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閱讀

首    頁

法師開示

法師介紹

人間百態

幸福人生

精進念佛

戒除邪*YIN

最近更新

居士文章

寺廟介紹

熱點專題

消除業障

素食護生

淨空法師

佛教护持

 

 

 

 

 

 

全部資料

佛教知識

佛教問答

佛教新聞

深信因果

戒殺放生

海濤法師

熱門文章

佛教故事

佛教儀軌

佛教活動

積德改命

學佛感應

聖嚴法師

   首頁法師開示

 

達照法師:超越死亡 第一章 第三節 佛教輪回說

 (點擊下載DOC格式閱讀)

 

第一章 第三節 佛教輪回說

流轉三界中,恩愛不能脫。

棄恩入無為,真實報恩者!

眾生由於恩愛執著、迷惑造業的影響,而在三界六道之中流轉生死,受諸苦惱不能解脫。猶如車輪旋轉,循環不已,故名輪回。《心地觀經》說:“有情輪回生六道,猶如車輪無始終。”輪回又稱流轉、生死、輪轉、生死輪回、輪回轉生。《過去現在因果經》卷三說:“貪欲、嗔恚及以愚癡,皆悉緣我根本而生。又此三毒,是諸苦因,猶如種子能生於芽,眾生以是輪回三有。”[1]《大乘本生心地觀經》卷一〈報恩品〉也說:“眾生沒在生死海,輪回五趣無出期。”[2]《法華經》亦說:“三界無安,猶如火宅,眾苦充滿,甚可怖畏!”輪回在三有和五趣的眾生,都是被貪嗔癡等生死因緣所困縛,絲毫不得自在。所以,解脫輪回之苦,也就成為人生的一件重要大事,更是救護眾生的指導方針了。

質實而言,輪回的本意即是“不穩定”,生活在不穩定的時空當中,世界的美丑和情緒的苦樂,都難以預測,難以把握,難以穩定,難以自如。

從時空的現象來說,每一種生命的現象都具有明顯的不穩定因素。時空維度的差別,而導致了對世界觀感的不同。而且各種不同的世界觀感,可以在生死之際,進行彼此轉換,此即生命現象的輪回。

從我們的情緒而言,每一個眾生的情緒也都是極不穩定的。內心世界的苦樂感受,也就直接影響了生活態度和人生品味。而這些不同的人生態度和品味,又是可以通過觀摩、訓練來改變的,在起心動念之際,彼此就能互相轉換,這就是現實情緒的輪回。

凡夫具有強烈的不穩定因素,所以是輪回生死的眾生。佛菩薩解放了這種不穩定,因此是超越生死輪回的覺者。


一、生命現象的輪回

對於我們處在分段生死之中的人來說,三世輪回的道理,是很難明白的。但對生命現象的千差萬別,卻是可以肯定的。通過現代的科研調查,西方國家許許多多的“死亡經驗報告”和“前生記憶事例”,已經論證了輪回的真實性。

站在現實的“我”的角度來看,如果現實這一切可以算作是“真的存在”,那麼,三世輪回也應該如昨天、今天、明天一樣的存在。生命如同一條河流,有上游、中游和下游,這條河彎彎曲曲,一期生命就如所見到的眼前拐彎的一段河面風光而已,我們不知道它來自何方,去向何處,但它必有來去。在河流的任何地方投下任何東西,這些東西就一定會伴隨著河流往下游移動,常人所見到的只是河流的表面,因為常人的生命之河是受了嚴重的污染,如果清理了生命之河中的種種煩惱污染,便會明白生命中哪些是現在投下去的東西,哪些是過去就投下去的。所以說:“菩薩怕因,凡夫怕果”。從這點上講,學佛修行就是一項生命的環保工作。臨終關懷也是一項使生命更加莊嚴的綠色行動。

所以,相信三世輪回和因果循環,就是相信生命本身的一種規律。因為生命的內涵要遠遠豐富於生命的表面形式:表面短暫的,內在卻是永恆的;表面錯亂無序的,內在卻是規矩寧靜的。這些都能夠在現實的生命中深深地感受到。

對於輪回的現象,在各種經典中有詳細的描述,如《法句經》之〈生死品〉中說:“識神走五道,無一處不更,捨身復受身,如輪轉著地。”《法華經·方便品》曰:“以諸欲因緣,墜墮三惡道。輪回六趣中,備受諸苦毒。”《觀佛三昧經》卷六說:“三界眾生,輪回六趣,如旋火輪。”《身觀經》說:“循環三界內,猶如汲井輪。”《觀念法門》說:“生死凡夫,罪障深重,輪回六道。”

從這些經文中,我們可以看出,輪回的主體是“神識”,輪回的動力是“諸欲因緣”,輪回的處所是“三界六道”,輪回的形式是“捨身受身”,輪回的原因是“罪障深重”,輪回的結果是“受諸苦毒”。如此段段分離的生死狀況,也就是前文所說的分段生死。在神識受業力所驅動的情況下,生命長河中的不穩定情景也就顯得那麼必然,那麼實際。

輪回的主體就是神識,可以相比中國人所說的靈魂(但不同於靈魂),有情之心識靈妙不可思議,所以叫神識。《寶積經》說:“譬如風吹動諸樹木,發起山壁水涯,觸已作聲。以冷熱因緣所生,是故能受,然彼風體不可得見。……此神識界亦復如是,不可以色得見,亦不至色體,但以所入行作體現色。”《增一阿含經》卷七說:“吾是神識也,吾是形體之具也。”《藥師經》說:“彼自身臥在本處,具琰魔使,引其神識至於琰魔法王之前。”《楞嚴經》卷八說:“臨終時,先見猛火滿十方界,亡者神識飛墜,乘煙入無間地獄。”解脫輪回之後,神識就被淨化了。所以,佛教不主張“靈魂永恆不滅”,而主張生命全體的緣起緣滅,相似相續,不常不斷,無我、無我所,沒有主宰。

從輪回的環境來說,就是三界:欲界、色界、無色界;從輪回的現象來說,就是六道:地獄、餓鬼、畜生、阿修羅、人、天。這是三類六種有情的生命現象,各道眾生在時空維度上,都有很大的差異,在吉凶禍福、智慧賢愚上,也是各不相同。如同電視具有六個頻道一樣,三惡道純粹是悲劇的內容,三善道就是喜劇的畫面,其背後的導演則只有一個,那就是輪回的主體——神識。輪回的其它因素,似乎都只是各種演員、場景和道具。因此,我們完全可以在輪回中扮演一個喜劇的角色,當然也可以扮演一個悲劇的角色。同時,根據導演的需求和場景的情況,隨時可以改變悲劇和喜劇的角色,這就是生命現象的輪回。

在輪回中的我們,無論是悲劇還是喜劇,都是極不自由,也不能真正獲得永恆的安定。但無論如何,我們還是需要獲得喜劇的三善道,而不應去那悲劇的三惡道。因為在善道裡,我們才更有機會突破輪回的束縛。所以佛教臨終關懷的起碼要求,就是在臨終者行將選擇善道和惡道的時候,我們能夠助其一臂之力,使他們能夠以歡喜的心情去轉世(換頻道),從而使之有機會再進一步努力,解脫生死之苦。當然,根本目的就在臨終或者中陰之時,能夠引導他們擺脫輪回的束縛,從而獲得徹底的解脫——使他們自己當導演。
 

二、現實情緒的輪回

除了生命現象的輪回外,其實更重要的是我們現實情緒上的輪回。佛法講“一切唯心造”,就是說明了一切外部環境的存在,也就是我人內心世界的一種投射,特別強調了我們作為生命主體的主觀能動性。生活的環境和生命的表現形式,都是隨著我們內心世界的美丑好壞來展現的。也就是說,六道輪回的各種情形和性質,實際上都存在於我們的情緒之中。

據說南北朝時期的梁武帝曾經問志公禅師,如果有天堂地獄,能否帶他去親自一看。志公說可以。當時禅師就對著梁武帝破口大罵,惹得梁武帝怒火中燒,拔劍就砍志公禅師的腦袋。禅師一看,趕緊躲到柱子的後面,大聲叫道:“這就是地獄”。梁武帝猛然發現自己上當了,這才立即表示慚愧,並向志公禅師道歉。禅師就從柱子後面出來,大聲笑道:“這就是天堂”。梁武帝對此表示非常滿意。

這是一種“推因知果”的解答方式。六道輪回的因就是善念和惡念,殺盜*YIN*等十惡是三惡道的因,不殺不盜不邪*YIN等十善就是三善道的因。只要具有這些善與惡的心念,就會在條件具足的情況下,因緣和合,而得到相應的結果。因此,現前一念心的善和惡,就已經決定了當時體現的生命素質了。我們每個人的心念和情緒,就是如此的不穩定和循環不已,此即現實情緒的輪回。

如果從“依果尋因”的角度來看,那麼生命現象的輪回就是現實情緒輪回的外在表現。情緒的輪回就是我們現實生活中的情緒不穩定,而這種不穩定的情景,也直接相對應於六道的性質。亦即在情緒上可以分為六大類,對應情況是:

六道情緒對應表

六道

地獄

餓鬼

畜生

修羅

人道

天道

情緒

無奈

不滿

無知

好勝

正義

純善

表現

嗔恨

貪欲

愚癡

激烈

五戒

十善

每個人都有這六類情緒,而且基本上都沒有超出這個范圍,不停地重復著這些無奈或者善良,這就是“輪回”的意思。當一個人的情緒經常處於無奈、不滿、無知時,他所體現的現實生命就是痛苦的、黑暗的;而當一個人的情緒時常處在挑戰、正義、純善時,他的現實生命也就充滿了光明和喜悅。這是必然之理,也是因果緣起的立足點。

在十二因緣的流轉門中,無明、愛、取三煩惱,就是輪回的動力,即是現實輪回的主要情緒,即所謂“流轉三界中,恩愛不能脫。”因此,對於自己的情緒進行有效管理,就能體現出生命層次的提高。這也是佛教臨終關懷之所以要特別對於老、病、死者進行引導的悲心所在。希望憑藉這種關懷,能夠使親人、朋友或者陌生人,都能夠獲得更加完美自由的生命。因為,輪回的束縛,是完全可以超越的。

三、超越輪回的束縛

既然輪回就是生命和情緒循環不已的現象,具有不穩定性,具有無盡的局限和束縛,那麼,消除這種不穩定和解脫這些束縛,也就成為改善生命的終極目標了。所以,解脫生死輪回,就是佛法不共世間法的義趣所在。

六道輪回之所以能夠超越,是因為輪回的束縛乃是虛妄不實的幻象。六道都是由於凡夫眾生的虛妄分別而導致的,輪回的本身並沒有一個永恆真實的自我。輪回主體的神識就是“我執”的體現,這是生命中最大的一個誤會!一切都是以“我”為中心,圍繞這個被誤會的“我”,而造作了各種善惡好壞的事業,隨著這些善惡事業的力量,推動這個虛妄自我的主體——神識而上下循環,苦樂紛陳,輪回不已。

那麼,只要能夠解除生命中的這種“誤會”,消除由於誤會而產生的“我執”,停止以“我”為中心的一切行為,解放這個被束縛的“自我”,淨化生命中的負面因素,使生命呈現其本來面目,就能夠超越以“我”為軸心的苦輪,從此徹底解脫生死輪回。

超越輪回束縛的方法很多,歸納起來無非是“禅定”與“智慧”。修習禅定就可以消除不穩定的因素,使生命逐漸臻至穩定安詳;修習智慧則可以解脫煩惱痛苦的束縛,從而達到無拘無束、自由自在的灑脫境界,還我生命的真實。在定、慧都到了圓滿極致的時候,寧靜和光明的佛性,就完全顯露出來。此時,我們才算真正有了永恆的皈依。

所以,佛教的臨終關懷就是以“超越輪回的束縛”為目的,以適當的方法,使臨終者擺脫對死亡的恐懼,消除對自我的疑慮和誤會。使其在生死危難的關鍵時刻,得以醒悟,回歸自由的生命樂園——淨土。

誤會消除了,誤會引起的六道輪回也終止了;生命覺醒了,覺醒之後的身心世界也沒有障礙了。正如永嘉大師所說:“夢裡明明有六趣,覺後空空無大千。”

在知道眾生輪回六道,苦不堪言,確實是世間最根本的大事之後,那就應該妥善地解決這樁大事,使人生充滿覺悟的激情和超越的智慧,覺悟乃人生之真谛。只有通過對生命的究竟覺醒,才能夠免除夢幻顛倒的生死之苦,才能夠於大千世界之中來去自如。因此,“以覺為本”也就成為佛教人生觀的核心內容和價值取向之標的了。

--------------------------------------------------------------------------------

[1] 見《大正藏》卷三,第644頁中。

[2] 見《大正藏》卷三,第295頁上。

 

上一篇:達照法師:超越死亡 第一章 第二節 佛教業報論
下一篇:雪漠:真正的快樂,是心中的一點光


即以此功德,莊嚴佛淨土。上報四重恩,下救三道苦。惟願見聞者,悉發菩提心。在世富貴全,往生極樂國。

台灣學佛網 (2004-2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