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類輪回轉生案例:弟弟轉生為兒子

  伊恩·史蒂文森博士是國際著名的輪回研究專家。在過去的四十年中,他在世界范圍內收集了3000多個有前世記憶的兒童案例。在每一個案例研究中,他記錄下孩子的陳述。接著他找到孩子記憶中的前世人物的生活並與孩子的記憶做比較。他用嚴格的方法系統地排除所有可能解釋孩子前世記憶的所謂“正常”的答案,直到“輪回轉世”成為唯一合理的解釋。他創立的這套嚴謹的方法為輪回的研究打下了堅實的基礎並使很多人,包括懷疑者和學者都不得不承認這些案例為人輪回轉世之說提供了強有力的證據。  

  這是一個來自美國阿拉斯加東南部特靈吉印第安人的案例,收在伊恩·史蒂文森博士的著作《二十案例話輪回》裡。

  吉姆·史文森於1952年出生於司德卡(Sitka)。他的父親,歐勒史文森(Olaf Svenson)是一位半特靈吉(Tlingit, 印地安族名)半挪威血統的人,他的母親美麗·史文森 (Millie Svenson)則為純克林吉血統的人。吉姆從兩歲開始談起他的前世曾是他母親的弟弟,並住在一百裡外之克魯可文(Klukwan)村(吉姆還是嬰兒時見過他的外婆,但一直到六歲半才去過克魯可文)。吉姆還正確描述了克魯可文附近一個湖的情況。他在生氣時還經常要求到克魯可文村去與外祖母住。在2~3年裡他說了很多只有他的舅舅才會知道的事情,但以後就很少談到他前世的事情。

  史蒂文森博士1961年調查此案時,吉姆(當時不到9歲)已不再記得任何有關前生之事。但是史蒂文森博士仍然從吉姆的母親、父親、哥哥、二個姐姐及其他親人那兒獲知很多他前生的事。下面是已故的約翰·西司克(吉姆的舅舅)的事跡及對他死亡的推測。

  約翰·西司克是一個純特靈吉印地安人。像很多印地安人,他喜歡打獵及釣魚,並在這方面很在行。他喝酒過量,特別是果酒。1950年夏他死的時候約25歲,當時他在軍中回到阿拉斯加休假。他住在有許多蛙魚村及食品罐廠的地區。有一天他帶了兩個女人一起乘了一只小船出去,顯然是游船。幾小時之後這只船被發現直立在岸上,馬達仍在,但船底洞塞卻不見了。這些景象說明了這只船曾淹滿了水,也許發生在很短的時間並發生在醉醺醺的乘客注意到危險之前。搜尋隊在附近找到了這兩個女人的屍體,可是從未找到約翰西司克的屍體。在阿拉斯加東南方的河道,潮水可以漲得很高,水流會改變方向。一退潮就可能將一個屍體很快地且永遠地帶走了。這些狀況使謀殺相當容易,就算有懷疑也極難證明。約翰·西司克的哥哥漢斯(Hane)告訴史蒂文森博士,他相信那兩個女人的愛人因妒忌而殺了他。漢斯說他曾聽說有一個證人看到這樁謀殺,但不願說出來怕被謀殺者報復。

  另一個特靈吉人於1950年夏天,在同一蛙魚罐頭廠當一艘漁船的船長,曾告訴史蒂文森博士,他認為約翰·西司克的死,謀殺是不大可能的解釋。船長認為比較可能的是約翰·西司克攀附在進水的船很久之後淹死的,潮水雖沒帶走相伴的兩個女人,但卻把他的屍體帶走了。

  約翰·西司克的姐姐美麗(Millie),非常喜歡他,因而極度地哀悼他的死亡。她要給她下一個兒子取約翰的名字來紀念死去的弟弟,但因她丈夫家有很多人取名為約翰,於是她和她的丈夫便將約翰取為兒子的中間名,因此他的名字為吉姆·約翰·史文森。

  在吉姆的肚皮上有四個圓,他的母親說這些是他從出生時即有的胎記。在1961年時它們約為1/4寸直徑,與周圍皮膚的界線非常清楚。三個圓的色素較旁邊的皮膚淺些,但另一個的色素較深。三個圓是在右方沿著下腓骨前蓋著肝的位置,第四個是在肚臍右方約2寸處。這些胎記非常像痊愈後的子彈入口處的傷痕。吉姆同他的父母談到他是被船長槍殺的,同時指著自己的腹部。

  漢斯·西司克很肯定地說,有一次在他臨走時(他第一次去史文森家時),他對吉姆說:“好,再見,甥兒”。吉姆突然沖出這句話,“我不是你的甥兒,我是你的弟弟”,那時他才六歲。

  在吉姆六歲半時,美麗·史文森帶他去克魯可文村,他對克魯可文村及附近地方顯得很熟悉。那時吉姆其他親戚(除了他外婆外)都不在。喬治·楊,約翰昔日的好朋友及釣魚伙伴,是唯一可能認出吉姆的親戚。吉姆一再懇求與喬治·楊一起去釣魚。

  對於本案例,史蒂文森博士也指出了論據中一些不夠強的方面,如二手證人報告了其他有關吉姆及他的家庭曾經說過的事。依照這些告知者,吉姆早年曾告訴他的親戚有關克魯可文的生活詳情,比如他們家狗的性情及習慣,及約翰·西司克在克魯可文住家的詳細情況。這些應該是約翰·西司克所知道的,但不像是吉姆·史文森在一般情況下所會獲知的。然而當史蒂文森博士問一手證人這些事情時,他們都否認對這些事情有任何記憶。因此史蒂文森博士把這些事情和以上正式證據分開。因為有二位二手證人都同意他們曾從好幾個家人處聽到這些事情,這也許是主要告知在時間過程中,逐漸忘記具體情形的例子,或者是二手證人粉飾了他們所聽到的。史蒂文森博士認為他提供的證據是保守的,因為吉姆的家人們非常勉強地告訴有關吉姆所說過的話這些事情,似乎這些告知人都隱藏了一些他們所知道的事情並忘記了一些。此外,吉姆的陳述中並不含有可靠的證人確言他看到約翰·西司克被槍打在腹部致死,如果他能有這種證據,本案對輪回論證的可信度就會大大增強。約翰·西史克及吉姆·史文森屬於同一家庭,並為同一女人的弟弟及兒子。確實,吉姆·史文森住在離克魯可文一百裡外的城市,但他由一個很愛她弟弟的母親撫養長大。她為弟弟的死極為傷心並將她下一個兒子以他取名。因為她相信輪回,也不能排除她對兒子談過她的弟弟,因而告訴了他一些事情,使這孩子認為是他自己記得的。

  然而,從另一方面講,吉姆不但聲稱知道克魯可文,而且在生他父母的氣時會要求去與外婆(約翰史司克的母親)住。簡言之,吉姆不只好像知道約翰·史司克的事情,他的行為像是他與約翰是同一人。如果不是輪回轉生則很難解釋。

  〖伊恩·史蒂文森著:《二十案例話輪回》(《Twenty Cases Suggestive of Reincarnation》 by Ian Stevenson)〗

轉自台灣學佛網 http://www.xuefo.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