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明堯居士:大梅法常禅師悟道因緣

大梅法常禅師悟道因緣

明堯

明州(治所在今浙江寧波)大梅山法常禅師,馬祖道一禅師之法嗣,湖北襄陽人,俗姓鄭。幼年即出家,從師子荊州玉泉寺。其容貌清峻,性度剛敏,具有超人的記憶力,“凡百經書,一覽必暗誦,更無遺忘”。二十歲的時候,於龍興寺受具足戒,後參禮江西馬祖大寂(道一)禅師。

初禮馬祖,法常禅師便單刀直人地問:“如何是佛?”

馬祖道:“即心是佛。”

法常禅師言下大悟。

開悟後,法常禅師離開了馬祖,前往四明(今浙江寧波市西南)仙尉梅子真昔日的隱居地,結茅隱修。

唐貞元年間,鹽官齊安國師(馬祖弟子)座下有位僧人,因在山上探集拄杖,迷路了,無意中來到法常禅師隱修的庵所。

那位僧人問法常禅師:“和尚在此多少時?”

法常禅師回答道:“只見四山青又黃。”

那位僧人又問:“出山路向甚麼處去?”

法常禅師道:“隨流去。”

那位僧人回去後,把這件事情告訴了鹽官齊安國師。鹽官道:“我在江西時曾見一僧,自後不知消息,莫是此僧否?”

於是便命令那位僧人回去招請法常禅師下山。法常禅師以詩偈回答鹽官國師道:

“摧殘枯木倚寒林,幾度逢春不變心。

樵客遇之猶不顧,郢人那得苦追尋。

一池荷葉衣無盡,數樹松花食有余。

剛被世人知住處,又移茅捨人深居。”

後來馬祖聽說法常禅師在大梅山住山隱修,便派手下的僧人前往勘驗,看他是不是徹悟了。

那僧問道:“和尚見馬大師得個甚麼,便住此山?”

法常禅師道“大師向我道‘即心是佛’。我便向這裡住。”

那僧故意試探道:“大師近日佛法又別(大師最近講法又變了)。”

法常禅師問:“作麼生?”

那僧道:“又道‘非心非佛’。”

法常禅師道:“這老漢惑亂’人,未有了日。任他非心非佛,我只管即心即佛。”

那僧回去後,把勘驗法常的經過向馬祖作了匯報,馬祖大聲贊歎道:“梅子熟也!”

後來叢林中便稱法常禅師為“大梅禅師”。

後來,龐居士(龐蘊,馬祖在家弟子,一個開悟的大修行人)聽說了這件事,也想前往大梅山一探虛實。一見法常禅師,龐居士便問:“久向大梅,未審梅子熟也未?”

法常禅師道:“熟也。你向甚;麼處下口?”

龐居士道:“百雜碎。”

法常禅師向龐居士伸過手來:“還我核子來。”

於是龐居士便默不作聲。

從此以後,大梅法常禅師開始住山傳法,道望日隆,四方學者爭相參禮。

法常禅師曾上堂示眾雲: “汝等諸人,各自回心達本,莫逐其末。但得其本,其末自至。若欲識本,唯了自心。此心元是一切世間、出世間法根本,故心生種種法生,心滅種種法滅。心且不附一切善惡而生,萬法本自如 如。  ”

這段開示,言簡而意赅,既揭示了禅宗之大本,同時也暗示了大梅禅師當初人道之所在,以及他一生受用之所在,轉機之所在。

識心達本是修行的基礎,心不附物,不落兩邊,是修行的關要。二邊不去,心存彼此,則與道相背。請看法常禅師接引夾山、定山二位禅人之公案:

一日,夾山與定山同行,言話次,定山禅師道:“生死中無佛,即無生死。”夾山禅師道:“生死中有佛,即不迷生死。”二人互相不肯,於是一同上山,參見法常禅師。

一見法常禅師,夾山禅師便問:“未審二人見處,那(哪)個較親?”

法常禅師道:“一親一疏。”

夾山禅師復問:“那(哪)個親?”

法常禅師道:“且去,明日來。”

第二天,夾山禅師又問。

法常禅師道:“親者不問,問者不親。”

禅宗最貴情不附物,不立一法,不廢一法。金屑雖貴,落眼成病。“生死中無佛,即無生死”,妙!“生死中有佛,即不迷生死”,亦妙!然而,若把二者打成兩截,貴一賤一,即不妙矣。法常禅師的回答真是精妙絕倫。二人互不相肯處,正是“一親一疏”,不是兩邊,又是什麼?爭什麼親與不親?難怪夾山後來自我反省道:“當時失一只眼。”

法常禅師人寂於開成四年(839)春秋八十八歲。臨終前,法常禅師仍不忘向徒眾開示即心即佛之宗旨。

一天,法常禅師告訴徒眾:“來莫可抑,往莫可追。”就在這個時候,室中的鼯鼠發出吱吱的叫聲,於是,法常禅師接著說道:“即此物,非他物。汝等諸人,善自護持;吾今逝矣。”

說完,便怡然而逝。

後世永明延壽禅師贊歎法常禅師雲:

“師初得道,即心是佛。

最後示徒,物非他物。

窮萬法源,徹干聖骨。

真化不移,何妨出沒。”

轉自台灣學佛網 http://www.xuefo.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