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閱讀

首    頁

法師開示

法師介紹

人間百態

幸福人生

精進念佛

戒除邪*YIN

最近更新

居士文章

寺廟介紹

熱點專題

消除業障

素食護生

淨空法師

佛教护持

 

 

 

 

 

 

全部資料

佛教知識

佛教問答

佛教新聞

深信因果

戒殺放生

海濤法師

熱門文章

佛教故事

佛教儀軌

佛教活動

積德改命

學佛感應

聖嚴法師

   首頁居士文章

 

鎌田茂雄:華嚴經講話 十七、文殊菩薩之聖地——菩薩住處品

 (點擊下載DOC格式閱讀)

 

十七、文殊菩薩之聖地——菩薩住處品

五台山大華嚴寺

中國山西省五台山台懷鎮之前街,有條名「楊林街」者,陳列著各式各樣紀念呂、土產等物,通過此街,即可見到顯通寺之鐘樓。越過鐘樓即到顯通寺山門。門柱上之對聯:

冥直體於萬化之城

顯德相於重玄之門

乍見此聯,即憶起華嚴宗第四祖清涼澄觀(公元七三八——八三九年)於《華嚴經疏》序文是即有相同之文。澄觀之文被寫於大為通寺之山門,足見此寺院與澄觀當有甚深因緣。

踏進顯通寺總門,即進到松木立之廣場。顯通寺系由七殿堂組成,自南至北一列並排,首先為觀音殿,其次大文殊殿、大雄寶殿、無量殿,千缽文殊殿、銅殿、最後為高殿。

供奉文殊菩薩者為大文殊殿,其殿內供奉大小文殊菩薩這塑像七尊。中尊為大智文殊,西台為師子文殊、南台為智慧文殊、中台為儒童文殊、北台為無垢文殊、東台為聰明文殊,北後為甘露文殊。

「無量殿」系以《華嚴經》為主,又稱七處八會殿,殿內供奉《華嚴經》教主毗盧遮那佛。

銅殿之前有銅塔,曾仿五台而列有五塔,現僅存東台塔、西台塔二塔,皆有十三層塔身為基台。銅塔之東有妙峰祖師殿,據雲殿內曾供奉華嚴宗第四祖清涼大師澄觀之肖像。

顯通寺,為五台山既古且大之寺院。據傳為後漢時明帝所造之大孚靈#寺為最早,事實上,或為北魏孝文帝時所建立之寺院。

大孚靈·寺之「孚」,為「信」之意,帝王信奉佛教,所建造之寺院亦因而稱為大孚;靈·者,以其山形類似印度靈·山(即耆#崛山GRDHRAKUTA,位於王捨城東北,因釋迦佛於此說法而馳名),故有此名。因大孚靈#寺前有大花園,故此寺又名為大花園寺。則天武後時,譯出,八十華嚴經》,因經文中雲文殊菩薩住於清涼山,故此寺又改稱為大華嚴寺(澄觀《華嚴經隨疏演義鈔》卷七十六)。總之,昔時之大孚靈#寺著述《華嚴經疏》,故奉勅改為大華殿寺(《廣清涼傳》卷上)。總之,昔時這大孚靈·寺,今之顯通寺,於唐時,曾因《華嚴經》之因緣而稱為「大華嚴寺」,乃為屬實之事。

五台山之華嚴行者——澄觀

澄觀於大歷十一年(公元七七六年)登五台山,巡禮五台,參訪文殊之靈跡,並獲得靈瑞,得以禮拜文殊菩薩之真容。然澄觀並不以禮拜文殊菩薩之真容為滿足,尚欲禮拜普賢菩薩。因文殊表「智」、普賢表「理」,智理不二之當體即「毗盧遮那」,知悉此義之澄觀,於是下五台山,朝向普賢菩薩之聖地——四川首峨眉山而去,其目的即在禮拜普賢菩薩。於峨眉山,現今亦可見到佛光或佛燈。於當時,欲登峨眉山,實為艱難之事。攀登峻險之山道或急坂,最後,終於禮拜了普賢菩薩之聖容,澄觀亦因此豁然大悟。此乃文殊、普賢、毗盧遮那等三聖徹底圓融所提之悟。是後,澄觀曾著《三聖圓融觀》,想即得自此時之體驗。雖不能洞悉其緣由,但自峨眉山佛文化圈內如安岳縣、大足縣之華嚴經洞中,散布為數甚多之華嚴三聖像,或可推斷乃與澄觀之「三聖圓融觀」思想多少有所關連。(兼田〈中國·重龍山石窟上安岳石窟》,刊於《大*輪》五七卷二號)

至峨眉山禮拜過普賢菩薩之澄觀,隨即又返回山西五台山,住於大華不嚴寺。五方賢林和尚曾邀請澄觀講《華嚴經》。澄觀經思考後,認為法藏之《華嚴經探玄記》文章繁雜,而文義又嫌簡約。曾經合文殊、普賢二聖為毗盧遮那而有所悟之澄觀,認為若不重新注釋《華嚴經》,以弘通其真義,將愧對二聖。

於是,澄觀決心重注《華嚴經》。是夜,夢見一金人,立於向陽處朝澄觀招手;;澄觀應之前往,遂被金人所吞。夢醒後,全身汗流夾背。澄觀略加思考,認為金人乃「光明」之意義,自身為光明所吞,即自身成為光明,或此即自身亦能遍照之意。因此,澄觀認為此乃自己注釋《華嚴經》,然後弘揚其教法,以遍照一切之意。

因此,澄觀於大華嚴寺開始執筆撰述《華嚴經疏》,此為興元元年(公元七八四年)正月。嚴冬之五台山,冷時溫度曾下降零下十五度或二十度。大華嚴寺雖被風雪侵襲,但澄觀卻仍日日執筆不斷。終於經過了四年之歲月,至貞元三年(公元七八七年)十二月完成。大華嚴寺特舉辦千僧供養以祝其完稿,此即現存之《華嚴經疏》六十卷。

完成《華嚴經疏》後,澄觀復作一夢,夢見自身變成龍,其首攀於南台之山峰上,龍尾掛於山北,於青空下鱗片燦然發光,瞬間,龍身一動,化出千條小龍,跳躍於碧空,而後分散消失。澄觀悟知此夢乃明示必須將華嚴之教法分散流布。於是,翌年正月,應賢林和尚之請,開講新著之《華嚴經疏》(《宋高僧傳》卷五,〈五台山清涼寺澄觀傳〉)。今之顯通寺即澄觀開講 《華嚴經》之道場。

清涼山之文殊菩薩——菩薩住處品第二十七

三者 第六他化自在天曾自十一品開始,前述〈壽命品〉第二十六之後,即〈菩薩住處品〉第二十七。〈菩薩住院處品〉,乃繼〈壽命品〉以時間敘述佛德之後,「約空間說明菩薩之化用」,即以空間說明菩薩之活動。

〈菩薩住處品〉中,由心王菩薩述說有關菩薩之住處。首先,東方有菩薩之往處——名為仙人起山,由金剛勝菩薩率三百菩薩眷屬居住,並常時說法。以下,依順序舉出菩薩之說法場所及菩薩之名稱、眷屬數,如:

南方——勝縷閣山——五百眷屬

西方——金剛焰山——無畏師子行菩薩——三百眷屬

北方——香聚山——香象菩薩——三千眷屬

如此,各舉出東西南北方之山名,並敘述諸菩薩說法之情況。其次,經文又雲:「東北方有菩薩住處,名清涼山,過去諸菩薩常於中住。彼現有菩薩,名文殊師利,有一萬菩薩眷屬,常為說法。」

如上所述,或許撰寫 《華嚴經·菩薩住處品》者,以印度為中心,列出實際山名,或傳說中之山名,並列出諸菩薩名,各住於山中,如此思考而撰此〈菩薩住處品〉;而並非具體地指示出某年現實之山,何況更不可能以遠離印度,位於中國之五台山列入思考之內。

然而,〈菩薩住處品〉中之一文,即謂「東北方有清涼山,住有文殊菩薩,常為一萬眷屬說法」,此種說法給予中國佛教徒強烈之··。則天武後時,華嚴宗之大成埏——賢首大師法藏,於其撰述之《華嚴經探玄記》卷十五中,有雲:「清涼山則是代州五台山是也,於中現有古清涼寺,以冬夏積雪故以為名。此山及文殊靈應寺,有傳記三卷。」(大正三十五·頁三九一上)

法藏進已認為 《華嚴經》之清涼山,即五台山。此山中,現有清涼寺,所以名為清涼山者,乃因冬夏山頂皆積雪之故。此外,法藏之《華嚴經傳記》卷四中,更列有曾於五台山拜見文殊菩薩之解脫與明曜二人之傳記。解脫出身於五台縣,曾師事山西省介山抱腹嚴之慧超習禅,後歸五台山,於西南山麓建佛光精捨(現今之佛光寺)。依《華嚴經》修佛光觀之解脫,曾至位於中台東南、花園北方之大孚靈E寺(大華嚴寺),再三拜見文殊菩薩。法藏因解脫、明曜二人得見文殊菩薩,頗受感動,於是於《華嚴經傳記》中加以記載。

清涼山即五台山

《華嚴經》之〈菩薩住處品〉中所說之清涼山即中國五台山之說,並非始自華嚴宗法藏所說。四分律宗之大成者,初唐時之道宣(公元五九六——六六七年),於其所撰之《集神州三寶感通錄》卷下(大正五十二·頁四二四下),有如下之語:「代州東南五台山,古稱神仙之宅也。山方三百裡,極2嚴崇峻,有五高台,上不生草木,松柏茂林,森於谷底。其山極寒,南號清涼山,亦立清涼府。經中明文殊將五百仙人往清涼雪山,即斯地也。所以古來求道之士,多游此山。」

道宣活躍於七世紀中葉,其時即傳說《華嚴經》之清涼山即山西省之五台山。道宣之記述頗為正確,五台之頂不生草木,松柏繁茂於谷底,五台山之狀況,至今仍如此。

又據道宣之記述,中台有北魏時孝文帝所立之千余小石塔;中台頂上有大泉稱為「太華池」。今之中台頂上雖無大泉,但卻有小泉到處湧出,夏季時,绮麗之高山植物開滿無數小花。

道宣與此同時法藏已明言五台山即清涼山,受其影響之澄觀,於注釋〈菩薩住處品〉時,有如下之言:「清涼山即代州雁門郡五台山也。於中現有清涼寺,歲積堅冰,夏仍飛雪,曾無炎暑,故曰清涼。五峰聳出,頂無林木,有如/土之台,故曰五台。」(大正三十五·頁八五九下)

如此,夏季亦降雪。因無炎暑,故稱為清涼山。澄觀更雲經文中「東北方」者,乃暧昧之表現方式。於是,引用唐菩提流志所譯《文殊師利寶藏陀羅尼經》,有下列經文:「我滅度後,於瞻部州東北方,有國名大振那,其國中間有山,號為五頂,文殊師利童子行居住。」

據此經文,則謂印度之東北有振那國(中國),其國有山名五頂(五台)。據此經文敘述,而知《華嚴經》。據此經文之敘述,而知《華嚴經》所言之清涼山即中國之五台山。

澄觀於《華嚴經疏》第四十七卷(大正三十五·頁八五九下)又雲:「余幼尋茲典,每至斯文,皆掩卷長歎,遂不遠萬能裡,委命樓讬聖境,相誘十載於茲。」

即謂澄觀讀《華嚴經》,至〈菩薩住處品〉之此段經文時,深受感動,遂不遠萬裡深入五台山,且長達十年之久。於五台山大華嚴寺,或曾留有澄觀所述之感慨耶!

安陽之靈泉石窟

此外,〈菩薩住處品〉中,有關「中國」者,尚有如下之記述:真旦國土有菩薩住處,名那羅延山,過去諸菩薩常於中住。

據此可知,中國有所謂「那羅延山」,為菩薩之住處。澄觀認為那羅延山者。或指堅牢山,即青州之牢山,或指五台山南台之那羅延窟。《廣清涼傳》卷上謂,東台之十一靈跡中。有那羅延窟。

那羅延窟之那羅延,即Narayana音譯,為印度教毗濕奴女神之別名,佛教則指金剛山。

五台山之那羅延窟之外,河南省安陽靈泉寺之大住聖石窟,又稱為那羅延窟靈泉寺位於河南省安陽市西南三十公裡太行山脈之支脈,寶山之東麓。大住聖窟開鑿於隋開皇九年(公元五八九年),為靈泉寺石窟群中最殊勝者。此窟位於靈泉寺西端五百公尺之寶山南麓之石灰巖斷崖上,面南雕塑而面。門外兩側之石壁上,雕有淺龛,其中有巨大之護法神王立像之浮雕,對面右側那羅延神王,左側為迦毗羅神王。門外兩側之石壁上,刻有《華嚴經》、《大集經》、《摩诃摩耶經》等經文。

石窟內部之東西北三壁,雕有巨大拱形之佛龛,北壁為盧捨那佛龛、東壁為彌勒佛龛、西壁阿彌陀佛龛。北壁盧捨那佛龛之中心,有高一·○二公尺之盧捨那佛,結跏趺坐;左右有菩薩立像。此大住聖窟即被稱為寶山之那羅延窟,再從那羅延神王之浮雕亦不難知悉。

寶山之那羅延窟

靈泉寺之大住聖窟,即那羅延窟,如上述於隋開皇九年(公元五八九年)由靈裕開鑿。靈裕之傳記,於《續高僧傳》卷九有之,為被尊稱為「裕菩薩」之高僧。隋文帝及皇後均曾依之受菩薩戒,並奉诏任國統。傳記中有雲:

於寶山造石龛一所,名為金剛性力住持那羅延窟。面別镌法滅之相。

據此亦可得知於寶山營造名為「那羅延窟」之石窟。那羅延窟之取名,可知系來自《大集經·月藏分——建立塔寺品》及《華嚴經》之〈菩薩住位處品〉。

因憂慮末法之到來,以及法滅之靈裕,著有《滅法記》一書,由此可知其對末法之強烈自覺。那羅延窟營造於公元五八九年,於十五年前(公元五七四年),曾有北周武斷行廢佛、燒卻經典、毀壞佛像、勒令僧侶還俗;有不還俗者,皆遭誅殺;寺院充作貴族邸宅。時,還俗者有三百萬人,被沒收之寺院有四萬所。

親自體驗廢佛事件之靈裕,乃決意必須令教法永存。於是,將經典刻於堅固之巖壁上,這上後寶山那羅延窟之營造。繼靈裕之刻經事業,隋代時,有靜琬於大業年間(公元六○——六一七年),發願於北京郊外房山刻一切經,此即聞名遐·之房山石經。

立十願

《華嚴經》之〈菩薩住處品〉,經文簡短,以印度為中心,記述諸菩薩所住之山名或場所,其中,提及文殊菩薩住於清涼山,及有關真旦國(中國)那羅延山等記事,因而更加敘述中國之五台山及靈泉寺石窟之那羅延窟。然而,澄觀對〈菩薩住處品〉之矚意,卻較誰都重視。澄觀於注釋〈菩薩住處品〉時,曾詳細記載自身所住之五台山,即清涼山之情況。由此可知,澄觀對清涼山,即五台山執情之深。

澄觀生平曾立有十願。其中有:

一、長止方丈,但三衣缽,不蓄長。

二、當代名利棄之如遺。

三、目不視女人。

曾任七帝國師之澄觀,不自求名利,更「目不視女人」。一心只求拜見五台山之文殊菩薩,雖入山,卻不曾目視女人。至五台山,雙目所視者,為清澄之長空、绮麗之高山植物、滿開之小花,以及為積雪的覆之潔白山峰,此外,即《華嚴經》之文字。為注釋經文,曾不停地躍動精神,終於凝結成《華嚴經疏》六十卷。

七、長講華嚴大經。

八、一生晝夜不臣臥。

此二願亦非常人所能行,澄觀講《華嚴經》,可說身心以赴,終生不臥睡,僅坐息而已。澄觀世壽達一百二歲,如此高齡,哐即生涯依願修行之累積。(《宋高僧傳》卷五〈澄觀傳〉)

高齡百二歲,此亦非普通人所能入,若以現代情況而論,或約為一百五十歲。在如此長壽之生涯中,開講

《華嚴經》,實乃傾注全部身心性命。目不視女人、感得五台山之靈氣而長達百二歲之澄觀,堪稱為五台山之華嚴行者。

《華嚴經》之〈菩薩住處品〉,經文雖短,但以其經文為主而有東亞佛教聖地五台山產生,實為極不思議之因緣。現今,文殊菩薩之聖地——五台山,仍屹然長存。

 

上一篇:鎌田茂雄:華嚴經講話 十六、無量數與壽命——心王菩薩問阿僧只品、壽命品
下一篇:鎌田茂雄:華嚴經講話 十八、如來之光明—佛不思議法品、如來相海品、佛小相光明功德品


即以此功德,莊嚴佛淨土。上報四重恩,下救三道苦。惟願見聞者,悉發菩提心。在世富貴全,往生極樂國。

台灣學佛網 (2004-2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