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閱讀

首    頁

法師開示

法師介紹

人間百態

幸福人生

精進念佛

戒除邪*YIN

最近更新

居士文章

寺廟介紹

熱點專題

消除業障

素食護生

淨空法師

佛教护持

 

 

 

 

 

 

全部資料

佛教知識

佛教問答

佛教新聞

深信因果

戒殺放生

海濤法師

熱門文章

佛教故事

佛教儀軌

佛教活動

積德改命

學佛感應

聖嚴法師

   首頁法師介紹

 

蓮宗一祖慧遠大師

 (點擊下載DOC格式閱讀)

 

  慧遠大師(334—416)俗姓賈,山西雁門(原平縣崞陽鎮東)人。出生於世代官宦之家,幼即好學。十三歲時隨舅父令狐氏游學於許昌、洛陽等地。大師博學於儒、道諸經,深得儒學與玄學的真谛。二十一歲時,本打算渡江到南昌從學於名儒范宣子,正值戰亂,去南方的路梗塞不通,雖有志而不能。當時,著名高僧道安大師,建剎於太行、恆山,弘法利生,名聞遐迩。於是,大師攜弟弟慧持一起前去求學。因聞聽道安師講解《般若經》,而豁然開悟,感歎:“三教九流的學說,都如同糠秕一樣。”於是與弟弟慧持一起,落發為僧,發洪誓大願,以續佛慧命為己任。由於他勤誦精思,晝夜研習般若經典,所以對於佛教大乘般若思想深有心得,並經常登上講壇說法,聽眾無不悅服,因此也頗得道安大師所賞識與器重。道安大師曾贊他“佛教能在中國進一步的傳播,就在你慧遠了!”

  大師二十四歲時便開始講經說法,聽眾有聽不懂的地方,他常常能引《莊子》的言說來連接類比,以相應的概念來解釋佛理,使聽者豁然解悟。由於他能於講經時施善巧方便,於是老師道安大師特許他可以引用佛典之外的書籍來比附說明佛理。

  東晉孝武帝太元三年,大師欲隨道安師避惡離亂,被困於襄陽。道安大師決定解散諸徒眾,各自散去。臨別前,各隨從弟子皆被道安師教誨、叮囑,唯獨沒有對慧遠師說一句話,於是慧遠師跪請:“獨我沒有接受您的訓教,我怕老師把我當例外?”而道安大師告訴他:你對於我來說,沒有什麼可操心的了!”。於是,道安大師與道立等少數弟子,一起前往長安城。而慧遠師及慧持、昙邕等人一起去荊州,並留居於上明寺有五年之久。

  襄陽分手時,慧遠師本與同門道友慧永約好到羅浮會合的,所以五年之後,慧遠師又沿揚子江南下。到了浔陽,見廬山如此秀麗、清淨,便以為可以做息心斂影的修行之處。於此同時,又不期而遇慧永。慧永法師因受郡人陶遮挽留,所以早已於此留住多時,並築西林寺居之。聞聽慧遠師到此,不勝歡喜,並挽請慧遠師一同入山,相看廬山東麓地勢。慧遠師以杖杵地說:“如若有緣,此處可以住下,被杵之處就當噴出泉來。”言畢,果然有泉水應聲迸出,湧浚成溪。於是慧遠師決定住下,並築茅為庵,稱作“龍泉精捨”。過了不久,九江地區遭遇大旱,慧遠師來到泉池邊,虔誦《海龍王經》,忽見神龍從池中騰空而起,隨即大雨傾注,令大旱之年反成豐收之年。因此因緣,“龍泉精捨”也得名“龍泉寺”。

  東晉太元九年,慧遠大師是年五十一歲。其德高望重,早已聲名遠揚。前來求法者也漸眾,因為開講《涅槃經》而感得山神顯靈,資助材木,雷雨辟地。慧永法師告訴江州刺史桓伊說:“慧遠公宏道,使得徒眾越來越廣,來求法者也越來越多,住在我這西林寺,又小又不方便,是否可造一個大的寺院,你看如何?”桓伊聞聽有靈瑞顯現,便大生崇敬之感,於是奏明上方,建立東林寺於廬山東麓。東林寺大殿稱為“神運殿”。

  慧遠大師神貌威嚴,容正方稜,凡是見過其容的人,無不油然生起敬畏之心。曾有一僧人,打算供養大師用竹做的如意杖,入山寺住了好幾天,竟不敢呈見,最後悄然而去。又有一名叫慧義的法師,一貫剛愎自負,沒有肯服的人。來到東林寺,沒等上山就對慧遠大師的弟子慧寶說:“你們諸位都是庸才,才推崇你們的師傅,今天讓我試試,看他如何?”當他進寺時,正值慧遠大師講解《法華經》,他就想用問問題的方式來難住大師。沒想到,每每當他要提問的時候,由於心有余悸而汗流夾背,竟不敢提問,出來後對慧寶說:“此公真是了不起!伏物、蓋眾也是如此!”

  殷仲堪任荊州地方官時,路過寺院前來敬見大師,兩人一起來到溪邊松下,共談《易經》之道,一天下來竟不知疲倦。殷仲堪感歎道:“大師智識深明,實在難能可貴!”後來,晉室重臣桓玄征討殷仲堪,也帶兵路經廬山,要求大師出山見他,大師稱有病不見,於是桓玄親自入山見大師。桓玄的部下對恆玄說:“當年殷仲堪進山見慧遠是行大禮,您就不必也象他那樣也敬見慧遠了。”恆玄回答:“豈有此理,仲堪本來是個死人,他能跟我比嗎!”於是去見大師,但也不自覺地向大師行屈膝禮。恆玄依《孝經》之理討教於大師:“身體發膚,都是父母所生,不敢毀傷,否則不孝,僧人出家何以要剪削頭發呢?”大師也以《孝經》之語對應:“立身行道,揚名於後世,孝之終也。”恆玄稱“好!”於是本還想問的也不問了。博得了恆玄的敬佩之後,接著就征討殷仲堪之事,求教於大師。大師不予回答。恆玄又問大師是否對自己有什麼希望?大師以超然的態度說:“希望你也能能象殷仲堪一樣,做個施主。”等恆玄出了山,對自己的部下講:“慧遠大師,實在是我生平所未見過的!”恆玄後來得了勢,想請慧遠大師出來當官,遭到了請謝絕。當時,朝中曾就僧人要不要禮敬帝王之事展開過爭論,恆玄由於聽從了大師的意見,立“僧人不必禮敬旁帝王”的條例。這在中國佛教史上留下了深遠的影響。每逢西域有僧人、大德來中國,慧遠大師定要懇恻問訊。鸠摩羅什大師(中國四大譯經師之首)在關中譯經時,慧遠大師曾致信通好,二人書信往來,討論佛法奧義,各相欽慕,並且互贈衣物、偈贊等類。許多外國僧人也都說中國有高僧,經常梵香禮拜,向東稽首,欽仰大師之德。可見大師威名遠揚。大師也有感於江東地區佛法之衰,曾遣人西行取經,歷經長期的跋涉,請來諸多梵文經典,組織翻譯、流通。安帝元興元年,大師在東林寺創立了中國有史以來的第一個淨土宗道場——白蓮社,設壇立誓,求生彌陀淨土。為使修行精進,鑿池種蓮花,木刻十二葉蓮花立於水中,隨波旋轉,分別刻上晝夜時分,作為念佛修行的時間表。當時,加入蓮社的有一百二十三位名士大德。慧遠大師對他們講:“你們能來此修行念佛,不就是為的往生極樂世界嗎!”於是令蓮社中設西方三聖像,並讓劉遺民居士作《往生發願回向文》刻於石碑之上。王喬之居士等作《念佛三昧》詩,大師為此親自作序說:

  “功高易進,念佛為先,自心本來是佛,只要念佛,不間斷到一心不亂,自心與阿彌陀佛打成一片,此時自心即是淨土,自性即是彌陀,念到此境界便能了生脫死、出六道輪回。念佛即便不能大徹大悟,也能往生淨土,因其願與阿彌陀佛本願感應道交。所以,念佛求生淨土,是修行的最上法門……”

  大師自入廬山定居於東林寺以來,三十二年間,最初的十一年裡,曾三次念佛面睹西方極樂聖境,但並未予人說。晉義熙十二年七月三十日晚,大師於般若台上坐禅入定,親見阿彌陀佛身滿虛空;圓光之中有諸化佛顯——觀世音、大勢至二菩薩左右侍立。又見水流光明,分十四支,流注上下,演說“苦、空、無常、無我”之音,正如《十六觀經》所言之相。阿彌陀佛告師說:

  “我因為本願的力量,前來告慰於你,你當在七日後,往生到我極樂世界國剎。”

  當時大師也見到了蓮花社的同修中,先於他往生的佛馱耶捨、慧持、慧永、劉程之等人,都在佛的兩側。這些人都向大師頂禮問:“大師您發願最先,為何來的卻比我們晚呢?”

  出定後,大師把境中所見告訴了弟子法淨、慧寶等人。“我自從住居東林寺起,十一年來,曾三次見到阿彌陀佛,今天又見到了,我肯定要生淨土了!”又說:“七日之內,我就會往生了。”於是大師向弟子制定了遺誡:

  “我已然知道了要走的日,這麼多年來在此廬山隨緣消業,自以為畢竟到了出頭之日,所以我要絕跡外緣,以求達到往生的志願……等我往生後,你們要把我的骨骸埋在松林下,以山嶺為墳,與土木同狀……我以虔誠之心往生,就是為報佛世尊之恩,要幫他一起弘法利生。”

  弟子們聽得此話,無不悲痛。大師因為世情難割,於是打算暫留七日。圓寂前示疾,有大德長老請求他以豉酒來治病,大師說:“戒律上沒有這一條,不許!”。於是又請他喝米湯,大師又說:“過午不食,現在已經過中午了。”所以不喝。於是又有人端來蜜水請他喝,大師又讓弟子們查查看戒律條文是否有禁令。律文還沒查過半卷,大師已經悄然而逝了。僅從此處,足見大師之慈悲,臨往生前還要示疾,以此形式教誨眾弟們。

  大師往生後,弟子們與浔陽太守阮侃一起,把大師的軀身舉葬於西山嶺,累石為塔。謝靈運居士為其建碑,以銘遺德;張野居士作序,宗炳法師又立碑於東林寺門前。

  慧遠大師歷朝被封的谥號有:

  晉安帝義熙年,谥:廬山尊者、鴻胪大卿、白蓮社主。

  唐宣宗大中二年,谥:辯覺大師。

  南唐升元三年,谥:正覺大師。

  宋太宗太平興國三年,谥:圓悟大師。

  宋孝宗乾道二年,谥:等遍正覺圓悟大法師。

  慧遠大師著書如下:

  《大智論要略》二十卷(亦名《釋論要鈔》)、《不敬王者論》一卷、《問大乘中深義十八科(並羅什答)》三卷、《大智論序》一卷、《阿毗昙心序》一卷、《三法度序》一卷、《妙法蓮華經序》一卷、《明報應論》一卷、《修行方便禅經序》一卷、《辯心識論》一卷、《法性論》一卷、《沙門祖服法論》一卷、《釋三報論》一卷、《佛影贊》一卷。


 

上一篇:悟常法師:阿彌陀佛不可思議
下一篇:蓮宗二祖昙鸾大師


即以此功德,莊嚴佛淨土。上報四重恩,下救三道苦。惟願見聞者,悉發菩提心。在世富貴全,往生極樂國。

台灣學佛網 (2004-2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