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閱讀

首    頁

法師開示

法師介紹

人間百態

幸福人生

精進念佛

戒除邪*YIN

最近更新

居士文章

寺廟介紹

熱點專題

消除業障

素食護生

淨空法師

佛教护持

 

 

 

 

 

 

全部資料

佛教知識

佛教問答

佛教新聞

深信因果

戒殺放生

海濤法師

熱門文章

佛教故事

佛教儀軌

佛教活動

積德改命

學佛感應

聖嚴法師

   首頁法師開示

 

智海法師:《因果明鏡論》講記 六

 (點擊下載DOC格式閱讀)

 

《因果明鏡論》講記(六)

智海法師講述

2009年5月27日·四川內江聖水寺

第二節十惡業

今天請大家翻到二十面。我們說業果無量無邊,但是用十善業道、十惡業道就把這些業概括起來了。所以,我們在學習的時候依十善業、十惡業來清楚地建立因果正見。這個很扼要。今天是第二節,從十惡業開始學。

十惡業,我們昨天說了有身三口四意三,加起來十個方面。十惡業,就是從這十個方面所造作的惡業。要把每一個方面的業能夠認識清楚,就要認識不管是善業還是惡業,造業的過程可以分成四個方面。首先,是造業所針對的事物。造業總有所對的人或事和環境。然後,對這個事物要有一個造業的動機。發心方面,內在的思維,怎麼想的,是造業的動機。有了造業的動機就會采取各種方法,各種手段來達成自己的目的,這個就是平時說的加行,以各種各樣的方便手段,來達到自己的目的。最後產生結果,一個業就算究竟完成了。所以,這四個方面在學習的時候所針對的事物稱之為基,就是造業的對境;發心動機,內心的思維,稱之為發心;一切方式方法,都可以叫作加行;最後業究竟完成,就可以叫作究竟。這四個方面如果圓滿具足,一個業就算完成。下面,就從這四個方面來分別認識十惡業。

一 殺生

第一個方面,是殺生,殺害生命。我們說情與無情,同圓種智,這一切的生命都有它存在的道理。學佛的人,就是要培養慈悲心。慈悲心,就要落實在不殺生,不害命,尊重生命,尊重眾生這個方面。所以,殺生是一大惡業。我們看世間上,戰爭、屠宰、強食弱肉、競爭、斗爭,都要落到殺生上,這個業很厲害。世間上的不和諧,大多數也由此而起。所以先看殺生的惡業。

殺生的惡業,首先看它的基,就是所針對的事物是什麼?是針對具有生命的眾生有情。所以我們犯殺生,當面臨一切具有生命的眾生時都有可能。如果說你不好好地學就很有可能。如果我們自殺,就算犯殺生的加行罪,沒有犯究竟的殺生罪。這是殺生所面對的環境。我們為什麼要了解所面對的環境?就是要提高警惕。你在什麼樣的環境做什麼樣的事情,一般都有相應的。當你落入於這種環境當中,相應的這些可能的惡業就會來了。當我們認識到這種環境以後,隨時隨地能夠提起警覺心就很好。如果不然,你說持戒,在什麼地方持?往往就在我們應對接物的過程當中,在面對的各種各樣的事物當中,我們要注意。所以,有必要認識殺生所要面對的環境。

第二個,是發心。發心,第一個是想。就是於所面對的事物,認識上沒有偏差。比如,要殺哪一個眾生有情,內心裡面確認無誤。如果對於這個眾生誤認為是那個眾生,或者把有情的眾生看成是無情的眾生,或者把石頭當做一個人,這就是認識上有偏差。當認識上有偏差的時候,不犯究竟的殺生罪,因為發心上認識偏差了。比如,在晚上如果看到一個石頭非常像人,很恐懼。誤認為它是人,你打過去。這個時候,我們是以打人的思想去打石頭,打石頭有沒有過錯?還是有。如果反過來,看到一個人在黑夜裡面,我們誤認為是一個石頭,無心地去打他一下。雖然打的是人,是以打石頭為發心,業就不一樣。所以認識上有偏差,不算犯究竟的殺生罪。如果內心裡面是這樣想的:“不管是誰來都要將其殺害。”這個時候發心就非常寬泛,所以這個也是對於所面對的生命這個基礎沒有偏差,認識上沒有失誤。殺生的業是這樣的,下面的九種都是依這個惡業以此類推。這是第一個,認識上首先要沒有偏差。

第二個方面,是起心動念,發起心。你故意發起去殺害眾生的心,這叫發心。一個是認識,一個是發心。這兩個方面。你發心要殺哪一個眾生,首先對這個眾生要有認知。沒有認知怎麼造這種惡業?所以在發心上有這兩個方面。

第三個,是加行。加行就是想種種方法,要完成自己傷害眾生的惡業,斷掉眾生生命的惡業。有哪些方法呢?一個方面是自己去做。自己下毒藥,拿刀去殺,拿繩子去捆,等等,等等,是自己去做。還有指使他人去做,或者打電話,或者寫信,用各種各樣的方式指使他人去做。這是自作或者教他作。在方法上使用器械、棍杖、毒藥,甚至還有念咒殺人的。所以,不管用什麼方法,只要把所要傷害的眾生的性命斷掉了,這就算達到根本。一般人誤以為指使別人殺,自己沒有動手殺,就不犯殺罪。其實教人殺人與自己殺並無差別。如果是集體伙同去殺害眾生,這裡面不管是主使還是隨從,凡是參與殺害眾生業的都同犯殺生罪。所以,下面的幾種惡業也是這樣。

究竟,就是殺生的業完成了。依靠各種各樣的方法,我們想殺的眾生有情當時死亡或者過後死亡,就算犯究竟罪。但這裡面有一個前提,如果殺生的人先於被殺的人死掉,或者同時死掉,就不會犯究竟的殺生罪。因為作者已經成為中陰身或者已經轉生到其他眾生的生命當中,造殺業所依的身心已經發生了根本性的轉變,所以不犯根本殺罪。

在殺生過程當中,殺害眾生的根本動機不外乎貪心、嗔心、愚癡心。這就是因為貪嗔癡三種根本煩惱而引起的。比如,因為仇恨而殺害眾生,這是由嗔恨心發起的殺生;為了獲取獵物的皮、肉、骨而進行殺生,這個往往是由貪心發起的殺生;平時認為殺毒蛇、猛獸、蚊蠅蚤虱等等,我們認為是為民除害。所以你認為好像沒有過失,其實有過失,是由愚癡而引起的殺生。特別是愚癡,許多人都陷入其中。比如滅老鼠,我們認為老鼠是害蟲,於是就大著膽子到處去殺害老鼠,覺得這樣沒有罪過。實際有沒有?也有的。熱天,蚊子叮人咬人了,我們認為它是害蟲。一巴掌拍下去,殺了眾生了,自己還覺得很高興。他說:“我不殺它,殺誰?它要咬我。”所以,像這些往往是認識上沒有智慧,是愚癡的,對這種行為本身的力量沒有認識。這是由愚癡心發起的殺生。同樣,其它的九種業也都是因為貪心、嗔心、愚癡心而發起。在具體造作的過程當中,要具體分析。這個是殺生的業,是惡業。

二 不與取

第二種方面,是偷盜的業。偷盜的業在書上給我們說的是不與取。就是說是有主物,別人沒有給予你的,你自己拿走了,那就算是不與取,就算是偷盜。它所針對的環境,是這個東西為他人所有。對別人,別人是主人;他有權力支配;他對這個事物有執著,認為是他的。這是別人的,是有主物。所以,偷盜所針對的環境,即凡是別人的東西。不屬於你的東西你都分辨不清楚嗎?一定能夠分辨得清楚。所以,當面臨不屬於自己的東西的時候,應該提高警惕。不要想著占別人的便宜,去偷,去搶,貪污,受賄,等等。這是所面對的環境,就是為他人所擁有,他人有權力,他人產生執著的財物。

發心,一個是想。是認識方面的,沒有偏差。有偏差的時候不算。比如,我認為這個是自己的東西,就拿走了,結果拿走後發現不是自己的東西。當時因為認識發生偏差,就不存在偷別人東西的想法。所以,認識前提沒有。第二個,是發心。沒有得到財物主人的許可,將財物占為己有,內心也有這種意樂,想把不屬於自己的東西占為己有。思想裡面有這種念頭的時候,我們說那是非分之想,就是偷盜別人東西的發心。主人沒有布施給你,造作偷盜業的人想方設法要謀取別人的財物,那就是偷盜的發心。


加行,有各種各樣的。偷有各種各樣的,比如,以強力劫奪。你說:“我有權力,拿不拿給我,不拿給我,我手裡有權力,要給你小鞋穿。”那時候,別人恐懼,所以把東西獻出來,但是心不甘,情不願。屬於用權力占別人的東西。還有的是力量大,“我的力量大,給不給我?不給我就要打你,殺你,收拾你。”用傷害眾生的一種方便,用自己強大的力量去劫奪。或者暗中竊取,乘別人不注意,把它搬走了;別人睡覺的時候,沒人在的時候,給被人拿走了。這是一種。還有一種,是對於自己借別人的債務,或者別人寄放在我們這裡的東西,我們賴賬,或者狡詐欺惑,用各種各樣的方法占為己有。比如,債務。借錢的時候,裝得像孫子一樣,別人叫他還錢還債的時候,他就耍無賴:“東西沒有,要命有一條。”以賴賬的一種方法,占為己有。屬不屬於偷盜?也屬於不與取。別人寄放在你這的東西,“哎喲,搞掉了。“想各種各樣的方法,把別人寄放在你這兒的東西占為己有,也是不與取。或者看到別人的東西很好,自己用各種各樣的方法得不到,心裡面想:“我得不到,也讓你得不到,我把它弄壞。”這是破壞性的發心,損害他人的東西,這也屬於不與取。有許多人看別人穿著新鞋子,就發生嫉妒心,故意走過去踩別人一腳。這些都是對別人物質的貪心,對物質的染污心而發起的傷害。在平時多不多?有。看見別人穿件新衣服,眼紅,就想盡千方百計,用香在後面給燒個洞。各種各樣的取巧方法,反正就是要破壞別人的東西。為什麼要破壞呢?因為自己心裡面喜愛,一種貪心。這種種的方式方法,或者自己做,或者叫他人做。這是加行方法。


怎樣才算犯不與取的究竟罪呢?你看到是別人的東西,認識上沒有偏差,發心上想占為己有,方式方法上想盡各種辦法,最終將不屬於自己的東西占為己有。這就屬於犯了究竟。拿到算,沒有拿到算嗎?還有一種,比如別人放在桌上的,見別人不注意,他就把東西放到桌下去。別人一看桌上的東西沒有了,以為掉了,到處去找。等別人走了,他從地上拿起來:“這是我撿到的,撿到的就是自己的。”有沒有這種?也屬於。故意把別人的東西挪一個地方,把不屬於自己的東西,以偷盜心挪到一個地方讓別人發覺不了,最後去實施占有。這個也屬於不與取。這樣,就是究竟的不與取惡法。

不與取可分三類。一個是權威不與取,利用自己的權力,勢力強大之人用各種各樣的非法手段劫奪老百姓的財物,叫權威不與取。所以,今天在單位上有點權力的人要注意了。經常有點權力的,覺得這個東西好,那個東西好,你要一贊歎,別人一恐懼,不敢不給你。也屬劫奪別人的財物。在其位謀其政,要為老百姓服務。不能夠為老百姓服務,利用職務之便貪贓枉法,這也屬於不與取的行列。第二個,是盜竊不與取。就像盜賊一樣,在主人沒有看見的地方暗中把東西偷走。這個叫盜竊不與取。第三個方面,是欺诳不與取。比如經商做生意,為欺騙對方而打各種各樣的妄語,或者在稱上做手腳,在尺寸上做手腳,以這些來欺騙別人獲得財物,這都屬於欺诳不與取。今天做生意的大多數就是這樣的。有個做生意的人給我說:“現在做生意誰不這樣?”你要買十斤水果,拿回家一稱沒有十斤。稱的時候是十斤,拿回家就不是。你說要買菜,就那麼點菜,但是買回家一稱重量不夠。所以說使用各種各樣的手法。今天我們為了圖利,往往在財物上犯不與取。今天有一點,明天有一點,往往是絞盡心思要達到目的。所以,為了生存,為了謀取幾個利益,在世間上造的業難道還少嗎?也不少。所以,一定要警惕。

三邪*YIN

第三個方面,是邪*YIN。邪*YIN,就是不正確,不正當的男女關系。它所針對的環境,一個是所不應行。比如,不應該行*YIN*欲的對象,你行了*YIN*欲,那就屬於邪*YIN。還有,非支,在行*YIN*欲的地方不對。非處、非時,時間地點不對。就有這四個方面。所不應行,比如除了自己合法的配偶以外的一切男、女、黃門等等,都不應該與之行*YIN*,這就屬於所不應行。在欽·文殊友和噶mb不動金剛各自所作的《俱捨論釋》裡面,尤其強調不能夠與自己的父母、兒女以及七世之內的宗親行*YIN*。就是自己的父母,自己的兒女乃至七世之內的宗親,犯了邪*YIN的果報特別厲害。第二個所對的環境,是非支。即便是合法的夫妻,除正常的地方,其余的地方去行*YIN*,就算犯了邪*YIN。所以,夫妻之間特別注意。比如,口裡、大便道、手上、股間、大小腿之間,都屬於非支。在身體上,不是正當的身體部位。第三個方面,是非處。指不能夠行*YIN*的地點。比如,在上師附近,塔廟之中,他人看得見的地方,這些都不是正當的處所。《俱捨論釋》當中指出,不能夠在有光明的地方行不淨行。不淨行,就是*YIN*欲法。特別應該注意的是不能在夫妻的臥室當中供佛像。所以,在家的居士特別要注意。你的臥室裡面供有佛像、經書,有三寶的對境在,那就得小心了。所以不能夠在臥室裡面去供。否則每次行*YIN*均屬於犯邪*YIN罪。另外,假如你身上所佩帶咒語、佛像、加持品等等,雖然在一般情況下不能夠隨便取下,但是你在做不淨行的時候應當拿下來,放在另外一邊,放在臥室以外的房間中,否則也屬於犯根本罪。所以,不講就不知道。一般大概知道要是合法的夫妻,但是合法夫妻之間也有很多規定,它才算不犯邪*YIN法。這個要特別地了解。非時,就是夫妻之間也不能行不淨行的時間。比如,在白天,或者女方在月經期間、妊娠期間、產前產後,在哺乳期,或者說在持八關齋戒的時間當中,或者說身體有病,還有對方不高興的時候,內心裡面苦惱憂郁的時候。這也不屬於行不淨行的時間,所以要禁忌。

第二個方面,是發心。發心,第一是認識上沒有偏差。上面四種情況我們都認識得清清楚楚的。第二個,是發起心。就是內心願意去做不淨行。內心裡很歡喜,很願意,很主動,很渴求,那就是發心。加行,就是內心裡面產生*YIN*欲的念頭,口裡面說相關的*YIN*欲的語言,身體上實施*YIN*欲法,這就是加行。究竟,就是男女二身相結合了,自己也在過程當中享受其樂趣,那就算犯究竟的邪*YIN罪。書上說,以我所執而與境合。我所執是什麼?就是自己的身體。過限是什麼?入如毛頭許,那就算是過限。受樂,就是心裡面很歡喜這樣,很願意這樣,享受這個過程的樂趣。所以,這樣就算犯了邪*YIN罪。

四妄語

第四個惡業,是妄語。妄語所針對的環境有八種。一種是已見說未見,已經見到了說沒有見到;已經聽聞到說沒有聽聞到;已經知道了說不知道;還有已覺說未覺,已經覺察到了說沒有覺察到。這四條還有反過來的,比如你沒有見到說見到了;沒有聽到的你說聽到了;沒有知道你說知道;沒有覺察到你說覺察到了。加起來就有八種。這種說妄語所對的對境,一定要是聽得懂你話的人。要是聽不懂你話的人,就不算,因為妄語發生不了作用。你想說妄語,要別人聽得懂。聽不懂,是一個石頭,它聽得進去嗎?聽不進去。一個不懂中國話的老外,聽不懂你這話的意思,你再打一千個妄語,一萬個妄語,別人也聽不懂,不知道你在干啥,目的達不到。所以,對境一定要能夠了解你所說話的意思、內涵,才算犯妄語。

發心,一個是想,就是於前面八種,於能夠懂自己意思的人沒有偏差地認知。就是我們所見的變現為未見,由未見變想為已見,等等。那就是有偏差。你已經見到了,故意要把它想成沒有見到;或者說你自己沒有見到,想成自己已經見到了。就是想方面要沒有偏差。第二個方面,是發起的心。發起掩蓋真實的情況,而且交換為另外一種虛假的不存在的情況而說,那就是故意打妄語。這是發心方面。故意要把一種東西說成另外一種東西,故意要把這種情況說成另外一種情況。這就是發心,意樂上想這樣。

第三個方面,是加行。就是口裡面說妄語,或者口裡面不說,默許虛假的情況,也算犯。比如人家問:“有沒有神通?”你故作高深,好像已經有神通了,默許了。人家都說:“你已經開悟了!”(默許的樣子)答:“開悟好啊!”人家說:“你念佛已經得到一心不亂了。”他沒有一心不亂,還故意裝作那個樣子。人家說:“你善根深厚啊!”“呵呵,勉強嘛!”往往都是這些東西。不愛輸這個面子。還有很多居士來給你授記:“哎呀,師父你是乘願再來!你是再來人!”這個時間也不能默然,要給居士糾正:“不能這樣說。你怎麼知道我是乘願再來?連我都不知道我是乘願再來,你還知道我是乘願再來?”所以,有好多居士就愛去奉承。你也會遇上這樣的情況,“喲,你是開悟的人!”我們很多人就默然了。“我開悟了嗎?真的開悟了嗎?那就開悟了吧!”自己不說話,默然允許。這個也是屬於打妄語的范疇。或者說以身體的相狀指示虛假狀況。比如,別人說這個事情是怎麼樣的,他雖然嘴裡面不說,但是他做手勢,做各種各樣的怪動作,讓別人認為這個是假的,不是真的。這算不算犯妄語?也算犯。這個過程當中,自己做或者教他人做。這個是加行方面。

怎麼樣才算是妄語的惡業圓滿究竟了呢?就是你想說的,所想表達的意思為對方所理解了,這個就算犯究竟。按照《俱捨論》觀點,有染心把真實情況說成另外一種虛假的情況,當別人了解了意思,因此而變更了解,就成為妄語。什麼叫變更了解?別人原來認為是這樣一種情形,這種認識是如實的,結果經過你的改變,用種種的方法使別人改變了認識,那就說明你的目的已經達成了,妄語就算犯究竟了。如果他人不理解,或者在內心裡不至於變更原來如實的了解,這個就算沒有犯究竟的妄語罪。不算犯究竟的妄語罪,算犯绮語罪,成為沒有意義的話。所以這些是绮語。以下三種語業,在對方沒有了解的時候,都僅僅成為绮語。所以,妄語一定要對方能夠理解。對方能夠理解,才算犯究竟。對方的認知要發生改變,這就算犯究竟。對方聽不清楚,沒有理解,沒有改變認識,就不算這個惡業。

所以,妄語分為三類。第一個,是一般妄語。比如,我們內心裡面有欺騙別人的心而說的一切妄語,嚴重後果沒有產生,只是一般性的,就叫一般妄語。結果不是很嚴重。第二個,是大妄語。比如,修定沒有功用,持戒沒有功用,念佛不能往生,西方極樂世界沒有,三世因果沒有,六道輪回沒有;說這些善法沒有功德,說那些惡業沒有罪過,殺生、偷盜、邪*YIN等等一切沒有罪過;還有說清淨剎土無有安樂,西方極樂世界有沒有?沒有。西方極樂世界真正是那麼樣快樂嗎?不一定。我們就說這些語言;說三惡趣不存在,或者三惡趣根本就不痛苦,這些都屬於;還有說佛陀、諸佛菩薩沒有功德。這些都屬於犯大妄語。第三個方面,就是過人法妄語,也叫做上人法妄語。什麼叫上人法,什麼叫過人法?超過一般人的境界。他沒有這種境界,他說已經得到這種境界了。比如,你沒有開悟說你開悟了,沒有神通你說有神通,乃至於沒有得定說自己得定了,沒有真實的信願之心你說有真實的信願之心。所以,這些都是自己沒有得到的境界,超過一般人的境界,你偏偏說自己具備有這樣的功德了,這就屬於上人法妄語。所以要注意了。一般妄語,我們大多數人都在犯。甚至大多數居士都在說:“師父,我今天又打了個方便妄語了!”他很高興,“我欺騙他們,我跑出來了!”也屬於犯妄語。雖然只是一般妄語,但要養成習慣了,很容易就朝大妄語去了。不能夠養成這樣的習慣!什麼叫“方便”?在這個地方一定要把方便妄語能夠領會。所謂說的方便妄語,一般說不是為欺騙眾生,而是為了做善業,利益眾生,你這樣跟他說他不太能夠接受,用另外一種善巧的方法。但是,我們今天往往是為了自己私欲,做壞事,偷懶而打這些妄語,才說為方便妄語。所以,像這些都是我們應該注意的。大妄語容不容易犯呢?也很容易犯。為啥呢?我們今天一般眾生的認知能力非常有限。比如,善法、惡法我們認識得清楚嗎?大多數都認識不清楚。乃至諸佛菩薩的境界,乃至西方極樂世界,還有很多是超出我們認識能力范圍之內的,但是今天的人往往是無知者無畏。偏偏自己不理解的東西,要打胡亂說。這個時間,就最容易犯大妄語了。

所以,我們在學習的過程當中有一個態度,要不知者為不知,知之者為知之。比如,你今天在學淨土法門,其它的法門你學習了沒有?別人問到其它法門的時候,你就不能隨便亂說。“哎呀,末法時代了,其它法門都沒有作用了!”是不是這樣?所以這個時候就很容易犯。你沒有學習,就不能亂說。我們不了解的,不要說是針對佛法,就是針對世間法,不了解的盡量少說,少發言。沒有調查,就沒有發言權,你不認知。你說一句“我不知道!”這有什麼過錯呢?非得要充行家,說你知道,但說出來又與事實相違背。這個就是我們學佛的一種態度。不僅僅是學佛的一種態度,為人處事都是一種態度。不能夠這樣干,不知道就是不知道。所以,要有如實的態度就很好了。如果沒有如實的態度,自己不了解,憑猜測打胡亂說,這種大妄語多半都會犯。今天接觸到一般人,說西方極樂世界,“我怎麼沒有看到西方極樂世界呢?”說地獄,“地獄在哪裡?地獄我怎麼沒有看到呢?”所以,一定要我們看見的,他才知道,他才說是有,這個是非常狹隘的,也是方式方法的不對頭。乃至你心裡面,你看到沒有?別人心裡面,你看到沒有?它有沒有?也有。所以,態度上要糾正過來。對於我們不了解的,不胡亂發言。這個就很好。

過人法,一般要發生慢心、面子思想、要高人一籌,往往有這些心情的時候最容易犯,不願意輸給別人。“你說你對,我比你還對!”“你行,我比你還行!”“你修行,我比你還修行!”“你有精進,我比你還有精進!”往往在這個裡面最容易犯過人法妄語。所以,要知道妄語它有這三大類。為什麼要知道這些呢?因為妄語我們是最容犯的,在口業上是最容易犯的。我們這張嘴不僅僅是吃飯,還有說話。說話不好好說的話,就容易造口業。

五離間語

妄語是一種。下面第五種,是離間語。離間語,就是挑撥離間。人家的關系本來很好,你說這樣、那樣的語言讓別人心裡不高興,兩個人關系產生分裂,距離越拉越遠,故意破壞別人之間的關系,這就叫離間語。這個要注意!哪怕是學佛的出家人也好,居士也好,這個很容易犯。

看一看離間語所針對的對象,是和合的,或者說不和合的眾生有情。和合的眾生有情倒是離間語所針對的環境,對不和合的眾生難道也算犯嗎?也算犯。別人的關系本來就已經很危險了,讓你再說兩句話,那不是雪上加霜嘛!別人的關系不是越來越不好嘛,是不是?你不就達成離間別人關系的目的了嘛!所以它也算犯。

第二個,是發心。就是認識上首先要沒有錯誤。第二個,是發起的心,對於和合的眾生,想要讓他們相互之間不高興,相互之間背離;於不和合的眾生,我們很歡喜。今天假如這個居士批評了那個居士,看到他們之間有嫌隙出現了,於是他就湊上去:“這個人就是個壞蛋,我以前就知道,但是以前我不好跟你說,今天我看他接觸到實實在在壞。”“是不是壞呢?”“他有很多壞的事情,我跟你說。”於是別人一聽,是這樣的。別人就更遠離於良好的關系,相互之間就背離得越來越厲害。就是世間上所說的落井下石。所以,這也屬於這個范疇。

加行,在發心的基礎上,以實語或者不實語。注意,哪怕就是你說實在的話,但是你讓別人之間的關系發生不好了,相互之間背離了,也屬於離間的范疇。所以,我們學佛的還很要注意這個。為啥呢?學佛的大多數都很善良,其間就要有善巧。善良而不善巧的,他說:“我就是直脾氣人,我就是見到什麼就要說什麼,我這個人是咋樣,我就說咋樣。”以為自己的脾氣直,以為自己說的老實話,但是這個老實話對眾生會產生一種什麼樣的影響,要注意。如果不注意,說出來很多時間就傷人心,讓眾生之間不和諧。所以,這個時間要注意。這兩種情形都屬於。

隨自己的意樂而說,只要你喜歡說這些東西那就算犯。不管你說老實話還是不老實話;不管你是直脾氣,不是直脾氣,只要達到破壞別人之間的關系,那就屬於這種。還有一種狡辯的,他經常說:“那兩個人的關系本來就不好嘛,何必用我說呢?我不說他們關系也不好嘛。如果他們關系真好的話,就是我挑撥離間也挑撥不了。但是我挑撥得了,說明他們本身就是不好,本身就是早晚都要離的。”所以,你看我們平時愛不愛落入這種窠臼?就很容易落入這種范疇。所以,有這種所針對的和合或者不和合的眾生有情,我們發起讓他們相互之間背離,或者關系越來越不好,我們說實在的話,或者不實在的話,達到了破壞別人之間的關系,別人理解了,你所說的內涵別人已經知道了,理解了,這就屬於犯離間語的究竟罪。

離間語分成兩個類別。一個是公開離間語,一般是具有權威的人在兩個人同時在的時候,當面以離間語使他們分開。“你們兩個都在啊,你給他說了什麼,是不是這樣的情形。他對你一直都很好,現在你這樣說該不該?”這兩個人一聽:“這個人原來是這樣的!”下來以後就背離了。這種關系。所以,當面用離間語使別人分開。“別人暗中說你這個人如此如此下劣,當面也如此如此迫害你,今天你們倆我看好像不是這回事。”故意裝作關心別人的樣子。類似這種當面挑撥離間的語言,就屬於第一類——公開離間語。還有,就是今天說的,“要不我們就對質,你要不相信就叫它過來。”叫過來,就屬於什麼了?叫過來就屬於公開離間語了。兩個人面對面,讓別人不舒服。第二個方面,是暗中離間語。比如,在情投意合的兩個人之間,在這個人面前就說:“我看你平時很關心他,但是我覺得他對你沒有你對他那麼好。”以離間語讓他們分開,就屬於暗中離間語。

六 粗惡語

第六個方面,是粗惡語。粗惡語就是說粗話、髒話、罵人的話,讓人心裡面不舒服。它所針對的環境,是能夠引生別人嗔恨心的眾生。這個就是粗惡語所針對的環境。只要你讓別人不高興,就是所針對的環境。

發心,第一個方面,對於這種眾生沒有偏差地認識。第二個方面,發起的心,就是你發起粗惡語,想要別人不高興,想讓別人產生這樣那樣煩惱的心,故意讓別人不舒服。“無事莫惱諸有情”,我們剛出家的時候,師父就經常告誡:“沒有事的時候不要去逞口舌之利,不要去讓別人不高興,要和合,在日常生活過程當中都要這樣注意。”但人與人之間不一定就是這樣,看到別人很高興,故意要說兩句話氣別人。等到別人不高興了,自己反而覺得高興。這個是我們的一種惡劣心態。

加行,就是以實在的話或者說不真實的話,或者依別人種姓的過失,或者依身相的過失,或者依職業的過失,或者依犯戒的過失,或者依現行的過失,說一切使對方不樂意聽的話。什麼叫種姓?種姓在中國沒有,但是相似的有,就是出生的高低貴賤。比如,“哎呀,你是城裡人!”“你是當官出生!”“你的父母親很有背景!”贊歎別人,這個是說別人背景好。說別人不高興的事情,“你這個山裡面出來的!”“你這個農村裡面出來的!”“你這個窮鄉僻壤裡面出來的!”“你這個沒有教養的家庭裡面出來的!”有這樣的話沒有?經常就有這樣的話。依身相的過失,“你看你這個矮子!”“你看你這個聾子!”“你看你這個啞巴!”“你看你這個丑八怪!”經常就是這樣,依別人身體上的過失來說。還有依別人職業上的過失,“你看你做的什麼職業,人家在當官,你在當什麼,你在當廁所的官!”以職業上的事情來挑別人的毛病。還有依別人犯戒的過失,今天看別人高興:“你高興什麼?你看你那天犯戒了!”讓別人不高興。還有現行的過失,身口意現在的一種過失。依這些種種的,或者真實或者不真實,哪怕你說真實也屬於這種,讓別人不高興。

究竟,就是對方聽了你的話理解了,情緒上也發生變化了。所以,這個就算犯究竟的粗惡語。粗惡語,比如我們對相貌丑陋的人公開宣揚他們的缺點,對那些有生理缺陷的盲人、聾人當面稱呼他們為瞎子、聾子,或者說出對方的罪惡,或者說出一些低劣的語言。今天我們這些人就是這樣,看別人長得胖,就叫別人肥妞;看別人長得瘦,就說這樣那樣的語言,反正看著什麼說什麼。看著別人腳是跛的,掰子(四川話跛子)就叫出來了。很容易就這樣叫。所以我們平時不太注意這種情形。以溫和的方式使對方心不愉快的語言也包括在惡語中。這個就更惡劣,他自己裝得一副清高的樣子,裝得一副沉穩的樣子,以非常溫和的語言,說出來讓別人跳八丈高的語言,這種人更惡劣。

七 绮語

第七是绮語。绮語,就是對對方沒有意義,沒有利益的話。你說出來干啥呢?對對方沒有利益的話不要說,沒有好處的話不要說。無利,就是沒有利益;無義,就是沒有內涵。我們四川人更應該要注意,擺龍門陣,吹牛,充殼子。充殼子是啥意思?不懂?以前我說過,別人充,就是充米,充米有實在的東西,充谷殼子有什麼實在的意思呢?沒有什麼實在的意思。所以,充殼子也就是這個思,說那些沒有意義的話。

這裡面有七種,第一是辯論過失。辯論就是斗爭、爭訟,第三個就是相互競爭。在這裡面發生這些話。第二個,於外道論典或者咒語愛樂、受持、讀誦。你今天學佛,“哎喲,這個道教音樂蠻好聽!”“那個道教咒語蠻好聽!”今天說*輪~,“哎呀,*輪~的咒語還不錯!”這也屬於這個范疇。第三個,是被苦惱所逼的語言。成天在那兒傷心歎氣,你說你為什麼要做這種事情呢?你高興一點不行嗎?別人聽到你這種語言,心裡面難受。所以這也屬於。第四個方面,是嬉笑、喜樂、愛欲之語言。經常開玩笑,把男女間的事情,黃色龍門陣說出來逗大家笑一笑,為他人做嫁。笑過有什麼意思呢?沒什麼意思。所以這些話也要注意。第五,是樂於在大眾中宣說王論、臣論、國論、盜賊論。跟你不相關的,你說這些干嗎?說這個國王又怎麼樣,那個國王又怎麼樣;今天薩達姆又怎麼樣,明天布什又怎麼樣,好像他家裡面的事情你都知道。但是跟你有啥相關呢?今天我們說這個市長又怎麼樣了,這個主席又怎麼樣了。樂於去談論不相關的事情,打發時間。所以說這個政治上的事情我們盡量不要說,說它干啥?跟你不相關,好好地修行。別人家庭裡的好壞,你不要去亂說。強盜、黑道、白道也不要去亂說。所以往往這些閒龍門陣還是招禍,惹禍的根源。第六種,就是說醉話,說瘋話,說癫狂語。所以這些都屬於。第七是說邪命語。什麼叫邪命語呢?邪命就是用不正當的方式去謀取錢財。邪命語,就是從語言上用不正當的方式去謀取這些錢財,那就屬於邪命的話。算命匠,今天你多而不少看過一點易掌經、四柱八卦,“你這個人,有大災難臨頭!”偽裝得莫測高深的樣子。說:“那怎麼辦呢?”“那你要破的話就拿點錢來。”這個錢一得到,邪命語。所以這些都應該要知道。這是所針對的環境。

加行,就是勤勇宣說绮語。說這些話的時候,你很積極,很勇敢。叫你辦正事的時候不積極,說這些話的時候很積極。這就是加行。我們今天實實在在大多數都有這種問題,叫你念佛,你無精無神;叫你吹龍門陣,吹死牛,三天不下來。不管男的、女的,他很厲害,嘴巴很能說。就是喜歡說這些東西。那就是加行。

究竟,就是你把這話說完了,那就算犯。這個裡面不需要他人解義。因為本身就是無意義的話,這個說出來有的聽,有的沒聽,聽與不聽只要你說出來就算犯。這是身體上和口業上的七種,下面還有意業上的三種。

我們今天的時間就到了。

(毒毒 整理)

 

 

上一篇:智海法師:《因果明鏡論》講記 五
下一篇:智海法師:《因果明鏡論》講記 七


即以此功德,莊嚴佛淨土。上報四重恩,下救三道苦。惟願見聞者,悉發菩提心。在世富貴全,往生極樂國。

台灣學佛網 (2004-2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