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閱讀

首    頁

法師開示

法師介紹

人間百態

幸福人生

精進念佛

戒除邪*YIN

最近更新

居士文章

寺廟介紹

熱點專題

消除業障

素食護生

淨空法師

佛教护持

 

 

 

 

 

 

全部資料

佛教知識

佛教問答

佛教新聞

深信因果

戒殺放生

海濤法師

熱門文章

佛教故事

佛教儀軌

佛教活動

積德改命

學佛感應

聖嚴法師

   首頁居士文章

 

程叔彪居士:無門直指 第九十三節 因果

 (點擊下載DOC格式閱讀)

 

第九十三節 因果
  世尊因靈山會上,五百比丘得四禅定,具五神通,未得法忍,以宿命智通各各自見殺父害母及諸重罪,於自心內各各懷疑,於甚深法不能證入。於是文殊承佛神力,遂手握利劍,持逼如來。世尊乃謂文殊曰:住,住,不應作逆,勿得害我,吾必被害,為善被害。文殊師利,爾從本以來,無有我人,但以內心見有我人,內心起時,我必被害,即名為害。於是五百比丘,自悟本心,如夢如幻,於夢幻中無有我人,乃至能生所生父母,於是五百比丘同贊歎曰:文殊大智士,深達法源底,自手握利劍,持逼如來身,如劍佛亦爾,一相無有二,無相無所生,是中雲何殺。
  僧問洞山诠:清淨行者,不上天堂,破戒比丘,不入地獄時如何?山曰:度盡無遺影,還他越涅槃。丹霞頌曰:相好巍巍大丈夫,一生無智恰如愚,從來佛祖猶難望,地獄天堂豈可拘。(讀者:心空及第,信解圓,知有,行空證空,福慧二嚴,果上涅槃。)
  嵩岳珪曰:『佛能空一切相,成萬法智,而不能即滅定業。佛能知群有性,窮億劫事,而不能化導無緣。佛能度無量有情,而不能盡眾生界。』
  西竺二十四祖師子尊者歸依二十三祖鶴勒那尊者時,問曰:我欲求道,當何用心?勒曰:汝欲求道,無所用心。問:既無用心,誰作佛事?曰:汝若有用,即非功德。汝若無作,即是佛事。《經》雲:我所作功德,而無我所故。師子聞是語已,即入佛慧。時勒忽指東北,問曰:是何氣象?師子曰:我見氣如白虹,貫乎天地,復有黑氣五道橫亘其中。勒曰:其兆雲何?曰:莫可知矣。勒曰:吾滅後五十年,北天竺國,當有難起,嬰在汝身。師子未曉將罹何難,勒乃密示之。後二十四祖謂二十五祖婆捨斯多尊者曰:吾師密有懸記,罹難非久,如來正法眼藏今當付汝,汝應保護,普潤來際。說偈已,以僧伽黎密付斯多,俾之他國。隨機演化,斯多受教,直抵南天。師子謂:難不可以苟免,獨留罽賓。時本國有外道二人,一名摩目多,一名都落遮。學諸幻法,欲共謀亂,詭為釋子,潛入王宮,其王彌羅崛遂滅毀釋教,秉劍至師子尊者所,問曰:師得蘊空否?子曰:已得蘊空。王曰:離生死否?曰:已離生死。王曰:既離生死,可施我頭。曰:身非我有,何恡於頭。王即揮刃斷尊者首,白乳湧高數尺,王之右臂旋亦墮地,七日而終。太子光首歎曰:吾父何故自取其禍,延眾忏悔。時象白山有仙人深明因果,言師子與羅崛往世皆為白衣,以嫉法勝故,陰戕於崛,今乃償焉。
  二祖傳法於三祖時,囑曰:汝受吾教,宜處深山,未可行化,當有國難,般若多羅懸記,所謂:心中雖吉外形凶者是也。吾亦有宿累,今往酬之,汝谛思聖記,勿罹世難,善去善行,俟時傳付。二祖乃往邺都化導,四眾皈依,三十四載,遂韬光混跡,變易儀相,或入酒肆,或過屠門,或習街談,或隨厮役。或問之曰:師是道人,何故如此?曰:我自調心,何關汝事。後至莞城縣匡救寺,說法,有辨和法師正於其時講《涅槃經》,其徒多去之而從二祖,和憤嫉,興謗於邑宰翟仲侃,侃加祖以非法,祖怡然委順。識真者,謂之償債,時年一百七矣。後來皓月供奉問長沙岑和尚:古德雲:『了即業障本來空,未了應須償宿債。』只如師子尊者二祖大師為甚卻償債去?沙曰:『大德不識本來空。』月曰:『如何是本來空?』沙曰:『業障是。』問:『如何是業障?』沙曰:『本來空是。』月無語,沙以偈示之曰:『假有原非有,假滅亦非無,涅槃償債義,一性更非殊。』
  有人問西堂:有天堂地獄否?堂曰:有。問:有佛法僧寶否?曰:有。更有多問,盡答言有。問:和尚恁麽道莫錯否?堂曰:汝曾見尊宿來耶?曰:某甲曾參徑山和尚來。堂曰:徑山向汝作麽生道?曰:他道一切總無。堂曰:汝有妻否?曰:有。問:徑山和尚有妻否?曰:無。堂曰:徑山和尚道無即得。此人禮謝而去。
  僧雲光因不事戒律,志公問其出家何為?光曰:吾不齋而齋,食而非食。後招報作牛,拽車於途,志公見之,呼曰:雲光。牛舉首,志曰:何不道拽而非拽。牛墮淚,號跳而卒。後僧問石門徹:『雲光作牛,意旨如何?』門曰:『陋巷不騎金色馬,回途卻著破爛衫。』
  明教興問天台韶國師曰:飲光持釋迦身長丈六之衣,在鷄足山候彌勒下生,將丈六之衣披在千尺之身,應量恰好,只如釋迦身長丈六,彌勒身長千尺,為復身解短耶?衣續長耶?韶曰:汝卻會。明拂袖便出去。韶曰:小兒子,山僧若答覆汝不是,當有因果。若汝不是,吾當見之。明歸,七日吐血,浮光和尚勸其速去忏悔,明乃至韶方丈,悲泣曰:願和尚慈悲,許某忏悔。韶曰:如人倒地,因地而起,不曾教汝起倒。明又曰:若許忏悔,某當終身給侍。韶為出語曰:『佛佛道齊,宛爾高低,釋迦彌勒,如印印泥。』
  『三峰藏舉秀大師偈雲:身似菩提樹,心如明鏡台,時時勤拂拭,勿使惹塵埃。當時五祖見之雲:依此修行,亦得解脫。又舉六祖偈雲:菩提本無樹,明鏡亦非台,本來無一物,何處惹塵埃。而五祖見之雲:亦未見性。』峰召眾曰:『只此二偈,乃千佛出世度生之法式。』奈凡心有傾側,法見有取捨,南北之爭,自此而始。『有道秀師著有菩提鏡台,拂拭抖擻,此猶心地未了,墮在工夫邊,是學者見解,以故不得衣鉢。又曰:六祖則根塵全脫,了無一點朕跡,是大了當人見解,因而五祖授之以衣鉢。此雖千古定論,然猶未識從上佛祖法式,而墮在了與未了,脫之與纏。殊不知一代時教,皆不離此法式,唯真得祖家語脈者知之。』如或不然,則法見如輪,動辄顛倒,處處落本來無物,覓心了不可得等語,沉埋佛祖,起立偏枯,真可惜也!山僧今日略舉直下嫡派子孫為作證據,昔日,百丈和尚一日上堂畢,大眾皆散,唯一老人不去,丈诘之,老人曰:某非人也,於迦葉佛時,曾住持此山。有學人問,大修行人還落因果也無?某答曰:不落因果。因而墮五百生野狐身,今乞大師代轉一語,貴脫野狐身。丈曰:汝問來。老人遂問。百丈答曰:不昧因果。老人於言下徹悟,頓脫狐身。大眾!據此公案,與六祖之言,全體違背,何故聻?『既雲:不昧因果,豈非與身是菩提樹,時時拂拭者同也。既雲:不落因果,豈非與菩提無樹,明鏡非台同也。若六祖本無底是,則前老人有何過而墮野狐?若不昧因果的是,則秀大師有何過便不得衣鉢?』諸仁試檢點看,『若於此會得,不妨菩提無樹,不昧因果,傳續祖燈。』『於此未明,切忌輕易論量,檢較是非,恐他後墮野狐者不獨前老人一人而已也。』又如:僧問趙州:狗子有佛性也無?州曰:有。又一僧問:狗子有佛性也無?州曰:無。若雲:菩提無樹為是,則趙州言有,當墮狐身。若雲:菩提是樹為當,則趙州言無,當墮狐身。若道:說有亦得,說無亦得,則秀可傳衣,狐不墮落。便可與六祖百丈並驅中原。若謂說有說無,一例拈卻,則六祖百丈野狐神秀趙州老漢,都作一坑埋卻。又爭得。汝豈不聞《般若經》雲:『此法無實無虛。又曰:法,非法,非非法。』『雖然,此法易解難知,有門無路,直須登他堂奧始得。』還會也未!若也未會,更看百丈以送亡僧法荼毗野狐時,有司馬頭陀至廚房中見沩山典座,舉野狐公案問沩,沩即撼門扇三下,司馬曰:太粗生。沩曰:佛法不是這個道理。大眾!若於此了得,方知前來一絡索,總是總不是。以拄杖卓三下,便歸方丈。密雲悟曰:『本來分上,無一物之名可立,只因昧,故道:不落。致墮狐耳。』
  有問百丈:斬草伐木掘地墾土,為有罪報相否?丈曰:不得定言有罪,亦不得定言無罪。有罪無罪,事在當人。若貪染一切有無等法,有取捨心在,透三句不過,此人定言有罪。若透三句外,心如虛空,亦莫作虛空想,此人定言無罪。又曰:『罪若作了,道不見有罪,無有是處。若不作罪,道有罪,亦無有是處。』如律中本迷,煞人及轉相煞,尚不得煞罪。何況禅宗下相承,心如虛空,不停留一物,亦無虛空相,將罪何處安著?!《宗鏡錄》曰:『雖然心即是業,業即是心,既從心生,還從心受,如何現今消其妄業報?答曰:但了無作,自然業空。所以雲:若了無作惡業,一生成佛。又曰:雖有作業,而無作者,即是如來秘密之教,又凡作業,悉是自心橫計外法,還自對治,妄取成業,若了心不取境,境不自生,無法牽情,雲何成業?』
  虛雲大師打七開示曰:『我們要內外加修。內修者,即是單單的的參句「念佛是誰?」的話頭,或念句萬德洪名阿彌陀佛聖號,不起貪嗔癡恚種種其他念頭,使真如法性得以透露。外修者,即是要戒殺放生,將十惡轉十善。須知佛種是從緣起的,惡業造得多,墮地獄是必定的。善業培得多,福利的果實自然會給你來享受。古人教我們諸惡莫作,眾善奉行,就是這個道理。』昔者琉璃大王誅殺釋種的因緣,我略說之。琉璃大王一日嗔心大起,欲殺釋種,歎無兵權,有一使臣名好苦,囑乇弑其父,奪父兵權,興兵至迦毗羅國,大興殺戮七晝夜。是時諸大弟子,請佛救之,佛默然不諾,是時佛之頭亦痛三天。目犍連尊者不忍,將佛之親眷用鉢盛五百人置虛空,至七日後兵退,尊者將虛空之五百人放下,諸已化為膿血。諸大弟子請問世尊是何原因?佛為說之曰:過去有一國,名捕魚國。彼國因天旱遭饑荒,其國有一大湖,湖中魚鱉甚多,國中人民迫於饑餓,於湖中取魚為食,湖水漸干,中有魚王,名弼魚。取之於岸,魚跳躍,一小孩見之好耍,以木棒將魚頭敲了三下。現在捨衛國之兵馬來誅殺迦毗羅國人民者,即昔日湖中之魚也。其好苦使臣等即魚王之魚眷也。現在迦毗羅國被殺之人民,即昔日捕魚國中食魚之人民也。當日於魚頭上敲了三下之小孩,即我身也。我當初雖未食魚,今日雖已成佛,尚遭頭痛之報。故說因果不昧也。佛為之說偈曰:『假使百千劫,所作業不亡,因緣會遇時,果報還自受。』
  西竺十九祖鸠摩多羅尊者至中天竺,有阇夜多大士問曰:我家父母素信三寶,而常萦疾瘵,凡所營作,皆不如意。而我鄰家久為旃陀羅行,而身常勇健,所作和合,彼何幸而我何辜?祖曰:何足疑乎?且善惡之報有三時焉。凡人但見仁者夭而暴者壽,逆者吉而義者凶,便謂亡因果,虛罪福。殊不知影響相隨,毫厘靡忒。縱經百千萬劫,亦不磨滅。士聞是語已,頓釋所疑。祖曰:『汝雖已信三業,而未明業從惑生,惑依識有,識依不覺,不覺依心。心本清淨,無生滅,無造作,無報應,無勝負,寂寂然,靈靈然,汝若入此法門,可與諸佛同矣。一切善惡,有為無為,皆如夢幻。』士承言領旨,即發宿慧,受具承嗣。

 

上一篇:空海(惟傳)法師:阿含解脫道次第 原書教材 第一章 阿含解脫道次第概論
下一篇:程叔彪居士:無門直指 第九十四節 持戒


即以此功德,莊嚴佛淨土。上報四重恩,下救三道苦。惟願見聞者,悉發菩提心。在世富貴全,往生極樂國。

台灣學佛網 (2004-2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