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閱讀

首    頁

法師開示

法師介紹

人間百態

幸福人生

精進念佛

戒除邪*YIN

最近更新

居士文章

寺廟介紹

熱點專題

消除業障

素食護生

淨空法師

佛教护持

 

 

 

 

 

 

全部資料

佛教知識

佛教問答

佛教新聞

深信因果

戒殺放生

海濤法師

熱門文章

佛教故事

佛教儀軌

佛教活動

積德改命

學佛感應

聖嚴法師

   首頁世間百態

 

劫持人質的張方述:“母親走了,我的孝還沒有盡到”

 (點擊下載DOC格式閱讀)

 

兄弟劫人質救母續:哥哥獄中視頻看母親葬禮
哥哥獄中觀看母親葬禮。

兄弟劫人質救母續:哥哥獄中視頻看母親葬禮
再見媽媽。

兄弟劫人質救母續:哥哥獄中視頻看母親葬禮
  2009年4月21日上午,張方述和張方均為了籌款給患腦溢血的母親治病,在白雲區三元裡古廟附近,持水果刀劫持了路人作為人質,“只求有關部門能夠貸款給我18000元”。

兄弟劫人質救母續:哥哥獄中視頻看母親葬禮
  2009年9月25日上午,謝守翠從老家來到廣州,在律師的陪同老淚縱橫兩度向法官下跪,並一再向本報記者表達了自己的憂慮。

  9月8日,“劫人救母”的張氏兄弟的母親、53歲的謝守翠腦溢血復發猝然離世。日前

  大兒子張方述在監獄觀看母親下葬

  ■文/新快報記者 曹晶晶 通訊員 劉洪群 尹華飛 阚淼 圖/劉洪群

  “以前,我認為,母親是樹,我就是樹上的葉子,她走我就走。現在,經過好多人的教育,我覺得,生老病死,花開花落,我能接受了。”昨日,母親謝守翠帶著遺憾入土為安了,她臨終前未能見到的大兒子張方述跪在樂昌的監獄裡通過視頻,送遠方的母親最後一程。面對視頻裡母親的遺像,張方述痛哭流涕,長跪不起。據了解,這種特殊的送葬方式在全國監獄系統尚屬首例。

  獄警和記者被感動落淚

  昨日中午12點,記者在樂昌監獄的心理輔導室見到了張方述,削瘦的他眼睛紅腫。重慶衛視的記者將靈堂、守夜和昨日下葬的情況拍成視頻,傳輸到南方電視台處,再由南方電視台的記者用電腦給張方述播放。

  一看到靈堂上母親的遺像,安靜的張方述忽的一下從椅子上站起來,撲通跪倒在地,痛哭流涕。他眼睛盯著屏幕,咬著嘴唇,悶悶地泣不成聲,嘴裡含混地喊著“媽媽”。視頻播放到下葬鏡頭時張方述問:“葬到哪裡了?”得知母親葬回了老家,走得安詳,張方述才稍許平靜下來。在近20分鐘的守靈堂和入土下葬的視頻播放過程中,張方述一直跪著不停地流淚,旁邊的獄警不時給他遞上紙巾,偶爾還為他擦拭臉上的淚水。張方述的哭聲和視頻中張方均哭聲、4歲兒子的哭聲及哀樂融合在一起,震撼著在場的每個人,很多獄警和記者都忍不住灑下同情的淚水。

  視頻聊天望弟弟撐起家

  送走母親後,張方述擦干眼淚,整好囚服,開始用網絡視頻和弟弟張方均聊天。由於張家太過偏僻,沒有傳輸網絡,張方均專程趕到開縣和哥哥視頻。

  “媽走了,這是事實,我們應該接受!”在視頻對話中,由於重慶那邊的信號不太好,張方述重復幾次與弟弟和兒子通話的開場白。

  “你在外面,家裡你要撐起來,一定要好好對待家人。我一直寫信回去,叫媽媽不要擔心。因為地址寫錯了,所以沒有收到。她是不是背了思想包袱?媽媽走的時候,真的什麼都沒有說嗎?”張方述心裡還是放不下母親。

  “出去後,我們兄弟兩人親自向被我們劫持的女孩道歉,這個事情我心裡一直很內疚。”張方述對弟弟說,張方均回答說“好”,並說等自己的緩行刑期結束了就來廣東看哥哥。而張方述希望弟弟對家裡的事情多操些心,不用惦著來看他。

  “喊爸爸!”張方均和哥哥聊完之後,把侄子小龍抱到了攝像頭的前面。在張方述和張方均聊天的時候,5歲的小龍一直香香地吃著面包,一臉不識愁滋味的可愛。由於太久沒見張方述,他沒有認出鏡頭前的那個人就是自己的爸爸。“爸爸!”小龍在叔叔的提示下對著攝像頭大喊了兩聲。“想不想爸爸?”“想。”在張方述與5歲兒子的對話中,一再叮囑兒子要聽二爸(張方均)的話,聽老師的話。“爸爸上班去了,回去後給你買車車,記住爸爸話啊!”

  對話

  母親的走和我脫不了干系

  希望她在天之靈能理解我

  刀劫人質救母,一年後,母親依然離開了。子欲養而親不待,付出了慘痛代價的張方述如今在想些什麼?記者昨日在樂昌監獄采訪了張方述。一提到媽媽,張方述就淚如泉湧。

  母親去世那晚整夜失眠

  記者:媽媽去世那天你有沒有什麼感覺?

  張方述:有啊,那天晚上我失眠,一晚上沒有睡著。

  記者:這兩天心情如何?

  張方述(哽咽):我想我媽媽,想她對我的好,想她的點點滴滴,她幫我洗衣服。我們家雖然窮,但她對我們很好。

  記者:有沒有爭取減刑的想法?

  張方述:我就是為了她在這裡好好改造的。我有一張報紙,是我從看守所裡帶過來的,上面有我母親的相片,就一點點。我每次想她,就拿報紙看一下。我在這裡沒有犯過一次規,一次錯,就是為了早點出去見她……

  讓弟弟要對繼父好一點

  記者:你有什麼話要我們帶給弟弟的嗎?

  張方述:這裡的人都對我很好,你要堅強一點。(對於媽媽的去世)我已經能夠接受了。以前我認為,母親是樹,我就是樹上的葉子,她走我就走(哭)。現在,經過好多人的教育,我覺得,生老病死,花開花落,我能接受了。

  記者:對小孩放心嗎?

  張方述:我對小孩放心,我弟弟在家。不過弟弟對我繼父有些偏見。說實話,繼父對我們不是很好。現在繼父老了,我們不要再計較了,不要讓他有包袱。我想對他說,雖然我們不是你親生的兒子,但我們的小孩是你永遠的孫子,我們會像對母親一樣的對你,不要有心理包袱,要少喝酒。我會好好改造,爭取早日團聚。

  出獄後想當面向人質道歉

  記者:出去之後做什麼?

  張方述:我母親的走和我脫不了干系。我用這個手段去救她,她當時就不肯接受治療。她接受不了這種手段,也擔心花錢。但當時我們也確實沒有其他的辦法,我希望她在天之靈能夠理解我的心。

  記者:你對人質有什麼想說的?

  張方述:我一直對她很內疚,她與我既無怨又無仇,我看了報紙,看見我持刀的畫面,我的心狠狠疼了一下。我想出去當面道歉,這個是我的心願。

  “哪怕失去性命,我也要救我的母親”

  記者:你有沒有想過,出獄後會回老家,還是在廣州工作?

  張方述:當初,我打算出來之後,先找一家制衣廠,做到過年,再和方均一起回家給她一個驚喜(他以為方均在廣州打工)。現在媽媽走了,我打算出去之後在廣州找個制衣廠的工作,盡力幫助像我這樣的人。所有的子女都要孝敬父母,不要像我這樣,母親走了,我的孝還沒有盡到(流淚)。母親走了,留給我的是永遠的痛。

  記者:如果有選擇的話,你還會用這種辦法救母親嗎?

  張方述:我當時沒有法律意識,現在不會用犯法的手段了。不過哪怕失去性命,我也要救我的母親。

 

上一篇:淨空法師:我們修行到底是弘法利生重要,還是自己求生淨土重
下一篇:揭露我的陰暗心裡


即以此功德,莊嚴佛淨土。上報四重恩,下救三道苦。惟願見聞者,悉發菩提心。在世富貴全,往生極樂國。

台灣學佛網 (2004-2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