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閱讀

首    頁

法師開示

法師介紹

人間百態

幸福人生

精進念佛

戒除邪淫

最近更新

居士文章

寺廟介紹

熱點專題

消除業障

素食護生

淨空法師

佛教护持

 

 

 

 

 

 

全部資料

佛教知識

佛教問答

佛教新聞

深信因果

戒殺放生

海濤法師

熱門文章

佛教故事

佛教儀軌

佛教活動

積德改命

學佛感應

聖嚴法師

   首頁法師開示

 

萬行法師:降伏其心 二 修行的四個階段

 (點擊下載DOC格式閱讀)

 

修行的四個階段

修道之人,未明心,皆是盲修,未見性,皆是瞎煉。如此說來,我們在座的人都是在盲修瞎煉!明心的人即是“開眼”的人,見性的人才是修煉的人。

“心”是“明”,“性”是“見”;未明心,何以見性?為什麼古時候的祖師不說“明性見心”呢?大家平時在靜坐的時候,是否參究過這個話題呢?既然都是在盲修瞎煉,那麼我們知道都是背道而馳。

有的人說:這一世成就不了,先種下一顆種子,待來世成就。在這裡我可以大膽地告訴大家一句:你沒有明心見性,連這個種子都沒法種進去!既然種子沒種進去,來世又怎麼可能接著修行呢?

我們大家這一世能夠聞到佛法,又能夠修行,實際上在以前的某一世,早已經把種子給種進去了!意思是說我們大家在某一世早已經明心了。如果沒有明心,種子是種不進去的。既然種子沒有種進去,那麼來世就不能夠受用。這一世我們能夠受用,是阿賴耶識中的種子已經在發芽了!

我們大家曾經明心過,為什麼現在又迷失了呢?為什麼還沒有脫離貪、嗔、癡呢?明心見性的人,貪、嗔、癡並非徹底地修干淨了。他一樣會有貪、嗔、癡,只不過是很微細而已。再重復一遍:明心見性的人,仍然有貪、嗔、癡,只是他做得了主,當貪、嗔、癡出現的時候,他馬上能夠覺察到,不跟隨貪、嗔、癡走下去。

我們之所以被貪、嗔、癡所轉,是因為我們覺察不到貪、嗔、癡的存在。往往在事情過後才醒悟過來。古人講得好:明心見性了以後,才是慧眼開,這個時候,才是真正地在修煉!

實際上古人把“明心”列在“修”的層次、把“見性”列到“煉”的層次,修與煉、明心與見性之間,它們還有很遠的距離。如果大家不把“本來面目”修出來,你又如何去訓練那個本來面目呢?所謂的“先修後煉”,就是這個意思。

如果大家說:我煉的是這顆心!我問你,你見到了這顆心了沒有?你肯定會說:沒見到!既然沒見到,又如何煉這顆心呢?你訓練這匹野馬,首先要找到這匹野馬。

實際上我們現在還處在修這顆心的階段,你什麼時候把它修出來了,見到它了,才知道如何正確、有把握地煉這顆心。如果你不知道自己的缺點,又如何避免自己的缺點呢?

道教裡面通常不講“修煉”,講“修養”。實際上與佛家講的“修煉”是一個意思。“修”是找到它,“煉”是如何掌握、運用它。道教裡面講“養”,也還是要把它修出來、抓住了它以後,慢慢培養它。為什麼要培養它呢?還是為了讓它起大用,也即是佛門裡講的“生妙用”。

為什麼那麼多學佛的人智慧不開、做人做事一塌糊塗呢?就是因為沒有把它修出來,更沒有把它掌握在手中、會去運用它。需要智慧的時候,它不出來;不需要無明的時候,它跑出來了!所以我們會迷失方向、會把握不住自己。

大家聽了這一段談話,是否會對自己多年的修行感到好笑呢?甚至在座的有的出家十幾年了,有的學佛二十幾年了,都是處在盲修瞎煉的階段!都是這樣,我怎麼教大家學佛呢?怎麼教大家煉這顆心呢?

大家往往誤以為燒燒香、拜拜佛、就是在修煉,實際上大家做的這些都與道不相干。想了脫生死,必須明心見性!

很多學佛的人開口閉口都想“了脫生死”!都是處在盲修瞎煉的階段,怎麼能夠了脫生死呢?你怎麼“了”?怎麼脫離六道?因果了不了,無法脫離六道。也就是說,六道解脫不了。

大家是否考慮過、參悟過?你要了脫的是什麼呢?讀了一些佛學知識,都知道要“了脫生死”。為什麼會生呢?妄心未死故能生;為什麼會死呢?三界五行未跳出,故會死。

有一句話,我曾經講過好多次:“你誦經、拜佛、觀想、持咒,不把這個力量滲透到阿賴耶識裡面去,絲毫沒有用!”沒有儲存在阿賴耶識裡面,以後智慧的種子又怎麼會出來呢?從哪裡打開呢?

你掌握了如何儲存進去,就知道如何把過去的智慧打開,拿出來受用。就像你能夠把一道門打開,同樣也會知道如何把這道門關起來。這是學佛的一個階段,他並不是學佛的根本。

大家說學佛的根本是什麼呢?你們誰能夠回答?(答:“成佛”、“了脫生死”),人啊!未必能夠了脫生死,要想了脫生死,必須經過“明心見性”這個階段,再繼續往裡面去,才能夠了脫生死。修到了脫生死以後,再繼續修下去,怎麼樣?成佛!

你們大家現在處在哪個階段了?(答:……)盲修瞎煉的階段!與道不相干哪,背道而馳!我們來念佛,苦苦地求道,折磨自己的身心,原來我們是盲修瞎煉,與道不相干!你們聽了以後,會是一種什麼滋味?

你們到別的明師那裡去,有許多明師給你們授記,說你們是某某菩薩再來、某某羅漢再來、你們現在已經是羅漢了、已經了脫生死了!結果到萬行這裡來,給你們一印證,原來是處在盲修瞎煉的階段!你們又會怎麼評價萬行呢?萬行智慧沒開!人家都說你們快成佛了,萬行說你們啥也不是!盲修瞎煉,與道相違背。

你們以為自己吃齋、念佛、誦經、打坐、拜佛就是在道裡邊嗎?就是修道嗎?就能入道嗎?差得遠哩!學法要學真法,要修道就要修真道。將來大家出去講法的時候,就要講真法!

也許大家現在聽了心裡不是滋味,但我相信,如果大家真的想求法、想修道的話,總有一天能夠理解我今天對你們所說的話,哪怕是在座的有一個人能理解,就不枉費我今天講的一番真話!

前幾天我去了廣州一個禮拜,見到一些信徒,說他們怎麼怎麼信仰萬行、要跟萬行修行,對萬行多麼有信心、多麼崇拜!等他們說完了以後,我把他們給混賬了一頓,第二天就不再來了。真的有信心嗎?真的相信萬行嗎?你不了解我,怎麼會對我有信心呢?你們對佛不了解,怎麼可能對佛生起正知正見、達到正信呢?可以講,在座的都是處在“迷信”階段!

通常我們講別人搞“歪門邪道”,實際上我們在座的每一個人都是在歪門邪道上,你沒有入道,在“道”外面,都是“外道”!不了解的事物怎麼可能對它有正信的信念存在呢?

你們憑著自己一股很深的、執著的、迷信的信念在往前走,用了渾身的力量在往前沖,原來沖的方向都不對!講到這裡,我又想起曾來我們這裡住過的遼寧鞍山的三個比丘尼。她們當中有兩個用功非常勇猛精進,每天誦經、打坐、過午不食;另外一個,在別人眼裡則是非常自由散漫、無拘無束,沒有發勇猛精進的心。

當和我見面的時候,我看那個比丘尼的頭不一樣,她內在的蓮花已經快開了!我問她每天是怎麼用功的?她說:“我也不知道怎麼用功,每天就是晃晃悠悠,也打打坐、也念念佛,但是從來沒有帶著一種很強烈的欲望在打坐、念佛!”

那兩位很用功的比丘尼也都說:我們經常看到她在睡覺,在隨隨便便地東走走、西走走。而我們兩個每天拼命地用功,為什麼她的體驗要比我們兩個好呢?

實際上那個比丘尼,她已經不執著在有形有相的方法上修道,已經明白了修行的關鍵之處,是要把握自己的起心動念!打坐,僅僅是把握自己的起心動念的方法中的一個。

大家在打坐的時候,往往喜歡把自己關閉起來,與人群隔開,不受外界的干擾。閉上眼睛渾渾噩噩地坐上兩個小時,誤以為自己今天在修道了,修得很好!其實根本就沒有明白、也沒有學會在日常生活中,在剩余的22個小時當中,看守自己的起心動念。

修行,首先把握的就是自己的起心動念。根本不應該僅僅局限於“打坐”才是修道。譬如在接人待物的時候,肯定大家的內心有反應,會有想法存在。如果在當下的一刻,能看住自己的起心動念,這就是在修道!

每天誦那麼多經、拜那麼多佛,從現象上看你是在修道。從實質上去看,你的心沒有專一、妄念沒有排除、沒有和道相應,就不叫做修道!但是,我們往往看一個人有修行沒修行,都是從現象上面去判斷。

那三個比丘尼來到我面前,我說:那個比丘尼比你們兩個修得好!那兩個也承認她修得好,但是心裡總有點不服氣,找不出答案!為什麼她們兩個也知道另外一個修得好呢?因為她們三個人相處的關系都比較好,經常在一起談經論道,其中這個比丘尼講的境界,她們兩個也自認自己的境界沒她高。

守不住自己的心,就沒有辦法明心。見性之前必須先明心,因為“明心”是一把入道的鑰匙。當你通過“明心”這把鑰匙,把“道”的大門打開以後,才能夠見到內在的自性。

人們都說六祖的境界比神秀的境界高,都把神秀否定了,實際上神秀的境界一點也不比惠能的境界低,只是神秀當時錯解了五祖的意思。這可以說是神秀的“命”!是他命中注定不該拿到五祖的衣缽;是惠能有這個福氣拿到衣缽,成為一代祖師。

在座的是不是都讀過《壇經》?當時惠能是看了神秀那首悟道偈子以後,在其基礎上寫出來自己的感受。我相信,如果是惠能先寫,神秀看到惠能的悟道偈以後,再寫出自己的感受,可能結果會不同!大家都知道一個規律:後來者居上。後面的人永遠比前面的人要高明得多!

實際上神秀講的是修行的方法,惠能講的是修行的結果。按照神秀的方法去修,就能夠達到六祖所說的那個境界、那個結果——“本來無一物”!

惠能他當時已經超越了修行的階段,已經達到了結果。當時的神秀,也已經達到了結果,可是他當時講的不是“結果”,而是如何修道。當時五祖叫寺內大眾都把自己修行的心得、體悟寫出來,神秀他寫的是修行的過程、方法,沒有講修行的結果;而惠能當時是沒有講修行的方法和過程,直接講的結果。

我們可以把他們兩個人的話綜合起來看:要達到六祖惠能那個境界,就必須要按照神秀說的四句話去修。不按照神秀的方法去修,你就不能夠明心;沒有達到六祖所說的那種境界,你就沒有真正見性。

把他們兩個人的悟道偈串連起來,細細體悟、慢慢用心,裡邊包含了見地、修證。你要想修道,首先見地必須正確。所以當時五祖給神秀的偈子肯定,告訴大家:按照神秀的偈子去修,不會墮地獄,一定能夠有大成就!

當時五祖說的是一句真話!不是為了掩蓋神秀這句話,更不是否定神秀這句話。大道無情,沒有明心見性就是沒有明心見性!不能因為我們給某一位大師、祖師、法師多磕幾個頭,多送幾個紅包,他就給你印證,說你已經明心見性了!

這樣的“明師”,不是真正的明師。他隨便給你印證,實際上是害了你。真正的明師他不會害人的。“寧可自己下地獄,也不拿佛法做人情!”

常常說學佛的人像一窩蜂子一樣,聽說哪裡有位明師,有個大師,往往是趨之若鹜,結果沒有如願以償,就又失望而歸!如果這個“明師”給你印證,說你已經是阿羅漢了,已經明心見性了,你高高興興地滿載而歸!逢人便說,見人便道:“我見到的這個明師,才是真正的明師啊!他是天下最高的明師!”

我何嘗不希望這樣做呢?難道我不希望你們說我高,說我好嗎?可是萬行為什麼不這樣做呢?萬行笨蛋,萬行蠢材!如果大家能說我好,為什麼不讓大家說我好呢?來一個罵一個、來一個罵一個,何苦呢?

“哄死人不抵命”,你們聽過這句話沒有?“一句好話能夠吃飽飯,三句好話能當錢用,哄死人不抵命!”以後誰來,我都說你們明心見性了。

今天講這麼多,下面的時間留給大家提問題。不要馬上提問,要把我講的話回味一下,在腦子裡重新過一遍,想上幾分鐘再提問。

如果大家出去傳法的時候,要想順利,我告訴你們一個絕招:逢人便給他印證,說你成羅漢了,成菩薩了,是某某菩薩再來。保證這個人護你的法!你們千萬要記住萬行這句話。你說:你是菩薩再來,是羅漢再來,你的層次高。他保證給你賣命!你們別笑,這是我的親身體會。告訴你們,我打天下就是這樣打出來的!(有人問:這不是大妄語嗎?)佛不聽,怕什麼呢?哄死人不抵命。

有個大活佛說我是菩薩再來,我說:滾你媽的蛋!我是你祖宗再來!為什麼你說我是菩薩再來呢?我不願意當“菩薩”,當你祖宗多好呢?結果他不給我印證了。我說我是靠這個吃飯、靠這個起家的,你這一招兒在我這兒沒有用!結果他給我磕頭了!

佛法沒有“大概”二字,都是一針見血、一步到位。過去六祖下面的幾大祖師,手裡拿著寶劍,遇到“魔”斬魔,遇到“佛”斬佛!沒有誰能夠阻擋得住。

過去六祖下面的曹洞宗、雲門宗、法眼宗、臨濟宗,這些祖師的傳記你們看看,哪一個也不會被這些妖言惑眾之詞迷惑住!尤其是臨濟祖師,還有雲門祖師,一個個都是勇冠三軍、勢不可擋,佛到面前,也會讓他給砍掉!

有些學佛的人,整天歪歪扭扭的:“唉!造口業”、“唉!要下地獄!”你如果能把地獄的種子種進去,也意味著你能夠把成佛的種子給種進去。也就是說,你有一百斤的力量,你打人、干活都是一百斤的力量,如果你沒有這一百斤的力量,你做好事沒這個力量,做壞事也沒有這個力量。因為我們現在非常散亂, 處在顛倒夢想之中,智慧的種子種不進去,地獄的種子你也一樣種不進去。哪個種子你要想種進去,都必須要一心不亂才行。

整天這麼散亂,這麼無明,地獄的種子怎麼能種進去呢?我們也下不了地獄,也上不了天堂。那怎麼辦呢?那你說大家在哪裡?就在人間輪回啊!好事也做不了,壞事也做不了,因此就輪回,輪回……

人家不學佛的人,一個個都肥頭大耳,滿面紅光。你看我們學佛的人,一個個都是面黃肌瘦,單脊薄背,一陣風都能吹倒!哪裡像學佛的樣子?走起路來,談起話來,要死不得活,沒有一點力氣。

看一看學佛的人,十有八九都是這個樣子,要精神沒精神,要氣質沒氣質,要體力沒體力!我們這個樣子,到了社會上怎麼能夠混得上一碗飯吃呢?要頭腦沒頭腦,要力氣沒力氣。吃苦,你不能吃苦;耐勞,你又沒有力氣。只能夠每天敲著木魚,有氣無力地哼著“阿彌陀佛”!哼久了,累得要死,不哼吧,是個“光腦袋”、穿著和尚衣服。只好每天硬著頭皮哼哼佛號、敲敲木魚、打打坐。真的是這樣!

你仔細觀察這個“光腦袋”的心理,就是這樣。我曾經也有過這個階段,當我沒有找到道以前,我就是這樣!你說不念經、不拜佛吧,人家都看著我光個腦袋,把我當師父看,有的居士還要供養;你說敲吧、念吧,敲念久了又感到沒意思。

每天這樣敲,一點感應也沒有、一點感覺也沒有!楞嚴咒、大悲咒念得滾瓜爛熟,結果念了好幾年,感覺到沒意義。這樣能夠開智慧嗎?就這樣天天念早晚課,念一輩子能夠了脫生死嗎?我不相信!所以我就把它放棄了,開始追尋“大道”去了!

我們每天燒香、拜佛,拜什麼“佛”呢?通俗點講就是拜“釋迦牟尼佛”、拜“阿彌陀佛”。那麼悉達多他當時修行,燒香了嗎?拜佛了嗎?他給誰燒香,又拜誰了呢?我們現在拜悉達多,悉達多當時拜誰呢?我們現在給悉達多燒香,悉達多當時給誰燒香呢?如果悉達多當時天天燒香、拜佛,他絕對成不了“釋迦牟尼佛”!他永遠只能夠是“悉達多”,而成不了“釋迦牟尼佛”!

不敢死、不願意死,你想成佛,絕對沒門!你想修點福報,更不可能!做任何一件事情,你必須要達到忘我。忘不了“我”,有我執存在,永遠進不去、永遠和你想要的那個東西沒辦法相應。什麼叫做“忘我”?譬如當你興奮的時候、當你苦惱的時候,你會不知道饑餓;當你從興奮、苦惱的狀態醒悟過來了,你感覺到肚子餓了。讀書、看電視、看到很精彩的時候,自己冷也不知道、餓也不知道。當看完了,感覺到冷、感覺到餓了。這種“不知道”的狀態,就是一種“忘我”!

你學佛修道,也必須這樣忘我。自己餓了也不知道,自身冷、熱、酸、麻都不知道。修到這樣才能漸漸入門。

古時候要想得到一部經書啊,很難、很難!經書很少,一般的人也買不起,只能去聽別人講。現在書多得很,明師也多,聞法的機會也多。可是為什麼就是不成就呢?這麼說來誦經是否沒有用?多聞也沒有用呢?應當少誦、少聞才對呢?這樣說也還是不對!

怎麼做才算是對的?沒開悟,沒智慧,你怎麼做都錯;你開了智慧,怎麼做都對!你了解東華山的地形地貌,你怎麼走,都能夠走進來,也能夠走出去;你不了解東華山的地形,你怎麼走也走不進來,也走不出去。必須要一個明白的人帶你進來,帶你出去。除此以外,絕對沒有第二個方法!

如果能夠靠你自己去悟、自己去摸索,那還要師父干什麼?還要“明師”干什麼?東華山那個最高的山峰有一條路,你們去悟一悟在哪裡?你怎麼悟?你怎麼悟都悟不到!你沒有看到苗頭、沒有見到消息、沒有找到跡象,你怎麼悟?所謂的“悟”,是你有了苗頭,有了跡象,捕捉到它的影子了,你才能夠悟,才能夠悟到!否則的話,沒有辦法悟。

在“悟道”之前,首先要有一個“明道”的過程,也就是對它明白了。當你明白的那一剎那,就有可能馬上“悟道”;在你“悟道”的一剎那,就有可能馬上“見道”;見道的那一剎那,就有可能馬上“得道”;得道的那一剎那,有可能馬上就能“用道”!一環扣一環、一個腳印接一個腳印,錯一步都不行。你不服氣不行,你走錯一步,全盤都錯!

譬如說我們這一幫人,都不是從山那邊走過來的,我們坐在山的這邊討論山那邊的情形。你說你的對,我說我的對,誰都不對!都是瞎猜亂道。只有從山那邊走過來的人,他才有正知正見,他所說的才叫做“正道”!

可是往往我們會拿自己的認知和想象去衡量山那邊走過來的人。什麼慈悲呀、莊嚴呀、有求必應啊!這根本不是一個得道的人僅有的風范!還有一面,不是像我們想象的那樣,我們根本無法去想象他!

我曾經講過,一個得道的人,就猶如一個具有一百斤力量的人一樣,他不論用來干什麼,都同樣會有一百斤的力量!他對你“慈悲”的時候,是一百斤的力量,對你“狠”的時候,也同樣有一百斤的力量!

而我們現在是連一斤的力量也沒有!對誰“好”也好不起;愛也愛不起來;恨你也恨不起來。因為你沒有力量!如果大家修行成就了,修到一百斤的力量了,你恨誰,他就會馬上死掉;你愛誰,他馬上就會活!因為你心力夠了,你已經和“道”溝通了,所以你能夠起死回生、能夠轉變因果、能夠有求必應!

聖人能夠改變風水,就是這個道理。他的心力夠了,他往這裡一坐,這裡的磁場、風水自然改變!這就好比他是一團火焰,放在一個陰森森、寒冰冰的地方,這團火焰一燃燒,周圍的氣氛馬上就改變了!

“聖人”究竟是一個什麼樣的人,我們無法想象。將來有一天你自己真的悟道了、得道了,你又不願意“道”!因為你知道,道了猶如沒道,不如不道。道了,人家還會說你“不懂道”。真懂道的人不願意道,越是在說道的人,都是“半吊子”、一知半解。他沒有真正的懂道,沒有完全得道,都是捕風捉影、瞎猜亂道!

你們都沒有問題嗎?白天都跑到山上去,晚上怎麼又不問呢?我最痛恨往山上跑的信徒!凡是跑到山上去的人,我都會罵你們的。我只要是在廟裡,星期一、三、五,我必然會跟你們見面,必然會給你們時間。除了見面的時間,只要是跑到我山上去,我都會罵你們,因為你把我所有的時間都占去了!

我也知道你們很委屈,千裡迢迢地跑來,只要十分鐘的時間!可是你十分鐘,他十分鐘,我整個一天的時間就沒有了。你只要是來到這裡,我都會給你時間,就是安排在星期一、三、五。這個時間,我可以把我所有的事情都放下,把時間給你們。其余的時間我是不會給你們的!你只要是去山上,我就沒有好言語對待你們!

今天晚上我對一位居士講:如果我到了五十歲以後,我就整天陪著你們瞎說亂道、陪你們聊天!那個時候我已經功成名就了,有足夠的時間,坐在那裡受用我前半生的拼搏!可我現在三十出頭,我不願意每天無意義地把時間消耗在你們身上。

 

 

上一篇:宋智明居士:垟山禅悟錄 為《指月錄》指月
下一篇:宋智明居士:垟山禅悟錄 垟山禅話


即以此功德,莊嚴佛淨土。上報四重恩,下救三道苦。惟願見聞者,悉發菩提心。在世富貴全,往生極樂國。

台灣學佛網 (2004-2012)