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閱讀

首    頁

法師開示

法師介紹

人間百態

幸福人生

精進念佛

戒除邪*YIN

最近更新

居士文章

寺廟介紹

熱點專題

消除業障

素食護生

淨空法師

佛教护持

 

 

 

 

 

 

全部資料

佛教知識

佛教問答

佛教新聞

深信因果

戒殺放生

海濤法師

熱門文章

佛教故事

佛教儀軌

佛教活動

積德改命

學佛感應

聖嚴法師

   首頁居士文章

 

徐恆志居士:涵芬集 第四部分 紀念文集 13、般若為導 總持為法 淨土為歸——紀念一代大德徐恆志老人往生五周年

 (點擊下載DOC格式閱讀)

 

13、般若為導 總持為法 淨土為歸
——紀念一代大德徐恆志老人往生五周年

  師尊徐恆志老人,1916年1月30日(農歷1915年12月26日)生人,原籍浙江鎮海。少年即受其父親影響歸信佛教。25歲到能海上師處受三皈五戒,法名定真。親近太虛大師,與大師書信往來,函示顯、密異同,慧照觀心用功要旨,獲益良多。同時,得王骧陸上師蒙示以般若要旨,並函授觀心方法。1945年,隨王骧陸上師學無相密乘心中心法,潛心修持;自覺念寂心空,而見聞仍了了不昧,並不斷滅,頓悟諸佛心要非此而何!經師慈悲鉗鎚,截斷葛籐,悲欣交集。20世紀50年代,在清定上師座下受瑜珈菩薩戒。

  早在四十年代末五十年代初,師尊與鄭頌英、陳海量、方世藩、李行孝等居士協力上海之佛教青年會會務,並為當時《覺訊》月刊撰稿,同時協助清定上師的金剛道場事。1953年師尊受心密阿阇黎灌頂位後,開始為上海佛教青年會講授佛法。以明心見性為主旨,顯密圓通、導歸淨土。1990年夏師尊與鄭頌英、倪維泉三居士根據《瑜伽師地論》和《虛空藏菩薩經》,編輯了《瑜伽虛空藏菩薩戒本及誦本》,便於如法誦持,由清定上師作序。1992年1月任《上海佛教》編委會編委。1996年徐老與清定、隆蓮、照通、智敏、觀空、興法、清涼、宗順等法師及任傑、劉明淵、張繼寅、徐伯榮、鄭建邦、倪維泉、溫光熹、朱泠、馮定戡、李鴻、馬慶雲、周滌民等居士同寫了《能海上師永懷錄》。恩師與陳海量、鄭頌英、蔡惠明、郭大棟等大德弘揚佛法,數十年不遺余力。曾與鄭頌英、孫文淼一起補充編輯了《覺海慈航》,此書廣泛流通,利人無數。多年來在國內各道場、學府宣講佛法,提倡明心見性,弘揚淨土念佛法門,宣講《金剛經》、《六祖壇經》、《楞嚴經》、《彌陀要解》、《無量壽經》、介紹佛教教理、人生價值觀、佛七開示、講演等,受到信眾的熱烈歡迎。上海佛教居士林、寧波佛教居士林、臥龍山普淨寺、高旻寺、蘇州靈巖山寺、三門的“多寶講寺”、奉化的“雪窦寺”、閩南佛學院、上海華東師范大學,美國萬佛城、美國舊金山、洛杉矶法印寺、洛杉矶法鼓山道場等,海內外很多禅宗寺院、淨土道場、高等學府都留下了師尊弘法的足跡。

  師尊傳佛心印,與元音老人一起弘揚心中心法。二老互相推崇,提攜後進。言傳身教,書信答疑。恩師雖九十高齡,仍不遺余力,受法弟子遍於全國各地及海外。許多學生師從於師尊和元音老人兩位老師,深受教益。著名學者王雷泉、陳兵在著作中均提及受教於師尊。為搜集王骧陸上師的著述,與同門元音老人、曹崇芳、潘家瑞、王變章、朱宜佐合力,協助王骧陸上師的後人王科祥、趙曉梅完成《王骧陸居士全集》。應元音老人之請的校閱《佛法修證心要》、《中有成就密笈》、《佛法修證心要、問答集》、《恆河大手印》等著作書稿並作序,2000年3月恩師續筆、修正勘定完成元音老人《佛法修證心要、問答集》一百零六條以後部的最終校勘工作。

  師尊法幢高懸,傳佛心印,與元音老人一起弘揚心中心法。二老互相推崇,提攜後進。元音老人在1989年3月6日給齊志軍居士的信中說:“閣下如一心求心中心法,不畏辛苦,不怕艱難,可請徐恆志老師傳授。徐老師住“上海某某路某弄某號”。徐老師與余同一師承,功夫、道力均較余優深,如得伊指授心中心法,當不能有誤閣下也。余因年邁力衰,早已不再傳法收徒,不情之處,深望原宥!” 元音老人在給一些學生信中,也要他們親近徐老,也有許多學生經徐老介紹得以親近元音老人。牧牛老人復沈洪居士信中說:“ 師公王骧陸、師父元音老人,還有徐恆志師叔,皆是當代大德,是荷擔佛的事業——心中心大法的傳人,所以他們的著作是真語者、實語者、不妄語者,有事有理,理事圓融,是大菩薩的品位,要作為必讀的“論藏”來看。因為光讀經,往往會忽略真實意義,通過菩薩的論文,一解釋,一分析,就可深入了。”許多學生師從於元音老人和徐老兩位師尊,深受教益。元音老人圓寂後,心密弟子共尊徐老,在弟子們的心中,兩位老人家是無二無別的。

  師尊應佛教界高僧大德妙靈老法師、乘一法師、鄭頌英老居士、張秉全、聞妙老居士、鮑翔麟、李銳鋒、林克智,林凡音、金慨夫、劉東亮(排名不分先後)等之邀,為他們的著作校閱作序。應金慨夫之請,徐老出面聯系上海佛學書局,出版牧牛老人著作“心經體會”,徐老毫無異議應允了,並將書名改為《心經蠡測》,正式的版本得以公開流通。應范業信居士之托,兩次校對修改《一切如來心秘密全身捨利寶箧印陀羅尼經、中有教授聽聞解脫密法——自度度他(它)簡捷法實施法要》書稿,並支持印可,簡化了中陰救度法,利生無數。經恩師校對、作序、題簽的佛教書籍不計其數。

  師尊為各道場寺廟如廬山東林寺、上虞的“普淨寺”題聯、詩、記,三門的“多寶講寺”、奉化的“雪窦寺”等各寺廟均有師尊的題匾、木質的楹聯。“普淨寺”的寺名、雙龍亭碑也是師尊所題,石刻楹聯多數也是恩師手書。為法師、居士書寫的墨寶更是數不勝數。

  恩師與當代大德黃念祖老居士的一段校經因緣,更是讓我輩後學敬仰。1986年黃念祖老居士完成了《大乘無量壽經解》,師尊受鄭頌英老居士和黃念老之托,校對原稿,細為校閱,歷時一年,校正七次。編者聽一位老師兄講,恩師為此敖紅了雙眼。並與黃老居士往返通信二十次,慎思明辨,共同切磋。1986年11月19日,黃老來信說:“拙著蒙大德發無上菩提之心,獨力校對改正,既以所提之四項原則,修改印刷錯誤,復重審拙稿,親校古籍……念祖贊佩感歎,無以復加,惟有頂禮、頂禮、再頂禮,以表感謝之忱……對念祖所下文,內中如有欠妥之處,敬祈一並校正,因當前正是良機。敬請大德把住此關……”至誠懇切,感人肺腑!師尊在1986年12月曾寫信給黃老,對他的道德文章表示敬仰:“素聞大德乃久修大士,戒德嚴淨,定慧圓明,顯密融貫,宗說俱通,愍眾生之沉溺,作苦海之慈航,發願釋經,冀廣弘化,今復得鄭頌英老居士之贊助,付之梨棗,時節因緣信不可思議也。行見《大經》重光,澤被含靈,蓮公與大德剖心瀝血,功在萬世!後學德薄慧淺,難副厚望,愛語相攝,彌增惶恐!”1987年《大經解》印成,流通海內外,使法界有情,普沾法益。據劉志強老居士講,黃老曾贊揚“徐恆老是娑婆世界般若第一”。嗣後,黃老又以通俗筆調撰述《大經白話解》,亦由徐老精心校對,終告印行於世;可惜此書只寫到三輩往生品的開始部份,未及全部,惜化緣已盡,未能完成。由師尊對黃念祖老居士未竟之作《大乘無量壽經解白話解》,加以整理補充,恰到好處;並承台北市佛陀教育基金會施資印送,廣結法緣。2001年恩師應邀為果晨居士整理的黃念祖老居士遺著《佛說大乘無量壽莊嚴清淨平等覺經講座》作序。

  恩師諄諄教導我們:“息妄顯真,轉迷成覺,得定開慧,明心見性,了脫生死。”、“學佛之人,應以明自本心,見自本性為要領,否則縱有修持,難以究竟。”、“佛法的要領是般若,般若法門是根本法門。淨土法門三根普被,利鈍全攝,是條捷徑,要想即生了脫生死,成辦大事,非此法難以滿願。所以修任何法門,都宜以淨土法門為指歸。‘以般若為先導,以淨土為歸宿。’實是修行證果的圭臬。”、“信願念佛是手段,一心不亂是要求,往生極樂是目的。故一心不亂很重要。”

  師尊的著作《般若花》由上海佛學書局印行,多次在全國各地再版,還被譯成英文流傳至美國、新加坡及港台等地區。1995年1月香港中華佛教圖書館釋暢懷法師和上海胡慧鳳居士發心捐資增印《般若花》。上海佛教居士林講師陳妙麗居士建議把《靜坐入門》編入《般若花》。正值此書三版付梓之際,收到北京中國佛教協會趙樸初會長的手書及題簽《般若花》書名。當代高僧大德本煥老和尚、佛源老和尚、昌明老和尚、惟賢老和尚、圓霖老和尚、道生老和尚、戒忍大和尚、紹雲老和尚等老和尚及鄭頌英、俞德蔭、張秉全、翁宗慶等大德居士為《般若花》題詞,這些珍貴的題詞墨寶都收入2006年印行的《般若花》中。

  2007年3月5日,徐老化緣已畢,在上海寓所“幻齋”,手結彌陀定印安祥示寂,享年九十二歲。徐老半年前就預知時至,遺囑安排周詳。臨終前神態自若,手結彌陀定印,仰望虛空,微笑念佛三聲,聲音響亮,念佛聲落,安祥西逝,走得相當潇灑自在! 6日早給老人換衣服時,老人的身體柔軟而且仍是溫暖的。遺體停放於居室內,數日異香不散。

  3月17日“徐恆志老居士往生西方淨土追思法會”在上海益善殡儀館隆重舉行。當日凌晨2點,來自全國各地及海外的弟子們便陸陸續續趕來追悼上師,大家恭送恩師法體往殡儀館。此時雖然已是後半夜,來瞻仰上師的人卻越來越多,達數百人。令我們感動的是有許多老年人、還有許多帶著小孩的居士全家來給上師頂禮。瞻仰過上師遺容後,我們發現恩師相貌比在世時更年輕了,頭發也黑了許多。大家由法師帶隊,眾人排成長龍在寂靜的廣場上繞佛念佛,表達對徐老的緬懷。燈火映照下的上海夜空祥雲朵朵。肅穆的殡儀館,佛號聲聲,連綿不絕。

  早晨8點30分,追悼儀式正式開始。徐老的親屬和生前友好以及眾多佛教界人士約兩千人參加了此次追思法會。教界大德以及徐老的親友、弟子為徐老題寫的挽聯掛滿了整個追悼廳,花圈、花籃一直從大廳四周擺到了門外。

  深圳弘法寺方丈本煥老和尚及常住大眾、廣東雲門大覺禅寺方丈佛源老和尚、揚州高旻寺方丈德林老和尚、重慶慈雲寺方丈惟賢老法師、南海普陀白光大法師、蘇州靈巖禅寺方丈明學老法師、上海真如寺方丈妙靈大和尚、普淨寺方丈智正法師等,他們為徐老的圓寂,特意派代表送來了花籃;澳洲淨宗學會、淨宗學院、淨空老法師和全體僧眾、台北海明禅寺悟明長老和全體僧眾、浙江三門多寶講寺方丈智敏老法師和全體僧眾誦經回向等;另外,從全國各地送來了無數的唁函、花籃和挽聯,用不同的方式,表達了各界人士對老人無限的緬懷和哀悼。其中有全國政協常委鄧偉志先生、英國華夏文化協會會長貝學賢先生、台灣法爾禅修中心張玄祥居士等。

  17日上午8點30分,追悼儀式正式開始。與會大眾先是一起唱頌三寶歌。然後由主持法會的上海市佛教協會陳妙麗副會長致詞,並由維妙居士領眾念頌發願往生淨土文,令與會者同沾法雨、共發菩提。接著寧波居士林林長徐文芳女士、廣東元音古寺代表道西法師、在家弟子劉志強居士和朱慶生居士、徐老兒子徐覺哉先生先後致詞。諸位代表的講話字字矶珠,發自肺腑,無不令人動容。上午十點,江蘇省佛教協會副會長、無錫市佛教協會會長、靈山祥符禅寺住持無相大和尚為徐老著荼毗法語。浙江上虞臥龍山普淨寺智正老法師贈聯:
現居士身虛懷若谷照大千當今維摩诘
示般若花實相明燈懸萬古一代人天師

  荼毗後七彩捨利無數,頭靈骨完整、舌捨利不壞,且舌抵上颚,見者無不唏噓贊歎。佛教史記載姚秦三藏法師鸠摩羅什和唐三藏法師玄奘等少數高僧大德有此希有瑞相。這是徐老一生精誠修持,為戒定慧道力所熏修得大成就之表相。荼毗法會第二天,家屬及上百位弟子護送部分靈骨到蘇州靈巖寺,並舉行了簡單而隆重的靈骨安放儀式後天降花雨,瑞相昭著。徐老之骨灰安放完畢,一切回向和紀念完畢後。在院子裡,從天空中紛紛飄落如雪花一樣潔白狀物。到院外看,院外並沒有,只有院子中有飄落。此時天空安詳沉寂,白色花瓣狀物紛紛飛舞和飄落,情形如同下雪,但比雪花大,有的大如指甲蓋,接到手上,一抹即無,也並無水跡。院外其它地方並沒有。參加追悼的師兄都看見此稀有瑞相。全國各地眾多佛弟子也紛紛自發為徐老舉行放生念經法會。在浙江臥龍山普淨寺由住持智正老法師主持,舉行了為期四十九天的念佛追思紀念活動。徐老的部分靈骨和捨利花也在法會期間供奉,供佛弟子瞻仰禮拜。為紀念追思徐公金剛上師,浙江臥龍山普淨寺住持智正老法師主持連續三年紀念徐恆志金剛阿阇黎示寂法會。

  師尊生前歷任上海佛教協會各屆理事、上海佛協第八屆咨議委員、上海佛教居士林講師、弘一大師研究會顧問、寧波佛教居士林名譽林長、廣東省元音古寺顧問等職務。為紀念徐老終生為法忘軀,廣行慈悲喜捨之道的厥功偉德。寧波市是徐老的桑梓故裡,寧波市佛教居士林徐文芳林長攜全體同仁與家屬及弟子信眾共同發心籌建了“徐恆志紀念館”。館址位於寧波市佛教居士林安養院西側,館內伫立徐老塑像,還有水晶塔供奉捨利瞻仰,並陳列徐老生前的藏書、著作及書法等墨寶珍品。

  恩師示寂後,大家覺得恩師教言更加彌足珍貴,還有很多寶貴的手稿應公諸於世,廣利後學。在恩師愛子徐覺哉先生、愛女徐蘊文、臥龍山普淨寺智正老法師、寧波佛教居士林林長徐文芳、劉東亮、楊振剛、卜年華、范業信、陳峰(排名不分先後)等大德和同仁們的支持下,由許洪亮收集恩師遺稿,陸續編輯發表了《徐恆志居士佛學書信集—幻齋心鴻》、《徐恆志居士佛學文萃—涵芬集》、《徐恆志居士淨土文集》、《元音老人和徐恆志老人指導學人書信集萃—大音希聲》,以報師恩。

  能幸遇恩師是我輩的無上福報,今生了脫是真知恩報恩啊!祈願諸同仁奉之,把定要津,一念回光,識自本心,悟自本性,同歸安養,究竟圓滿無上菩提,則不負師恩矣。

  雖然徐老已經捨報生西,但他老人家廣大宏深的悲願、利樂眾生的慈心、身體力行的教化將永遠留在我們心中,祈願有緣佛子因此而痛念生死、發菩提心,為莊嚴佛土、利樂有情而精進不懈,真修實證,方不負徐老倒駕慈航的慈悲恩德。

  後學弟子許洪亮 劉東亮 楊振剛 沐手拜書於二零一二年立秋  

 

上一篇:慧光法師:萬物無常,會歸磨滅
下一篇:徐恆志居士:涵芬集 跋一


即以此功德,莊嚴佛淨土。上報四重恩,下救三道苦。惟願見聞者,悉發菩提心。在世富貴全,往生極樂國。

台灣學佛網 (2004-2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