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閱讀

首    頁

法師開示

法師介紹

人間百態

幸福人生

精進念佛

戒除邪*YIN

最近更新

居士文章

寺廟介紹

熱點專題

消除業障

素食護生

淨空法師

佛教护持

 

 

 

 

 

 

全部資料

佛教知識

佛教問答

佛教新聞

深信因果

戒殺放生

海濤法師

熱門文章

佛教故事

佛教儀軌

佛教活動

積德改命

學佛感應

聖嚴法師

   首頁居士文章 :原創

 

王錦蘭老居士 高芝英居士 李錦萍居士 高映霞居士往生紀實

 (點擊下載DOC格式閱讀)

 

王錦蘭老居士往生紀實
王錦蘭老居士(以下簡稱王老居士),女,家住陝西省米脂縣十裡鋪鄉李家溝村,生於1918年3月21日(古),往生於2009年9月7日下午9時10分(古),享年92歲。
王老居士出生在舊社會,纏著小腳,13歲母親去逝,她就承擔起一切家務和照顧兩個弟弟的責任.結婚後,生活非常困難,有時甚至連樹葉也吃不上.1968年又承受了丈夫病故的打擊.她經歷了千辛萬苦,扶養三個兒子和一個女兒長大成人、成家立業。然後,又盡心盡力幫助兒女扶養孩子、照顧家務。
1999年,王老居士出現偏癱症狀,經醫院針灸治療無效。於是,隨三兒子李外生居士來道場吃素念佛,不久身體恢復健康,生活完全自理。對此,她深感念佛不可思議,發願從此要吃素念佛求生西方極樂世界。
2003年至2007年3月,王老居士住在道場,隨眾念佛,每逢佛菩薩節日,她都會盡心盡力歡喜供養。
2007年3月,外地工作的大兒子和二兒子全家回老家,要給母親慶生日,於是王老居士離開道場,回老家和三兒子李外生居士、三媳婦趙玉紅居士一起生活。他們家中設有小佛堂,念佛機晝夜不停。 居士們去看望她,提醒她念佛求生西方極樂世界,她總是歡喜接受口中不停地念阿彌陀佛。
2009年6月11日,王老居士要求治療白內障,兒孫們隨順老人心願,在縣醫院進行了眼科手術,手術後感覺全身不適。
6月21日,眾居士去看望她,同時與她的三個兒子、三個媳婦討論:印光大師親書《臨終三大要》。使大家明確了 “助念老人往生西方極樂世界的重要性和稱念南無阿彌陀佛的緊迫性。”此後,王老居士在兒子媳婦的精心護理陪念下,口中不停地念著阿彌陀佛,但心中想著求阿彌陀佛幫她病好,沒有萬緣放下一心念佛求往生。結果,王老居士的病情逐漸加重,大小便失控,晝夜不停地需要兒子媳婦幫助護理,兒子媳婦看在眼裡痛在心裡,祈求阿彌陀佛早日接引母親往生西方極樂世界、永脫苦海。
8月21日,李外生居士打電話給郭老師,問他有沒有他母親往生的信息,郭老師開導他說:“你母親沒有往生西方極樂世界的心,說明她業障很重,你們要好好念佛,牢記‘念佛一聲,滅八十億劫生死重罪,得八十億劫微妙功德。’”
怎樣才能幫助王老居士往生西方極樂世界呢?就是一心念佛求生西方極樂世界。因為,在《無量壽經》裡阿彌陀佛發願說:“設我得佛,十方眾生,至心信樂,欲生我國,乃至十念,若不生者,不取正覺。”只要王老居士轉個念頭,仰仗佛力,感恩阿彌陀佛以佛號救度的慈悲心,信受稱念南無阿彌陀佛,就是相信佛智的他力念佛,即可往生西方極樂世界,佛力就是佛的大悲願力!佛力就在南無阿彌陀佛的名號當中。南無阿彌陀佛是法體,法體有妙用,妙用就是佛光攝受,所有念佛求生西方極樂世界的眾生必得阿彌陀佛放光攝受,威神加持,蓮台來迎,往生淨土.
世尊在《阿彌陀經》中首先介紹西方極樂世界的依報、說法、正報莊嚴,讓我們啟信欣慕;其次又勸勉我們發願往生,與諸上善人俱會一處,最後告訴我們往生的方法,就是執持南無阿彌陀佛名號.
2009年8月24日以來,眾居士忙裡偷閒盡心盡力陪王老居士念佛,同時也提醒王老居士萬緣放下一心念佛,求生西方極樂世界。
2009年8月27日,郭老師決定:與王老居士特別有緣的吳、汪二老居士住在王老居士家中陪念至9月2日,其他居士隨自忙閒盡力陪念,促進了王老居士的兒子、媳婦更加勇猛精進念佛,也促進了王老居士厭離娑婆世界、欣慕西方極樂 世界
9月6日早晨6點多,在農村收秋的郭老師打電話說:“佛菩薩提示安排王老居士的往生大事。”並決定讓吳 、汪、張三位老居士盡快趕到王老居士家中助念,他放下緊張的秋收工作,也迅速趕到王老居士家中安排助念事項。
9月7日早晨,郭老師在道場念佛堂、報恩堂和王老居士家中的助念堂分別設立了:佛力超度王錦蘭 無量劫以來過去現在生有意無意傷害過的一切眾生、 累世冤親債主、 墮胎嬰靈 、現世身傍跟隨的有緣眾生、聞法念佛往生西方之蓮位。又將三張大阿彌陀佛像掛在王老居士家中的助念堂。
王老居士從6月11日做完白內障手術後,一直沒有睜開眼睛。
9月7日,王老居士多次睜開眼睛看大家。下午2點多,助念人員和兒子、媳婦給她頭部及全身清洗干淨後,她滿意地說:“好了。”隨眾一心念佛。下午8點30分,表現出氣短,吳老居士對她說:“我們一定要往生西方極樂世界,要好好念佛。”又問她:“你極樂世界去不去?”她堅定而清楚地回答:“去。”同時口中不停地念佛。
9月7日下午9時10分,王老居士在自己念佛和家屬及眾居士念佛聲中安祥往生西方極樂世界,臉部潔淨安然。
助念19個小時後,給她洗身穿衣,全身柔軟如棉,探示:除頭頂微溫外,全身冰涼,見者無不歡喜贊歎。
助念團離開後,王老居士的靈前念佛機播放“南無阿彌陀佛”聖號,然而人們聽到了不同的聲音,大兒子聽到念佛機裡一直說“我老了你們笑”,二兒子和三兒子聽到的是“南無一尊佛”等,這是偉大母親慈悲善巧度化子孫,充分證明了阿彌陀佛大慈大悲廣度眾生的願力真實不虛。
王老居士的家庭是母慈子孝的家庭,王老居士的往生是隨順佛願至誠感通的結果。祈願所有家庭都母慈子孝,祈願所有父母都往生西方極樂世界,永脫輪回之苦。
南無阿彌陀佛

陝西省米脂縣文屏山順佛願力念佛會
2009年9月19日(古)
http://tv.fjspw.com/view/view889.html往生視頻連接

http://www.fosss.org/JingTu/WangSheng/YuLinFoXie.htmlxhc




高芝英居士 李錦萍居士 高映霞居士往生紀實
播放地址1:迅播高清 下載地址1:視頻下載普通格式
高映霞老居士
高芝英老居士1
高芝英老居士2
高芝英老居士3
高芝英老居士4
高芝英老居士5
高芝英老居士6
高芝英李錦萍老往生紀實研討會
李錦萍老居士
兩位往生者的啟示
第1集
第2集
第3集
第4集
第5集
第6集
第7集
第8集
第9集


高芝英老居士往生紀實
土豆網視頻播放鏈接

高芝英老居士(以下簡稱高老居士),女,漢族。生於一九三0年九月初六。於二00九年二月初十晨8時50分在陝西省米脂縣文屏山24號順佛願力念佛會眾居士和自己至心稱念南無阿彌陀佛聖號中安祥往生西方極樂世界,享年八十歲。

一九四三年,13歲的高老居士由父母包辦嫁給米脂縣沙店鄉賀川畔村楊應海為妻。

楊應海之母賀氏愚昧無知,對兒媳高老居士不但不關愛,反而搬弄事非,散布兒媳不賢不孝不守婦道……並同其弟賀開旺教唆楊應海經常打罵、折磨、甚至下毒藥毒害高老居士,致使高老居士無法生存,只能忍痛割愛,捨下兩個兒子,帶著一女走向離婚的地步……

高老居士帶著女兒楊芳蘭嫁給榆林市鎮川劉錦榮為妻。劉錦榮以修鞋為生,與前妻生下兩兒一女,長子劉耀,次子連組,女劉潤一起過日子,生活極度困難。

高老居士到劉家後省吃儉用,盡心盡力,促使劉家生活起死回生。但是,好景不長,劉錦榮被打成壞分子,在鎮川鎮高梁村勞動改造,其家中生活十分困難。高老居士忍饑挨餓,把分到的口糧賣掉,東家借西家湊,給已經三十多歲的劉耀成家立業。

劉家父子脾氣暴躁,稍有不周,就對高老居士拳打腳踢。她一次又一次被折磨的死去活來,心力憔悴、身心完全崩潰,甚至神精失常。在萬般無耐下,她的小女劉玉蘭請求在四川工作的大姐楊芳蘭將母親趕快接走,“如果你不接媽媽走,咱們以後就沒有媽媽了。”楊芳蘭,劉玉蘭姐妹倆與劉父商議,劉父堅決反對。萬般無耐下,劉玉蘭背著劉父讓其姐楊芳蘭將母親帶走,自己承擔種種痛苦和折磨。

高老居士隨大女兒楊芳蘭在四川攀枝花市休養了三年,身心完全恢復正常,又回到劉父家中。從此以後,劉父的態度大有好轉,不幾年,劉父去逝。

高老居士的前夫楊應海離婚後,一直沒有再婚。隨著時間的推移悔恨自責之心越來越重。於是一直省吃儉用,扶養兩個兒子長大成人。

高老居士的大兒子楊忠山一直嗔恨其母扔下他和弟弟,使他們吃盡了苦頭。直到一九七一年結婚時,他岳父岳母提出:“如果你不認你媽,我們的女兒就不和你結婚。”被迫無耐,楊忠山與其母相認,並請母親、外爺、外婆、舅舅等參加他的婚禮。

劉父去逝後,高老居士的大兒子楊忠山之妻和公公商量,讓高老居士回川畔與其生活在一起,利於子女照顧。誰知希望變成了失望。愚癡的高老居士再次回絕了兒子、媳婦的好意。經多方一再勸說,高老居士仍一意孤行,沒有成全兒女媳婦的心願。直到楊父臨命終時,對護理他的大兒子楊忠山說:“我想在臨死前見見你媽媽,和她說上兩句話,取得她的諒解。”楊忠山看到其父生命垂危,只好來到母親面前跪下懇請母親說:“我爸爸知道他對你太殘酷無情了,請求你原諒一個將要死去的人的種種罪行。媽媽,請您老人家看在兒子的臉面上,見我父最後一面吧。”高老居士怨恨難消,不但不原諒前夫楊應海,而且對自己親生兒子也沒有慈母心。

楊應海在臨死前對兒子們說:“我要將省吃儉用積攢下的十幾石糧食全部留給你媽媽,讓她以後生活有著落……”楊應海帶著悔恨、慚愧、無奈、絕望之心離開人世。

一九九八年,高老居士在大女兒楊芳蘭開導下開始吃素念佛,由於楊芳蘭本人對佛法了解甚淺,加上高老居士不識字,對法師、大德、在錄音、錄像中講經說法不能理解,對佛菩薩盲目崇拜,所以盡管學佛念佛十多年,對佛的思想,願力不能正確理解,多年與附佛外道同流合污。

後來,小女兒劉玉蘭提示,讓母親在街頭擺佛書灘。高老居士說:“我在家中閒著也沒事,趁著現在身體還好,能送多少是多少,為自己往生西方極樂世界做資糧。”一個文盲的老太婆走上弘揚佛法的道路,她先後在榆林市街頭港尾擺佛書灘,分別在陰溝、黑龍潭、萬佛洞等廟會,頂著烈日,冒著風雨,承受著無知信眾的閒言碎語,甚至挨打受罵,有時佛書、念佛機被偷搶,都沒有動搖她弘法的信心。她的行為同時也感化了不少善男信女進入學佛念佛行列。對善男信女支持她弘法的經費,她從不為自己花一分錢,而將自己省吃儉用的錢都用在請佛書、光盤、念佛機等法寶上,為榆林市的弘法事業起到了積極作用。

另外,高老居士還積極參加了鎮川寺溝學佛組,寺溝學佛組每月初一、十五、二十三為念經念佛日。高老居士不但堅持參加,從不耽誤,還處處起模范帶頭作用,受到學佛組同參道友的一致贊揚。但因寺溝學佛組不是一個專修專弘淨土法門的道場,對自己的生死大事沒有正確的認識和明確的理念。

二00八年以來,高老居士的疾病日趨加重。每日念佛三萬,還時時回向冤親債主離苦得樂。她回向冤親債主離苦得樂,實際她對冤親債主四字不了解不認識,致使死去的冤親債主附體等待離苦得樂。自身每時每刻被感到五花大綁,冤親債主折磨的她沒有片刻寧息。隨著疾病的加重,手腳浮腫,不能行走,在萬般無耐的情況下,要求來本道場請眾居士幫她念佛往生西方極樂世界。

二00八年農歷九月十七日,本會接到其女劉玉蘭電話請求後,本會負責人明確告訴劉玉蘭將其母護送到榆林市二院診治,如果確診無藥可治,再來本會專念南無阿彌陀佛求生西方極樂世界。但高老居士堅決拒絕診治,深知自己所患的是冤親債主折磨的業障病。一心請求眾居士幫助她往生西方極樂世界。

九月二十五日,高老居士全身清洗干淨,穿著入棺老衣在大兒子楊忠山、女兒楊芳蘭、劉玉蘭等的陪護下,由家屬和居士輪留背到文屏山順佛願力念佛會。

高老居士的大兒子對他父親臨終時母親拒絕相見怨氣很大。通過到文屏山一百二十多天讀佛書看光碟再加上眾居士多次開示。使他深信了因果,產生了忏悔心、感恩心和慈悲心。他反復表示要報答母親的養育之恩,對母親沒學佛前的愚癡行為予以諒解,並全身心的投入到對母親精心的護理中,為往生奠定了基礎。

本會眾居士多次和高老居士交談淨土法門的教義,確知高老居士對淨土法門的經教知之甚少,本會負責人吩咐讓部分老居士每天陪念兩小時,眾居士為其講解淨土法門的信願行三資糧的真實義。

在眾居士耐心細致的講解和陪念以及兒女們無微不至的護理下,高老居士逐漸走上了信願念佛的正信之道。

二00九年正月十四日,本會與其兒女商議決定:正月十六日為高老居士與其家親眷屬合影留念,了結情緣。本會在此特別強調,所有家親眷屬根據自己的全部能力盡快想方設法促使高老居士身心健康。如果所有家親眷屬無計可施,最後只有大眾齊心協力共同幫助高老居士契入阿彌陀佛的大悲願海。這樣會有兩種結果:一是往生西方極樂世界;二是很快恢復身心健康。並特別要求高老居士早日看破放下。高老居士說:“對兒女們我都能放得下,唯一對自己的身體放不下。對五花大綁和體內出現的冷熱、浮腫、全身疼痛無法克制。”眾居士詳細給高老居士講解了善導大師在《觀經四帖疏》中比喻的水火二河白道喻的真實義。

二00九年正月二十四日,高老居士及其子女再次要求眾居士助念往生西方極樂世界。眾居士與高老居士及其子女舉行了座談。當時正值東林蓮社深入基層弘法。本會准備邀請弘法團來陝北弘法。高老居士請求:暫時不要請東林蓮社弘法團來,先助念她往生西方極樂世界。

本會眾居士以助人往生和自己深信切願老實念佛往生西方極樂世界作為人生第一要事、第一願力、第一目標。

助人往生和自己信願念佛往生西方極樂世界是九界眾生的第一要事。這不是一個人的事,不是一個家庭的事,不是一個團體的事,不是一個國家、一個世界的事,而是盡虛空遍法界的大事,是十方諸佛悲憫九界眾生的大事。

真正的助念團,必須以淨土五經一論為准則,以無量壽經為依止,以阿彌陀佛四十八願為核心,以淨土祖師教法為准繩。真正助念團,定蒙阿彌陀佛本誓願力加持,十方恆河沙無量諸佛護佑,十方無量無邊菩薩、無量諸天大眾、天龍八部、十殿閻君等等的隱形守護。

為此,本會決定遵照高老居士的心願,定於正月二十八日正式開始助念。當天下午,天空降下潔白的雪花,干旱的冬季得到春天雪花的滋潤。二十五日氣溫降到-7°度(二十四日氣溫10多度),真是感天動地。

二十八日,有延安市、榆林市、吳堡、綏德、橫山、神木、米脂縣的50多位居士參加了助念高芝英老居士往生開幕式。本會負責人特別強調眾居士信受阿彌陀佛本誓願力,幫助高老居士契入阿彌陀佛的大悲願海。

正月二十八日至二月初一,眾居士隨順高老居士妄想、分別、執著稱念南無阿彌陀佛聖號。其表現在:1、高老居士自行決定三天不吃不喝,以餓死就能往生西方極樂世界的錯誤觀點;2、高老居士妄想多,昏沉多,業障現前;3、高老居士受五花大綁、冷熱、疼痛等等折磨,時時失去信願念佛往生西方極樂世界的正念。

二十八日,高老居士在眾居士助念聲中顯示出念佛人的好榜樣,但因體力不濟,念佛聲音低,多次出現昏沉現象。

二十九日,高老居士在眾居士助念聲中和自己念佛聲中多次出現昏沉和煩燥不安現象。

三十日,高老居士在眾居士助念聲中昏沉和煩燥不安加重。

二月初一,高老居士在眾居士助念聲中業障現前,五花大綁現象多次發生,昏沉和煩燥不安現象更加嚴重。念佛有氣無力,時時失去信願念佛往生西方極樂世界的正念。

怎樣才能使高老居士早日往生西方極樂世界?

就是一心念佛。因為在《佛說無量壽經》裡阿彌陀佛發願說:“設我得佛,十方眾生,至心信樂,欲生我國,乃至十念,若不生者,不取正覺。唯除五逆,誹謗正法。”只要高老居士轉個念頭,仰仗佛力,感恩阿彌陀佛以名號救度的慈悲心,信受稱念南無阿彌陀佛。就是相信佛智的他力念佛,即可往生西方極樂世界。佛力就是佛的大悲願力啊!佛力在哪裡?就在南無阿彌陀佛的萬德洪名當中。六字洪名是法體,法體有妙用。妙用就是佛光攝受。所以,念佛人,必得阿彌陀佛放光攝受威神加持,蓮台來迎往生西方極樂世界。

世尊在《佛說阿彌陀經》中首先介紹西方極樂世界的依報、說法、正報莊嚴、讓我們啟信欣慕,其次勸勉我們應當發願往生,與諸上善人聚會一處。最後告訴我們往生的方法,就是執持阿彌陀佛聖號。

阿彌陀佛示現法藏菩薩時,發四十八願救度一切有情,發弘誓以本願力救度所有眾生。以南無阿彌陀佛(注;彌陀的大智慧與大慈悲的結晶)救度所有眾生。阿彌陀佛的名號在本願力中。彌陀為攝盡萬機,以攝生三願統括一切。自力行者,契十九願;二力行者,契二十願;他力行者契十八願,佛心如此,無庸置疑。

法藏菩薩為眾生成就菩提的同時,亦是大慈悲心得到成就時。知道人生是苦,且是苦不堪言的人,才會真正老實的學佛念佛。不念死,不追求涅盤的人,是無法感應佛心的。唯有甜著業苦的人,才能知道原來彌陀大悲願力不捨苦惱之我,是為我一人而已。身在煩惱和痛苦中的人,面對如此無條件救度我的大悲慈親,唯是感謝,唯是慚愧,歡喜念佛。

彌陀化身的善導大師在《觀念法門》中說:“彌陀經雲:六方各有恆河沙等諸佛,皆舒舌遍復三千世界,說誠實言;若佛在世,若佛滅後,一切造惡凡夫,但回心念阿彌陀佛,願生淨土,上盡百年,下至七日一日,十聲一聲等;命欲終時,佛與聖眾自來迎接即得往生。如上六方等佛舒舌,定為凡夫作證,罪滅得生。又在《觀經疏》六字釋:言南無者,即是歸命,亦是發願回向之義;言阿彌陀佛者,即是其行,以斯義故,必得往生。

藕益大師在彌陀經要解中說:當知吾人大事因緣,同居一關,最難透脫。唯極樂同居,超出十方同居之外。了此,方能深信彌陀願力。信佛力,方能深信名號功德。信持名,方能深信吾人心性本不可思議也。因此深信方能發於大願。文中應當二字,即指深信。深信發願,即無上菩提。合此信願,為淨土指南。又說:菩提正道名善根,即親因。種種助道施戒禅等名福德,即助緣。聲聞緣覺菩提善根少,人天有漏福德少,皆不可生淨土。阿彌陀佛以大願作眾生多善根之因,以大行作眾生多福德之緣;持佛名號,善根福德同佛無異,則一一聲,悉實為多善根福德也。

印光大師雲:“平日不念佛人,臨終善友開示,大家助念,亦可往生。常念佛人,臨終若被無知眷屬,預為揩身換衣,及問諸事與哭泣等,由此因緣,破壞正念,遂難往生。”又印光大師在1930年親書《臨終三大要》,疾呼:世界最可慘者,莫甚於死,而且舉世之人,無一能倖免者,以故有心欲自利利人者,不可不早為之計慮也……

當你真正明白阿彌陀佛的時候,就不會退轉,因為退轉不了。因為真正領受到佛心的人,經常與彌陀同在,與真理同在。人之所以會忘記阿彌陀佛,離開阿彌陀佛,就是因為停留在我執、我見的世界。心中信阿彌陀佛的人,自然而然就不會走錯路了。真正敬信阿彌陀佛的人,自然而然會讓彌陀吸入自然法爾的世界,就會離開不了阿彌陀佛。南無阿彌陀佛奧中之奧……

二月初二到初六,眾居士隨順佛願稱念南無阿彌陀佛,時刻提醒高老居士契入阿彌陀佛的大悲願海中。體現在:1、根據所需供給她飲食,使其身心安康;2、時時提起精進念佛,拼命念佛、拼命助念,使業障消除佛光普照;3、處處警示高老居士不怨人、不恨人、親愛人,使其破除妄想、分別、執著,入佛知佛見;4、方方面面讓高老居士放下身心世界,使其悟入佛心、佛身、佛願。

二月初二,助念團將高老居士的兒女媳婦全部安排到廚房為眾居士做飯燒水等後勤工作。眾居士按時督促高老居士吃飯喝水,眾居士輪流拼命念佛促使高老居士拼命念佛。

初三,眾居士按時供給高老居士炊食,時時提醒高老居士真信切願念佛,在眾居士輪流拼命助念聲中,促使高老居士更加拼命念佛。高老居士的身心明顯好轉,念佛聲音明顯提高,昏沉現象很少出現。

初四辰1--4時,眾居士全身心拼命助念促使高老居士放聲大哭,流下五十年以來希有的眼淚(兒子外孫外孫女三人去死都沒有流淚)。

初四,高老居士開始領眾念佛、精進念佛,聲音洪亮超過健康時,兒女媳婦歎為希有。眾居士異口同聲稱贊阿彌陀佛本誓願力不可思議!南無阿彌陀佛的名號功德不可思議!十方恆河沙數諸佛護念不可思議!

初五,高老居士表現出領眾念佛、歡喜念佛、感恩念佛。消除了高老居士六十多年的嗔恨心、嫉妒心、愚癡心、貪愛心,晚上12時,念佛回向冤親債主、家親眷屬離苦得樂,願與他們結清淨法緣。

初五晨二時,高老居士給助念居士介紹西方極樂世界的依正莊嚴,又介紹地獄苦不堪言。

初二到初六,在眾居士拼命助念和自己拼命念佛聲中,於初六日下午二時至四時高老居士與阿彌陀佛的本誓願力感應道交,暗合道妙。第三十三蒙光觸身獲益願:“設我得佛,十方無量不可思議諸佛世界眾生之類,蒙我光明觸其身者,身心柔軟,超過天人。若不爾者,不取正覺。”表現在:高老居士自覺五花大綁消除,從全身極度浮腫轉變為身體柔軟,身無病苦。沒有服任何利尿藥大量排尿,全身浮腫迅速減輕。隨即與兒女媳婦,眾居士合影留念,高老居士端坐領眾念佛6小時多直到晚上10點多,高老居士還說不累。

初六日晚11時至初十日晨8時50分,眾居士隨順高老居士以身示教,弘揚佛陀正法教育:

初六日晚11時至初七晨二時高老居士給眾居士講了許多因果報應故事。特別強調孝養父母的重要性和當今社會的緊迫性。明確指出;不孝父母吃大虧,這種賠本買賣不能做。並引用鬼神、巫婆、神漢的傳言,提醒眾居士斷惡修善,精進念佛求生淨土。

初七日下午1時至晚12時,高老居士由一心念佛進入定中念佛,榆林市米乃占等居士得知消息隨及來到助念堂試驗真假。教念南無阿彌陀佛,高老居士就念南無阿彌陀佛;教念阿彌陀佛,高老居士就念阿彌陀佛;教快念阿彌陀佛,高老居士就快念阿彌陀佛;教慢念阿彌陀佛,高老居士就慢念阿彌陀佛。眾居士共同稱揚贊歎不可思議。

同天中午,高老居士對助念居士說:“阿彌陀佛接引像全身都會動都放光,阿彌陀佛笑的很歡喜。”

同天晚12時至初八晨2時,高老居士在眾居士面前公開發露大忏悔:自己曾引用鬼神、巫婆、神漢的傳言傷害眾生,破壞安定團結和誹謗佛陀正法教育等等罪行,特別強調口業之罪最容易造業的嚴重性,明確告訴眾居士一定要以印光大師開示作為自己修學淨土法門的起點和行動指南。最後告誡眾居士:“一定要將阿彌陀佛的願行裝在自己心上,用在自己身上,自然能破我相,如此念佛往生西方極樂世界才有希望。”

初八中午11時,高老居士對張老居士說:“我感覺全身疾病都好了,暫時不往生。”張老居士說:“極樂世界太好了,往生越早越好。”高老居士歡笑喜地笑了。

同天中午,高老居士對助念居士說:“我的腦門前兩天有個小圓圈,現在感覺成了小洞洞。”

同天4時,美容師等居士不由自主的摸了高老居士的臉部,贊歎其面部柔軟細膩超過了嬰兒。清淨莊嚴不可思議。

初九晨2時至4時,高老居士明確地告訴眾居士和其子楊忠山說:“極樂世界是我們的,這個世界是你們的。”語重心長地告訴其子楊忠山和眾居士一定要信受佛陀正法教育,與家親眷屬、同參道友及社會各界人士和睦相處,自利利他,普利九法界眾生。

初九中午11時,鎮川寺溝學佛組女居士和其子來文屏山請《玉歷寶鈔》,高老居士語重心長地告訴她們:你們要身體力行佛法事業,並請轉告寺溝學佛組全體同參道友,一定要專修專弘念佛法門,普利眾生。

同天下午四時,吃了煮紅棗紅小豆湯和一個香焦一瓣桔子,最後一心念佛,感化了最後來道場的老艾父女三人。

同天下午五時起,塵緣已了,一心念佛。

初十日一時,榆林市兩名居士得知消息和高老居士小女兒又從榆林趕回助念堂,晨八時五十分,高老居士在自己念佛和眾居士助念聲中安祥往生西方極樂世界。

同月十三日晨,在高老居士往生73小時後,眾居士及家親眷屬舉行了高芝英老居士往生西方極樂世界的助念閉幕式。高老居士的遺體全身柔軟,眾居士及其親屬與高老居士握手留念。隨即兩個女兒又幫助高老居士的遺體盤腿打坐。在場的家親眷屬和眾居士無量歡喜,歎未希有,紛紛合影留念。

高老居士往生西方極樂世界是初十日晨八時五十分當下往生的,沒有經中陰神。其理由和實事:高老居士初十日明八時五十分阿張口至十三日口型沒有絲毫變化,直至入棺兒女用手將口合攏。

高芝英老居士往生西方極樂世界圓滿體現了善導大師的兩個深信:一者決定深信自身現是罪惡生死凡夫,曠劫已來常沒常流轉,無有出離之緣;二者決定深信彼阿彌陀佛四十八願攝受眾生,無疑無慮,乘彼願力,定得往生。

本會助念高芝英老居士往生西方極樂世界的法會圓滿結束,使我們更加堅信助人往生和自己深信切願老實念佛往生西方極樂世界是人生第一要事、第一目標、第一願力,是虛空法界第一法會……

仰願一切行者等。一心唯信佛語,不顧身命,決定依行。佛遣捨者即捨,佛遣行者即行。佛遣去處即去。是名隨順佛教隨順佛意,是名隨順佛願。是名真佛弟子。又一切行者但能依佛經教,深信行者。必不誤眾生。

南無阿彌陀佛!南無阿彌陀佛!南無阿彌陀佛!

順佛願力念佛會眾居士及家親眷屬頂禮記敘

陝西省米脂縣文屏山24號

2009年農歷三月十七日


--------------------------------------------------------------------------------

慈母李錦萍老居士往生紀實
視頻播放鏈接

慈母李錦萍老居士,生於1936年8月1日(古),於2009年3月10日(古)上午11時40分,在家中眾居士稱念南無阿彌陀佛聖號中安祥往生。

慈母是一位光明磊落正直無私的人,又有著堅韌不拔的吃苦耐勞精神,將自己的願望和自己的內心世界顯示在兒女的名字上,激勵和鞭策自己。四個兒子的名字順序排列為勇猛剛強;三個女兒的名字順序為蓮鳳娥。勇猛剛強四個字,一般人聽到後都會知道其中含義。蓮鳳娥在佛教中有很深的內涵,蓮是蓮花,在五濁惡世中是不受污染的人;鳳是鳳凰,象征女人中傑出代表,在《觀無量壽經》中,佛說:“若念佛者,當知此人,則是人中,芬陀利華。觀世音菩薩,大勢至菩薩,為其勝友。當坐道場,生諸佛家”。娥由女和我字組成,女在佛法中表慈悲,我在佛法中表自性,自性本具如來智慧德相,我在淨土法門中表極樂我本鄉,彌陀我慈父。由此可知,往生西方極樂世界是慈母最終的目標。

慈母童年時,由於我外婆體弱多病,使非常喜歡上學的慈母無條件上學,承擔著一家五口人(姐弟三人,慈母老大)的家務和照顧病人的重擔。

慈母與我父親結婚後,由於我爺爺早逝,母親和奶奶、三個姑姑一起生活,又生育了我們七個兒女,十多人的大家庭,僅靠父親微薄的工資養活,生活的艱辛是當今社會年輕人無法想象的。在我幼小的記憶中,沒有見過慈母睡覺,當我晚上睡覺時,慈母在油燈下為全家人做針線,早上醒來時,慈母還在油燈下做針線,白天慈母更是忙碌……

慈母對子女管教非常嚴格,小時候我們在外面受別人欺負後,從來不敢告訴她,否則得到的定是責罵和教育。慈母經常告誡我們:“做人一定要走的端立的正,一步一個實腳印。身正不怕影子斜”。

我們兄弟姐妹七人,都在痛苦不堪的農村生活中吃盡了種種苦頭,同時也激發了我們認真學習文化知識和努力向上的精神。現在有五人是國家干部,二哥參軍復員後在農村生活,是全鄉有名的綠化能手,二姐高中畢業後,在農村生活,是一個公認的孝女。

慈母經常表現出“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的精神,從不嫌貧愛富,總是助人為樂,時時為別人著想。有一次,一個農村小伙子騎自行車把父親撞的左前臂骨折,小伙子坐在慈母家中哭個不停,慈母不但沒有怨恨,而且還給他吃了飯,哄著他說:“好孩子別哭了,趕快回家去,別讓你父母擔心”。

慈母對兒女子孫時時體現出平等慈愛,老年期,身患老年癡呆的慈母,看似顛三倒四糊裡糊塗,但從不說兒女子孫及他人的不善,凡是與慈母有緣的人,只能聽到慈母美好的贊揚和時時自責"我憨了,啥也不懂."充分體現出一位偉大母親所具有的仁慈博愛精神。

慈母在少年、青年、中年期間,經受了常人未經受的苦難,老年期間又有多種疾病纏身:多發性腦梗死、腦萎縮、腦白質變性,表現出老年癡呆症狀;高血壓,心肌大面積梗死。做為兒女的我們,同心協力,幫助慈母度過了多次生死之關。

2005年夏季的一天,慈母在我家中時,突然冠心病發作,呼吸困難,心率絕對不齊,在緊急情況下,我對慈母說:“趕快念佛求生西方極樂世界”。同時通知張居士馬上來助念,慈母在我和張居士精進念佛助念下,自己也兩眼看著佛像,深信切願念佛,求生西方極樂世界,大約1小時後,慈母恢復正常。

2009年2月4日,慈母又一次心肌梗死,我和大姐、小弟、一個外甥、一個侄兒,組成五人助念團助念,慈母也深信切願念佛求生西方極樂世界,整整一夜,慈母一邊吸氧,一邊和我們一起精進念佛,天快亮時,小弟把我叫到旁邊說:“看到母親這麼痛苦,我們做兒女的實在不忍心,還是讓母親住院吧,我們一邊住院治療,一邊助念往生”。小弟的話讓我很感動,我回答:“我完全同意你的意見”。就這樣,2月5日早晨,在縣醫院最好的大夫陪同下,慈母又一次住進了榆林市第二人民醫院重病監護室。2月15日,慈母剛從重病監護室轉入普通病房,就氣盡身亡,緊急搶救後復話。院方主任建議:“盡快出院,爭取去逝在家中”。我立即電話請求陝西省米脂縣文屏山順佛願力助念團幫助慈母往生西方極樂世界。15日下午,二院救護車把慈母送回家中後,天空中下起了雨夾雪。

根據當時實際情況,助念團決定輪留助念。從外表看,慈母學佛念佛不精進、不認真,可是在生死關頭時,顯示出慈母真信切願念佛求生西方極樂世界真實不虛。

2月19日,慈母突然氣短,一會又停止了呼吸,心跳還存在,我們大聲拼命念佛,約半小時後,呼吸恢復正常,一向頭腦不清的慈母,表現出很清醒的樣子說:“咱這場事快結束了,我這一難快過去了”。

2月19日下午,助念團要求我通知家屬在慈母房中開座談會。晚上8點半,助念團和15名家屬在慈母房中正式座談。郭老師根據印光大師《臨終三大要》向我們做了詳細的解釋和說明……,同時,為了慈母和助念人員的身心健康,禁止在助念室吸煙,15人都表態,為了慈母一定配合助念團。郭老師又舉例說明,孝順父母是自利利他,不孝父母是不利自己傷及子孫。特別強調,順佛願力助念父母往生西方極樂世界與供養真佛無二無別。部分子女提出“助念時間長會影響正常生活”,對此,郭老師作了嚴肅批評。在兩個多小時的座談中,平時燥動不安的慈母,歡喜靜聽。

2月21日下午6時至8時,慈母表現出呼吸困難很難受的樣子,當時,慈母的兒女子孫很多,都圍在她身邊,慈母說:“你們不要說話,都聽我說”。當她看到我們都安靜地等待著她說話時,她開始念阿彌陀佛,並且依次看著每一個人念佛,因為兒孫中幾乎沒有人隨她念佛,過了一會,她很生氣地說:“你們不要看我,都出去”。

2月22日下午7時至23日上午9時,14個小時,慈母處於昏睡狀態,我們精進念佛。

24日凌晨1點,慈母表現出非常痛苦的樣子,但全身很有力,口中不停地大喊大叫,我教她念阿彌陀佛,她不念,並且叫我媽,我又教她念"阿彌陀佛救我,"她跟著念,教念三遍後,她說:“阿彌陀佛救我,我就走了”。我說好,趕快念佛,只見她念了兩聲阿彌陀佛後,就進入昏睡狀態,此時突然變得全身柔軟,類似情況反復出現。

2月24日下午3時左右,又說很難受,但看她氣不短,表情也可以,但她說太難受了,甚至放聲大哭,開導她念阿彌陀佛後恢復平靜。隨後說:“這個寺院不好住,剛才有很多鬼,我很害怕”。在此之前也說過幾次有鬼,一次說老家大門外有很多男鬼,一次說窗戶上有很多鬼,每次都說很害怕。

26日晚,慈母又一次表現缺氧,呼吸困難,小弟給吸氧無效,我和郭老師精進念佛助念,整整一夜,助念後缺氧改善.此後幾天,情況大有好轉,我們有點不好意思讓郭老師天天陪念,要求停止助念。對此,郭老師給以嚴厲批評,並且特別強調:干任何事必須持之以恆,切忌有始無終。助人往生更要自始至終,一定不能半途而廢,否則會誤導眾生.

3月4日凌晨3點半,慈母叫著我死去的二姑名字,表現出非常害怕難受的樣子,郭老師慈悲開示讓慈母的冤親債主念佛往生西方極樂世界,念著念著我就睡著了,只聽郭老師叫我快起來念佛。這時,慈母用非常親切柔和地語氣說:“狗孩,快起來”。我覺得非常奇怪,慈母從未這樣叫過我,又一想,這聲音真象我去逝的奶奶。郭老師對我說:“剛才有很多眾生問我怎樣才能往生西方極樂世界。我說一心念佛,隨順阿彌陀佛的大悲願力往生西方極樂世界。”

3月4日下午4至5點鐘,慈母的表現又象我外婆附體,她當時的心態和說話的語氣完全象我外婆,張居士念了三遍冤親債主開示詞後,她問哪裡的神神最靈,我們說阿彌陀佛最靈,她讓我們快上香念佛,她要走。此後慈母變得比較安靜。

3月6日,慈母對二姐和小弟說我剩下三五天了。

3月8日,早上8點多,慈母要去衛生間,然後又要去客廳坐,剛坐到椅子上,便兩眼上翻,呼吸停止,我們大聲喊叫:南無阿彌陀佛......,立即將母親抬到床上,,我有點不知所措,念佛的同時,給慈母做了兩次心外按摩,這時慈母好象呼吸心跳都停止,都認為慈母已經去逝。我們拼命念佛,約10分鐘後又見慈母有了呼吸,過了一會又有了心跳,約40分鐘後,慈母睜開眼睛,正好看到郭老師跪在她身邊雙手合十念佛,慈母很感動的樣子,立即雙手合十示意她心裡在念佛,然後感恩地雙手握住郭老師的手,隨後非常親切地撫摸郭老師的頭,摸了一次又一次,真像一位慈祥的母親撫摸心愛的孩子。然後,我問她我是誰,她說:“我不敢認你,他們不讓我認你”。

3月10日早晨,二姐對我說:“我剛才做了個怪夢,夢見床邊有三個小人唱戲,好象專門讓我和媽看,都穿著'大花'那種袍子,中間一個是黃色”。我對二姐說:可能是閻王歡送媽出六道。然後二姐去休息,我陪慈母,這時慈母看起來很疲憊,給她喂水喂藥喂奶,她一一拒絕。艾居士每天5點多起床後就來給慈母助念,7點多去上班,艾居士走後,張居士來了對我說:“老娘的時間不多了,我們要抓緊拼命念佛,幫助老娘往生。”她又對慈母講了阿彌陀佛的大悲願力和西方極樂世界的殊勝莊嚴,慈母聽後非常歡喜,隨我們念佛,還不停地拍手說好,有時雙手伸向空中,做出讓阿彌陀佛親媽媽抱的樣子。隨後我給慈母喂了一袋牛奶,我二姐又給慈母喂了半碗稀飯,慈母的精神明顯好起來,她對我二姐說:“扶我到那邊走”。二姐非常孝順,隨即扶慈母走,還沒走到客廳又返回來,只見慈母臉色難看,我們立即將慈母放到床上,慈母兩眼閉合,呼吸困難,半小時後,慈母在眾居士高聲稱念南無阿彌陀佛聖號中停止呼吸。

慈母停止呼吸時口張著,念佛兩小時後口自動合攏,在助念過程中,慈母的臉部逐漸由青色變為白淨,下午7點,慈母10歲的小外孫也奇怪地說:“婆婆變俊了,臉白白的,好像活著哩”。

晚上9點半,助念圓滿結束,郭老師對一直參加助念護理和因事未參加助念護理的家屬,表示同樣的感謝,說大家功德是一樣的。最後祈願我們家屬秉承慈母的精神,和睦相處創造美好的未來。

晚上10點給慈母洗身,洗完後全身冰涼,頭頂微溫,24小時後入棺,這時慈母面帶微笑(慈母生前答應我往生後要面帶微笑),身體各關節比穿衣時更加柔軟。

從慈母往生的光碟和照片中,看到有許多不可思議的七色光和白光,更使我對慈母永脫輪回深感欣慰,更為阿彌陀佛大慈父的無礙光、無邊光、智慧光、不思議光等所感動。3月15日下午3點多,我們從老家埋葬慈母的遺體後回城,5點鐘,天空中電閃雷鳴,下起了傾盆大雨,繼而冰雹落地,(古語:冰雹打白地定豐收)滋潤了干旱的土地,解決了農民不能按時入種的憂愁,充分說明了依報隨著正報轉,真是山河大地皆如來,情與無情同源種智,助人往生不僅是一個人、一個家庭、一個國家的幸事,而是盡虛空遍法界的幸事。

慈母的往生,全靠阿彌陀佛慈悲願力的救度,郭老師和眾居士盡心盡力的幫助。郭老師陪慈母念佛時總是笑著說:“老媽媽,我給您當警衛,我們一起念南無阿彌陀佛……”,讓慈母念佛時總要和哄小孩一樣,有時給她講六道輪回苦不堪言,她聽後說:“媽媽喲,怕死了,我不去,我不輪回”。給她講西方極樂世界之依正莊嚴,她歡喜地快要哭起來,把雙手伸向空中說:“媽媽喲,太好了,我要回去,阿彌陀佛您現在就尋我來”。然後念佛。

慈母的往生,充分證明了慈母的業力不可思議!真正的助念團助念不可思議!阿彌陀佛救度十方眾生的大悲願力更是不可思議。印光大師說:“平時不念佛人,臨終善友開示,大家助念,亦可往生。常念佛人,臨終若被無知眷屬,預以揩身換衣,及問諸事與哭泣等,由此因緣,破壞正念,遂難往生”。真是千真萬確。

南無阿彌陀佛!南無阿彌陀佛!南無阿彌陀佛!……

陝西省米脂縣文屏山順佛願力念佛會

劉兆娥居士頂禮合十

2009年3月17日(古)


--------------------------------------------------------------------------------

高映霞老居士往生記實
土豆網視頻播放鏈接之一 之二

高映霞老居士,係陝西省米脂縣銀州鎮東上巷人,生於1922年12月11日,往生於2007年11月初6下午4點40分,享年86歲。

高老居士一生歷經艱辛,養育了五個兒女長大成人,文革期間,由於她是革命先驅高仰雲的大女兒,又經歷了常人未受的痛苦。

1995年,榆林市佛教協會弘法利生委員會成立,她聽看了高僧大德法音宣講的佛陀正法教育,明白了宇宙人生的真相,知道了六道輪迴苦不堪言、永無出期,西方極樂世界是我們唯一歸依處,猶如黑暗中見到了光明,當下發願:「我一定要老實念佛,往生西方極樂世界。」同時,家中設立了小佛堂,改喫長素。1997年皈依佛門,法名妙音。她不善於言語,但慈悲閃亮、自強不息。每天早晨來道場念佛,後來因身體不適不能來道場,但是她在家中拜佛念佛,從未間斷。

她家住在文屏山山腳,上山的人們經常在她家院內停防交通工具,她總是歡喜接受。對念佛居士的交通工具,更是關愛。每當下雨或下雪時,他就想辦法蓋好居士們的交通工具,以防淋濕。每逢佛菩薩節日,她總要讓居士們捎布施供養道場。當居士們問她是否念佛時,她總是說:「念佛不能忘,往生西方極樂世界記心上。」

今天春天,她對兒子說:「我要往生西方極樂世界,要文屏山的居士助念。」兒子說:「很難辦。」

一年以來,高老居士經常感到身體不適,多次檢查、住院治療。

2007年農曆10月27日,張居士去看望她,她非常歡喜,並說她要往生西方極樂世界。28恩日早晨,張居士又給她送了阿彌陀佛接引像,她特別歡喜,當時就讓二女兒掛在牆上。中午,張、劉二居士又買了水果去看望她,並對兒女們介紹六道輪迴之苦和西方極樂世界的殊勝莊嚴,阿彌陀佛的四十八願真實不虛,幫助父母往生西方極樂世界是行大孝,又將各地的往生記實光盤送給他們看,由於五個兒女中沒有一個學佛的,所以對助念之事顧慮重重。29日,眾居士又去她家看望,並陪念佛號兩小時。高老居士流著淚說:「我很想你們,我要讓郭老師給我安排助念。」這時,兒女們說:「每天陪兩小時就行了。」

印光大師在《臨終三大要》中疾呼:世界最可慘者,莫甚於死,而且舉世之人,無一能幸免者,以故有心欲自利利人者,不可不早為之記慮也。印光大師又雲:平日不念佛人,臨終善友開示,大家助念,亦可往生。常念佛人,臨終若被無知眷屬,預為揩身換衣及問諸事與哭泣等,由此因緣,破壞正念,遂難往生。

對此,郭老師給在榆林工作的高老居士的堂妹高居士打電話,讓她來做外甥們的思想工作。10月30日中午,榆林市高居士、張居士專程來米脂與本會眾居士一同,為其家屬說明往生西方極樂世界的真實意義等,這時,高老居士的兒女們決定:同意助念,並請郭老師安排助念。

助念安排:

一、從助念開始至往生後8小時,念佛不間斷,佛號字字句句念清楚,讓高老居士聽清楚,阿彌陀佛接引像讓高老居士看清楚,讓她時時蒙佛光攝受。

二、眾居士輪流助念。

三、助念人員一定要做到「學為人師、行為世範」,視高映霞老居士為自己的母親一樣,懇切念佛,提醒她念佛。

四、高老居士的子女給她喫、喝、輸液等,如不是臨命終時,助念人員不得阻止。

五、助念人員不能給家屬增加一絲毫煩惱,更不能貪戀絲毫食物與東西。

10月30日下午3時,諸佛歡喜、大家歡喜、感天動地的助念正式開始,晚7時,潔白的雪花在空中飛舞,好像無量妙花紛紛而降。

助念期間,郭老師多次開導高老居士:心只想阿彌陀佛,口只念阿彌陀佛,眼只看阿彌陀佛,耳只聽阿彌陀佛,把你身體和這個世界通通放下定能蒙佛光攝受往生西方極樂世界,她總是雙手合十。

助念第三天,高老居士多次痛苦地說:「阿彌陀佛!快來接我!」郭老師開導她說:「阿彌陀佛十劫以來,時時刻刻救度我們,接引我們,沒有一刻離開我們,因為我們有妄想、分別、執著,所以總是見不到佛。我們衹有一心持念阿彌陀佛名號,定能蒙阿彌陀佛蓮臺來迎,往生西方極樂世界。」高老居士聽後雙手合十。

11月初2晚8時,高老居士的大女兒從榆林回來。她對大女兒說:「我就等你,你是老大,你弟弟妹妹們都聽你的,我和你們的緣盡了,你們好好念佛幫助我往生西方極樂世界,往生是大好事,你們要聽助念團安排,感謝阿彌陀佛,感謝助念團。」其他子女們都對高老居士說:「我們一定聽我大姐的,幫助您往生西方極樂世界,您老人家放心念佛。」有時,她的兒女們在她身邊說話或握她的手時,她就用手示意他們離開,當兒女們念佛時,她就歡喜一心念佛。

86歲的高老居士耳聰目明、頭腦清醒,從助念到往生,一直是深信切願念佛,由於她腸道內腫瘤的原故,多次吐出黑色液體,但她兩眼沒有離開佛像,念佛沒有停止,往生前她右側臥位、兩眼看著佛像如如不動長達3小時之多。斷氣前幾分鐘,她的大女兒突然來對她說:「媽,我三舅明天早上就回來,你等著他。」在這關鍵時刻,助念人員及時將阿彌陀佛接引像擋住大女兒的臉,避免她產生情執,大家高聲念佛,幾分鐘後,也就是2007年11月初6下午4點40分,老居士安詳往生了。

往生後8小時半,助念人員和子女們給老菩薩洗身換衣,全身柔軟、冰涼、衹有頭頂溫熱、瑞相莊嚴,見者無不稱揚讚歎。

農曆11月17日是阿彌陀佛聖誕日,老菩薩的家屬一行七人來道場感謝佛教。大女兒代表全家感恩發言:「我們原來不懂佛法,通過我母親的往生,我們認識到佛教是慈悲善良的教育、是覺悟的教育,應該發揚光大。今後,我們都要學佛、念佛。在天津工作的我三舅,聽了我母親的往生經過,特別是看了我母親的瑞相,非常歡喜,說他也要學佛念佛,並把我母親用過的念佛機、佛珠、佛像等法寶全都拿走了。在西安工作的我表弟,也歡喜無比,把你們贈送的佛書全部拿走,說他要看。」

郭老師對他們配合助念、幫助老菩薩往生,表示非常感謝!並贊陽說:「你們真是當今社會希有難得的大孝子。」然後給他們贈送了《百孝篇》、《認識佛教》、《佛陀經要解講義》、《修福積德造命法》、念佛機、變壓器、他們歡喜接受。

高映霞老居士的往生,度化了她的家人和親屬,是真正的上報四重恩,下濟三途苦。

千孝父母萬孝父母,幫助父母往生西方極樂世界,才是真孝父母;

千愛兒女萬愛兒女,信願念佛往生西方極樂世界,才是真愛兒女;

千度眾生萬度眾生,信願念佛往生西方極樂世界,才是真度眾生。

南無阿彌陀佛!

文:妙霞居士

2009年6月13日

今寄來《高芝英老居士往生紀實》和《慈母李錦萍老居士往生紀實》,經本會眾居士和助念居士及其家親眷屬多天認真討論,今天全體人員在榆林市佛協弘法利生委員會會議室聽取艾小梅居士宣讀了《高芝英老居士往生紀實》和劉兆娥居士宣讀了《慈母李錦萍老居士往生紀實》,全體人員一致認定符合事實,並認為高芝英老居士和李錦萍老居士往生淨土的事實,證明了佛力佛願不可思議!高芝英老居士和李錦萍老居士往生淨土的事實,證明了佛是真語者,佛是如語者,佛是實語者,佛是不妄語者.往生紀實的事實均有實況影像是,祈請您審閱為盼。

榆林市佛協弘法利生委員會

聯系地址;陝西省米脂縣文屏山24號;聯系人姓名;郭迎金

電話:0912-6216084

手機:13084841914

電子信箱;bujidewo1234@126.com
 

上一篇:李炳南居士:孝是中國人的根性
下一篇:米亞的因果故事(感應)


即以此功德,莊嚴佛淨土。上報四重恩,下救三道苦。惟願見聞者,悉發菩提心。在世富貴全,往生極樂國。

台灣學佛網 (2004-2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