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閱讀

首    頁

法師開示

法師介紹

人間百態

幸福人生

精進念佛

戒除邪*YIN

最近更新

居士文章

寺廟介紹

熱點專題

消除業障

素食護生

淨空法師

佛教护持

 

 

 

 

 

 

全部資料

佛教知識

佛教問答

佛教新聞

深信因果

戒殺放生

海濤法師

熱門文章

佛教故事

佛教儀軌

佛教活動

積德改命

學佛感應

聖嚴法師

   首頁法師開示

 

大虛法師:《楞嚴經》講記(7)

 (點擊下載DOC格式閱讀)

 

  帶血的翻譯

  今天是我們《楞嚴經》的第三講,上節課我們講到了《楞嚴經》的來歷,講到了是龍樹菩薩從海底龍宮把《楞嚴經》這個法寶、寶藏給請了出來,然後獻給了當時的印度國王。但是出乎龍樹菩薩的好心、預料,國王雖然非常尊重這部經典,也非常尊重龍樹菩薩,但是並沒有按照龍樹菩薩所期望的那樣,把這部經典弘揚開來,普利人天,而是束之高閣,把它給收藏了起來,而且嚴禁流通,嚴禁一般人閱讀——這是很奇怪的一件事兒。

  所以這部經典雖然沒有在大范圍內流傳開來,但是看過它的高僧大德、西域的高僧大德已經有不少,所以它的名聲在西域諸國終究還是傳揚了開去,知道的人很多,聞名的人很多,但是真正看過、能有這個福報真正看過這部經典的人很少。

  那麼一直等到了我國隋朝的時候,有一位外國的出家人(也就是印度的出家人),他不遠千裡從西域、從印度來到我們中國,他聽說在我們東土、在當時的東土有一位號稱是“小釋迦”的智者大師,於是他就前來拜訪。智者大師知道吧?大家應該聽說過吧?稍微熟悉佛教歷史的都應該知道,智者大師是我們天台宗的實際的創始人,一代宗師,一代大祖師!那麼這兩位大師——西域的大師和我們東土的祖師相見之後,兩位大師就交流得很融洽,據歷史記載“法喜很充滿”。

  這位印度的大師就告訴智者大師說,你提倡的止觀法門中有三種觀照方法——所謂“一心三觀”(比較專業的名詞),這個“一心三觀”和佛陀在《楞嚴經》裡講的意趣完全符合,你是對的、正確的……雲雲,這個印度的大師就對智者大師這麼講。講到這裡大家要曉得,智者大師的一生,他的這一生都是在弘揚天台的止觀禅法,而且成就殊勝,名滿天下,所以他一聽之下,立刻就對這部素未謀面的《楞嚴經》充滿了興趣,非常的感冒。

  在同一時期,因為大師在研究、研讀《法華經》的時候,他對經中所講的“六根功德”有些比較專業的問題還搞不清楚,心有不明,於是他就向這位印度的大師請教說,事情是這樣這樣子的,問題是這樣這樣的……如此如此這般,這是什麼緣故呢?印度來的這位大師就說了,在《楞嚴經》裡,關於這方面的義理佛陀闡述得十分詳盡,你以後等《楞嚴經》傳來的時候,仔細地去看過就會知道了。於是智者大師就想,如果我能夠盡快地拜讀到這部《楞嚴經》那就太好了!太好了!這是一種美好的想法,所以他就非常珍重地懇請這位大師,希望他能夠將這個《楞嚴經》想辦法請來我們國家來,請到東土來。

  那麼,等這位印度大師走後,智者大師由於求法心切,所以他就在他常住的浙江天台山,特地在山裡的華頂上建了一個拜經台,然後每天面向西方,也就是面向印度的方向,就開始非常虔誠地禮拜。智者大師他老人家是希望能夠得到佛陀地加持,得到歷代祖師的加持,希望這部《楞嚴經》能夠早日傳到我們中國來,可以廣利眾生。就這樣,智者大師足足拜了有十八年——人生有幾個十八年?又有多少個人能堅持十八年做一件事情?但是很遺憾、很令人不甘心的,智者大師雖然這麼虔誠、這麼辛苦,但是作為一代龍象、一代宗師的他,他老人家於公元的597年就早早圓寂往生了,他在生前居然一直都沒有緣分見到這部大乘的無上寶典,實在是令人思之惘然!智者大師在這方面的福報,似乎還沒有我們大?對不對?似乎還沒有在座的福報大。這是關於《楞嚴經》的一個小插曲,一個小故事。

  後來又過了很多年,《楞嚴經》和我們中國的法緣一直就是接不上,似乎沒有什麼人來發這個心。福德因緣不成熟,不行就是不行,怎麼樣的發心,怎麼樣的勉強都不行。直到有一天,在古印度的中天竺出了一位名叫般剌密谛的大法師,也是三藏大法師,他覺得這部經典就這樣被埋沒在印度,那實在是太可惜了(的確非常可惜),而且搞不好還有傳承斷絕的危險,所以他老人家就琢磨開了。

  在當時,在我們中國的大唐,正好是太平盛世。我們中國的大唐,在當時的大唐,在文化上有一種兼容並蓄的、一種很廣大的胸懷和度量,很大氣,這種氣度落在般剌密谛和達摩祖師之類的大德眼裡,在他們看來,這就叫做“東土有大乘氣象”,有讓無上的大乘佛法盛開的土壤條件。所以般剌密谛大師就下了個決定,他要把這一整部的《楞嚴經》都抄錄出來,他原來打算是先偷偷抄好了,然後再偷偷地藏好了帶到我們中國來。呵呵,這個偷書一般不能算是偷,偷佛經尤其不能算是偷,為了弘法度生那就更是只有功德,沒有罪過了。

  但是沒曾想,大師在過邊境的時候,他偷藏的《楞嚴經》就被駐守的官吏給檢查出來了,並且沒收了,還因此下令,不許般剌密谛大師再出國,把他老人家的“護照”給沒收了。大師沒辦法只好返回,但是他弘法利生的決心卻一點都沒有動搖過。那麼接下來該怎麼辦呢?大師就想,我干脆就把這個《楞嚴經》全背下來得了,這樣就不會被查出來了,就不會有什麼問題——他以為不會有什麼問題。誰曾想,當他花了很長很長的時間,把整部《楞嚴經》翻來覆去地背得滾瓜爛熟,然後再次啟程,就這樣好不容易到達了邊境,卻不知道怎麼回事兒,人算不如天算,他在這個關鍵時刻,他居然把整部經文、原來背得滾瓜爛熟的經文全忘記了!蹊跷嗎?奇怪嗎?這個內容居然忘得一干二淨!不可思議,沒有辦法。般剌密谛大師只好再次打道回府,铩羽而歸。像這個,我估計就是所謂的魔擾和考驗了,也是我們中國的福德因緣暫時還沒有到。

  那麼,經歷過這兩次挫折,般剌密谛大師就痛定思痛,他就采用了一個我們常人很難以想象和理解的方法,一種自殘的方式。他先把經文用小字,密密麻麻地抄寫在了一種很細的白絹布上(反正是一種植物做的白布上,具體什麼料子現在也不清楚),然後他把自己這個胳膊——印度的大師都比較肥胖,胳膊肉比較多,胳膊比較粗啦——把胳膊剖開,把肌肉給割開了一大片,然後就把這個寫好的白絹——說實話我不敢去想象那個白絹有多厚,他得割開多大的一片肉——然後就把這個白絹慢慢地放了進去,放到自己胳膊割開的肉塊裡邊,然後包好,然後再把創口縫合好。

  等傷口慢慢地平復(居然沒有化膿、沒有感染)——慢慢平復完全看不出來後,大師就再次悄悄出國。這回般剌密谛大師瞞天過海,他終於成功了,他成功地來到了我們中國。那時剛好是武則天——我們中國的第一位女皇帝,在她下台後的唐中宗神龍元年(剛下台不久),也就是公元的705年,距離智者大師拜求《楞嚴經》已經過去了一百多年,真是非常的不容易!

  般剌密谛大師到達廣州後,他就去求見當地的官員,正好當時的前宰相房融被貶到了廣州,他聽說這件事情後就很重視。這位房融是我們佛教的一位皈依弟子,一位在家居士,而且他還受過菩薩戒,他也是歷史上位高權重的一個高官,挺有名的一位宰相,是我們佛家的三皈依弟子、三寶弟子。所以他知道這個大師的來歷和來意後,就很恭敬地將大師禮請到了廣州的某個寺院住下。

  那麼,等大師把自己的胳膊剖開,把經文取了出來,這個時候卻發生了一件既在意料之中、又在意料之外的事情。大家就發現,應該是因為時間太久了,藏在胳膊裡時間太久了,那個寫滿經文的白布已經變得血肉模糊,什麼都看不清了,文字都難以辨識,那就更不要說什麼翻譯了。那大家一看,不免長吁短歎,覺得天公實在是不作美,難道大師的這一番苦心、這一番心血就要完全白費了嗎?就在大家正在發愁的時候,根據歷史上的記載,應該是佛菩薩的加庇,也是奇跡出現了——據說是在當時官衙裡做下人的一位啞女,啞巴女子,她突然莫名其妙地就會說話了,她就說,如果能夠用人奶、用母乳去清洗這個白布上的血漬,那麼字跡就會顯現,經文就不會有損壞了(也不知道這裡面是什麼道理,諸位回家可以試一試,有條件的可以自己試一試)。那大家聽了也只能姑且信之,於是就按照啞女說的嘗試了一下,發現果然如此,很奇怪,經文還真的就完完整整地呈現了出來。這下子皆大歡喜,大家都覺得很欣慰,覺得沒有白忙活。

  那麼,再經過一番周密而慎重的籌備,在唐中宗神龍元年五月二十三號的那一天,《楞嚴經》終於就要開始正式翻譯了。當時的譯場,是由般剌密谛大師擔任譯主、主譯,把經文一句一句地用梵語誦出,再由北印度烏苌國來的法師彌伽釋迦大概翻譯成中文,然後再由我們廣東羅浮山南樓寺的懷迪法師來參詳校正,確定這個中文翻譯無誤,確定這個佛法的名相翻譯無誤,這樣最後才由出身於山東清河世家、曾經做過宰相的大名士房融,由他親手予以筆錄,然後甚至在某些地方還予以潤色,修飾文采——就這樣,經過一道一道非常嚴格復雜的程序之後,這部《大佛頂首楞嚴經》,六七萬字,洋洋灑灑,最終才得以面世。

  所以這部《楞嚴經》來得容易嗎?它可以說是僧俗集體努力的結果,是非常了不起的成果,是大家的功勞,這幾位大德互相配合,互相彌補,這裡面缺了誰也不行——因緣和合,缺了誰也不行。那麼,因為房融宰相的文化修養、文學素養稱得上是非常的深厚,他的文筆極佳,所以經由他精心修飾過、潤色過的這部《楞嚴經》,那個文字和音韻就顯得十分的典雅優美了,非常符合我們中國人的這種文學意境和審美意趣,所以歷來備受無數文人的稱贊,尤其是備受佛弟子的喜愛。《楞嚴經》這部經典,在我們中國佛教的翻譯史上,它被譽為是可以和《圓覺經》、《維摩诘經》相媲美的一部最成功、最優秀的經典,可以和鸠摩羅什大師翻譯的經典相媲美,這個其實一點都不過譽。以前不是講過那麼一首詩嗎?所謂“自從一讀楞嚴後,不看人間糟粕書”,還記得嗎?這個可不是什麼誇張,不是什麼吹牛的言辭,《楞嚴經》的文字魅力,它的文字攝受力就有這麼大,凡是看過《楞嚴經》的佛弟子,凡是有一定文學素養的佛弟子,沒有一個不承認的。

  那麼這裡面還有一件事情值得一提,在如此這般地歷盡艱難困苦、流血流汗地將《楞嚴經》傳來我們東土,並且翻譯成功後,般剌密谛大師就很倉促地回國了。原來是因為他當年夾帶經典偷偷溜出國門,被國王知道後十分震怒,國王就遷怒於守邊的那些官吏,就把他們給關了起來,據說是要狠狠地懲罰他們,所以大師聽說之後,一等翻譯的工作完成就非常迅速地回國了,那個意思是他要回去以身相代,勇於承擔、自我承當,知道這個意思嗎?這個犯國法的是我,不要害到別人,大師是這個意思。這是何等的慈悲!但是般剌密谛大師這一走,從此以後在歷史上就再也沒有了任何消息,黃鶴一去,音訊杳然。

  所以古德的這種發心和胸懷,這種行持,有時候真的是讓人無話可說,讓人敬佩到五體投地!扪心自問,換了我可能就做不到了。像大師這種所謂的“重法輕身、為法忘軀、不惜身命”的出家人,從古到今一直都有,我們去看歷史記載,史不絕書,像他們才是我們佛教的真正的脊梁!才是真正荷擔如來家業的法門龍象!才是真正的大德!也才是真正的大丈夫!因為有他們的存在,我們中國的老百姓乃至一切眾生,到今天才能同沾法益、同得法喜,所以他們實在是有大功於我國,有大功於眾生。建議大家以後在聞思修的時候,一定要隨時記得這份恩德,要飲水思源,知道嗎?不要“將經容易看”,得來非簡單啊,要記得感恩頂禮,不要忘了他們。

  那麼在大師走後不久,房融居士就將這部翻譯好的經文和圍繞《楞嚴經》發生的故事呈報給了朝廷,得到了嘉獎,但是朝廷也並沒有馬上下令弘傳。直到後來,是我們禅宗北宗的神秀大師,也就是六祖大師的師兄,就是寫出“身是菩提樹,心如明鏡台;時時時勤拂拭,勿使惹塵埃”的那位,那位大師兄、那位首座和尚,他當時好像是國師,一個國家的老師,帝王之師,身份尊貴無比。神秀大師在奉召進宮弘法的時候,無意中就看到了《楞嚴經》,一看之下也是覺得殊勝無比,於是他老人家就發心把這部經典給抄了下來,後來他又得到了房融收藏在家裡的《楞嚴經》原本。就這樣,經過神秀大師的努力,也因為他的廣大影響力,《楞嚴經》才開始在全國范圍內流傳開來、流通開來,所以我們大家也要特別的感謝他。

  這位神秀大師、這位菩薩的光芒,在歷史上一直都被六祖大師所掩蓋,很多人(包括我們,曾經)都很下意識地對他有一種輕視和忽視,這其實是非常錯誤的,大錯而特錯!師父以前,我記得以前也犯過這樣愚癡的毛病,有過這種愚癡的心理,莫名其妙的就覺得自己是站在六祖大師這一邊的,就看不起神秀大師,仔細想來實在是非常沒有自知之明,非常顛倒!幸好後來有一天我突然想明白了,我又不是什麼六祖大師,我憑什麼輕慢神秀大師?輕慢一代國師啊?對不對?一代帝師,開玩笑,那個道德修行,哪裡是我們一般人能望其項背的?!再說就算是六祖,他老人家也從來沒有輕慢過任何人,更不要說是神秀大師了。我們一介地獄凡夫,給人家提鞋都不配!所以哪有資格去輕慢人家?所以要深刻地忏悔!南無阿彌陀佛!這回算是當眾發露忏悔了,阿彌陀佛!呵呵,以前損了不知道幾個億的福報……

  以上就是跟本經翻譯有關的一些內容,我們簡單介紹完畢,從現在開始,我們就要正式進入經文了,我們大家先來看看本經的序分。

  (待續)

 

上一篇:大虛法師:《楞嚴經》講記(6)
下一篇:宏圓法師:真正的歸依是將心歸於一處


即以此功德,莊嚴佛淨土。上報四重恩,下救三道苦。惟願見聞者,悉發菩提心。在世富貴全,往生極樂國。

台灣學佛網 (2004-2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