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靜法師:拜師緣起

四川德陽萬佛寺2011年農歷五月佛七開示錄

(五月十八上午寂靜法師開示)

拜師緣起

末學寂靜今天受師父之命來與大家結法緣,也是因為師父的電話,我回到萬佛寺,本來我在路上徒步行腳,朝拜普陀山,大約要用五個月的時間。我走了兩個多月了,一千二百五十公裡左右。那麼,我為什麼要去這樣行腳呢?也不是什麼修行,我自己障深慧淺,是去實踐我曾經許下的諾言。

曾經在2002年,我生病了,檢查不出原因,但是快死了,那個時候我很痛苦,也不能夠睡覺,不能夠合眼,幾乎不能夠吃飯,我也害怕死,所以就跪在觀世音菩薩面前許願:如果我能夠活下來,我就要三步一拜去朝拜普陀山。當時在痛苦的時候,在絕望的時候,也不覺得三步一拜有多苦,所以就許下了這個願。到後來,03年開始,我因為參加佛七,這個病就開始轉好了,所以我的命是佛給我的,我也決心把自己的命交給佛,因為我已經沒有命了,是佛給了我一條命。

就一個佛七,我的生命就出現了轉機,到現在是2011年,相隔我許願的時間已經是八、九年了,所以我這個人說了還沒有做,直到我在09年到靈陽寺參加了恩師上仁下煥法師主持的佛七,我的身體、心理又得到改善,業障更加消除了,也有這個體力了,也有這個願力了,所以才在今年決定去實踐我曾經許下的諾言。但是想到從這裡三步一拜,拜到普陀山要多長時間啊?太長了,起碼得要一年。我想呢,我可能也做不到,就跟菩薩請求打個折扣,我就徒步,四步一念佛,一念觀世音菩薩,這樣走到普陀山,去了結我這個心願。這是我去行腳的一個緣起,也是我為什麼在這個佛七又回來的一個緣起。

我也很高興能再次跟師父見面,回到萬佛寺跟大眾見面。我相信這也是我們過去所結的善緣、所修的善根所致。我今天先跟大家介紹一下我跟恩師上仁下煥法師及其本願法是怎麼結緣的。那是09年我參加完我們寺院的般舟佛七,到成都一個居士家裡面,住了兩天,他就戰戰兢兢地拿出一張光碟讓我看,他為什麼戰戰兢兢呢?因為他怕我看了這張光碟就反對,所以他還有點害怕,結果我一看,哎呀,我說:“這個法師不得了,不一樣,講的東西很透徹,不是在表面文字上的功夫,能感覺到,而且那麼多人分享這個佛法的利益,這個是最真實的,這個是不能夠用文字用語言吹得起來的。”所以那個時候我看了就生起一點信心,就決定訂機票飛到南寧,然後趕車兩個小時到馬山縣的靈陽寺。

到那裡以後,我先是看到有那麼多人,後來法會報告總共有1600多人,有1300人是病人。第一個讓我震撼的是什麼?有這麼多人在一起,我過去沒有見過這種場面。第二我看到了方法。法會還沒開始,我還沒有看到效果,但是我看到一種方法,什麼方法呢?把病人分成五個組,你們知道嗎?金木水火土,黃色的、紫色的、紅色的、白色的,還有綠色的。唉,我當時那個眼睛瞪得老大啊,這是什麼方法呢?過去沒有聽過,也沒有見過。後來在法會中間感覺到那種效果,以及看到同修的分享非常的震驚,真的是讓我瞠目結舌,眼睛瞪得很大,看得很驚奇。這是我第一個佛七的心態,就好像我們經常用的一個比喻叫哥倫布發現新大陸了,見所未見,聞所未聞,讓我很震驚。

後來我再想:這個法師講的法正不正呢?雖然治病的效果蠻好,感應很大,他的知見是不是佛法的知見呢?還是用了外道的東西?我看了,中間就是一句阿彌陀佛,沒有用別的法,你們說這個對不對啊。(大眾:對!)第二個,法師講法就講做人做事的道理,教我們如何做人,這個非常重要,教我們如何搞好工作,如何守好本分,這個在今天的時代是最缺乏的。因為我出家了,接觸到佛法,也聽過一些講法,如何成佛的法好像聽得比較多,講我們如何做人的法太少太少,可是我們知道,要想成佛必須先做好人,要想修高樓必須先有什麼?地基!我進入佛門以後,也觀察這個世界,接觸居士,接觸我們學佛的人,深深地體會,成佛的道理他已經掌握了,也就是說他已經把摩天大樓頂上那一層計劃好了,但是一問他呢,他還沒有買地盤。所以不要以為師父講的好像一聽就明白,很淺顯,其實非常非常的深奧。這個深奧是從師父內心深處流露出來的,是領悟佛法證悟佛法然後流露出來的,就好像媽媽給嬰兒吃奶,奶簡不簡單啊?一吃就肥,但是這個奶都是媽媽吃各種谷物、蔬菜、水果消化了給嬰兒吃的,這是一種大慈悲,是不是這樣啊?所以當時的我也真的就像一個嬰兒一樣,聽著師父的法就像那個嬰兒拼命地吸奶,聽了眼睛睜得老大,心裡很興奮。

七天的法會結束了,大眾在分享心得,我呢,看著也沒有想要分享,只想靜靜地感受。我業障也比較重,所以總覺得自己沒有什麼所得,也不想說,可是看到大家的分享啊,好多人在收獲了,我也忍不住就上去說了。我說啥?我說:“以後啊,不知道我名字的人就給我取了名字叫發財和尚,因為我到靈陽寺這七天,我發現我發大財了。”下面就哄堂大笑。你們發財沒有啊?(大眾:發了!)恭喜發財!我當時就講了,在佛法裡也有七種財,叫七聖財。這個不是我們凡間的財富,是我們可以得到解脫的財富,是超過凡間財富百千億倍的。哪七種財富呢?

第一個叫信財。我聽師父開示以後信心大大增加,過去對西方極樂世界、對阿彌陀佛的信心,我是遠遠不夠的,但是在那裡看到這種場面,聽師父的開示,我的信心飛速上漲,所以發財了,叫信心財富。第二個,聽到師父的開示,知道哪些該為,哪些不該為,知道我們作為佛弟子要守好戒律,守好本分,遵守國法,一切為眾生,為佛法,這個就是戒財。知道什麼該為什麼不該為,知道要斷惡要修善,這些就是戒律,當我們心中明白了,心中堅定了,這就發了第二種財叫做戒財,持戒的財富。

第三種,聽到師父的開示,我發現我在心中決定以後少浪費時間,多精進一些,心中常常想到佛法,想到眾生,想著解脫,不要把時間浪費在無意義的地方,浪費在追求世間名和利方面,這就是第三種財,精進財富。第四種叫慚愧財。聽了師父的開示,了解師父的修證,才知道我們修行太差,好多方面做得非常不夠,自己過去虧了很多陰德,虧了很多本分,所以內心真正生起慚愧,生起忏悔,這就是慚愧財。

第五種就是聽聞師父的開示,內心通達,敞亮了,我們一般說的心開了,過去不歡喜,一聽我們心裡就通了、亮了、寬了,過去放不下的也放下了,過去不明白的明白了,過去的黑暗被真理的光芒照亮了,這個叫聽聞真理的財富。第六種叫捨財,真正明白佛法就知道要放棄一些東西,學會捨。一般人理解的捨就是指的布施,布施對不對呢?對,我們要學會布施,學會奉獻,我們更要去斷惡,斷惡就是捨,放下心中的煩惱,放下心中的執著,這更是捨,我們還要放下心中的邪知邪見,提起佛知佛見,這就是捨,所以第六種財富叫做捨財。

第七種財富就是心中明亮、智慧增長,煩惱減輕了,看人生、看社會一目了然。師父的開示就有這樣的效果,我不是恭維師父,我是真實的感受,所以我的內心非常的佩服,有些語言一聽就知道那是非常智慧的語言,那是把這個世界看透看明白而表達出來的方便,我們聽明白了智慧增長,那就是第七種:智慧財富。這就是我在靈陽寺打佛七所得的一個小小的體會。

後來有一個居士跟我說:“仁煥法師那麼好,太好了,又有神通,又有智慧,又有修行,啥都有,你拜他為師吧。”我對這個勸我的居士不高興,人如果見到一個人就可以去拜師,那他不是見很多人都拜嗎?有好多人拜了十幾個師父,他都不知道哪個師父說的對,經常這個師父的話跟另一個師父的話打架,有很多人都是這樣哦。我不是這樣,我不要去拜他為師,我要觀察,所以看到一個人說得好聽,不能立刻去拜他為師。我就跟著打佛七,跟著觀察,聽師父講,看師父做。古人說:聽其言,觀其行。對不對啊?我又加一句“用心感應”,所以就變成三個了:聽其言,觀其行,用心感應。

我跟著師父一直打佛七,大約四十多天的時候,我就覺得這真的是我生命中所需要的善知識,所以我就羞答答地跑到師父面前去,我要去找一個師父,所以這兩年我跟著師父學習,也能感覺到我智慧跟福報的增長。修習佛法,佛給我們開示,第一個就是菩提心,第二個就是要有善知識。學習佛法到底學得怎麼樣呢?有一個標准,佛給我們說的,就是福慧。學佛以後我們的福報增長沒有,智慧增長沒有,這是一個檢驗標准。如果再擴大一點就是四個標准:戒、定、慧、福。

我記得07年到北京去,在一個集團公司講課,這公司就派一個車到火車站來接我,接我的司機他好像在修什麼法,他認為是比較高的法、比較厲害的法,所以見到我就問:“請問法師修哪個門派?哪個宗啊?”我不敢說是修淨土宗,我要是說念佛法門的話,他肯定會笑我,我就不敢講,就換了一種說法,我說:“不管修什麼法門,跟哪一個師父,學哪一個門派,甚至學哪一個宗教,用四個標准去檢驗就可以了,哪四個標准呢?第一個就是戒,有沒有戒律;第二個就是定,有沒有強調修定;第三個叫慧,有沒有智慧增長;第四個就是福報,福報有沒有增長。”

戒,把它擴大了是什麼?就是因果。第一個就是我們相不相信因果,學佛人應該一年比一年相信因果。徹悟禅師、印光大師反復跟我們強調,相信因果非常重要,相信因果可以大徹大悟,這是徹悟禅師說的:深信因果者必將大明乎心性。第二個就是定,我們人心定了沒有?安詳了沒有?上仁下煥法師給我們開示的法,就是為了讓我們生命得到安詳。我們人生的方向有沒有定,生命有沒有安詳,自己的心有沒有受社會歪理邪說的影響,這都表現在定上。第三個,我們智慧增長,煩惱減輕,看社會、看人生一目了然、通透。第四個就是身體健康改善,家庭改善,生意改善,子孫成器,所有這一切都是福報的表現。

好,我今天就講到這裡。如果講得不好,請我們上覺下行大和尚、上仁下煥法師指教,我也對我說的有過失的地方向大眾忏悔!謝謝大家!

 

轉自台灣學佛網 http://www.xuefo.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