要和大家一起成佛”。如果換成別人說,可能大家聽過也就忘了,但是這是本老講的,就能給大家帶來信心,就會令大家銘記。本老是一個專志修心的人,據他說可以做到八年都沒有一個妄念。能做到八年不起一念妄想,這就是本老的功德。大家現在受了戒,便要好好的持戒、護戒;戒能制五根,五根調伏,方能做到放下、自在、安樂。修行就是要修改錯誤,斷除煩惱,破除執著,寶踐菩薩道,通過五十二個階位的修習,最終證得佛果。

隨後,寬運大和尚又講了太虛大師、印光大師和弘一大師對佛教的貢獻和對眾生的恩德,策勵戒子們“立長志”,而不是“常立志”。志向立定之後,才能真正向上走。要向上走,就要好好忏悔以往的惡業。“忏”是從內心裡認識到自己的過錯.“悔”是要向外發露自己的過錯,並發誓永不再犯。而要做到這一點,又要以[信]為前提。作為一個學佛人,最大的悲哀就是不信佛,不信三寶,甚至認為佛經的很多記載都是神話故事。實際上,佛教無非在講兩個方面的事情,一是講人生,二是講世界。講人生的生、老、病、死種種痛苦,以及如何減掉這些痛苦,得到究竟的安樂;講人生所賴以生存的外在世界是如何的成、住、壞、空。如何的變幻無常。所以,佛教可以稱為佛陀對九法界眾生的教育,由於眾生有不同的需要,佛陀便講出不同的法。

佛教裡有四大菩薩:文殊菩薩、觀音菩薩、地藏王菩薩、普賢菩薩,分別代表大智、大悲、大願和大行。實際上菩薩是無形無相的,無處不在的。二十多年前,洗塵老法師面對眾多的佛弟子問:“誰是菩薩?”他拍著自己的胸膛說:“我就是菩薩”。那種氣魄真是感人至深,我們就是要發願做菩薩。這些年的人生經歷告訴我:只有利他,才是利己。像毫不利己專門利人的白裘恩大夫,就是菩薩,真正能說到做到,乃國之寶;若說到卻做不到,也是國之師,也值得人們尊敬。像現在這種時代因緣下,真正做到真的非常不容易。我的師父永惺上人曾說過,現在的出家人,不要說比丘二百五十條戒,還有菩薩戒,就是真正做到五戒不犯,也是真羅漢了。

大和尚對其他的三種人也做了簡要的說明。最後,將希望給予在座的新戒,希望他們根據自身的條件在相應的方向發展。當然如果能全面發展,那就成為“國之寶”了。

是次三壇大戒傳戒大會從構思、策劃、籌備、進行直至圓滿,對西方寺來說、對所有戒子來說,都是一次全新的經驗與體驗,當中有願望也有期待,有感動也有法喜,幸蒙諸佛菩薩眷顧護佑,中國佛教協會鼎力支持,眾大的長老慈悲囊助,一切都如理如法如儀地完成了。這是永惺老和尚弘揚天台,傳承教觀心願的實現,這將銘刻於西方寺發展史中的裡程碑內,讓後世弟子借鑒、追效,其意義與影響實在是深遠而難量。

據史料的記載,佛陀入滅後約百年,有兩次公認的大結集,其緣由皆是戒律問題,在第一次五百結集時,佛陀大弟子迦樂尊者裁定了一個影響深遠的原則:”若佛所不制,不應妄制;若已制,不得有違”.此後以降,兩千五百多年來,雖滄海桑田,日換星移,世事無常,變幻莫測,但佛教戒律仍被弟子們嚴謹遵行,所謂“人不能弘道,非道弘人”,薪火相傳,“以戒為師”乃是佛法久住的關鍵所在。

 

轉自台灣學佛網 http://www.xuefo.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